花田醉 作品

十三福晉05

    

她的話翻譯過來就是,皇伯伯蠢!嬌嬌嘴裏說‘伯,蠢’就算了,竟然還用手指著九阿哥。她指著九阿哥說他蠢,這讓九阿哥連抵賴都不行。胤??和昭華聽到嬌嬌說九阿哥蠢之後,他們不厚道的笑了出來。九福晉先是一愣,隨即也笑了出來。她沒想到嬌嬌會重複一遍,還在‘蠢’字前麵加了個‘伯’。不僅如此,她還用手指著胤禟,不用想都知道是在說誰。九福晉瞥了九阿哥一眼,嬌嬌說的一點都沒錯,借錢不讓別人寫欠條,可不就是蠢嘛!九阿哥...看著昭華勉為其難的樣子,兆佳綺玉心裏更氣了。

平日裏兆佳昭華表現的溫柔嫻靜,就算她主動去擠兌她,她也隻是溫柔的笑了笑,並沒有和她計較,兆佳府上下沒少誇讚兆佳昭華溫柔知禮。

她現在牙尖嘴利的樣子,可一點都沒有之前的溫柔知禮。

她就知道,這個嫡妹之前的溫柔知禮都是裝的。

兆佳綺玉滿臉不善的看著昭華:“你以為自己多麽討喜?要不是阿瑪的叮囑,我纔不會和你待在一起。”

昭華見她這麽不樂意,便善解人意的說道:“如果你實在不願意,我們還是分開……”

聽到昭華想和她分開走,兆佳綺玉連忙打斷了她的話:“為了阿瑪,我可以忍。”

昭華定定的看著兆佳綺玉,兆佳綺玉被她看的有些發毛,她的心砰砰直跳。

好在下一刻昭華就移開了眼,溫柔和氣的說:“忍?看來你很不樂意啊!”

“如果和我待在一起那麽難以忍受,我們還是分開吧!”

兆佳綺玉死死的咬著牙,擠出了一個難看的笑容:“我很樂意!”

昭華看到她明明很厭惡自己,卻努力表現出一副很高興的樣子,心裏就覺得好笑。

“原來姐姐這麽喜歡我啊!”

兆佳綺玉憋著氣一聲不吭,不想再和她說話了。

要不是為了自己的計劃,時刻注意著她的動向,她纔不要這麽憋屈。

兆佳綺玉沒有再說話,昭華也不想和她多說,便在馬車裏閉目養神。

沒一會兒,她們的馬車就行至平郡王府門口。

兩人下了馬車之後,在平郡王府下人的帶領下去了花園裏。

此時花園已經來了好些人,貴女們三三兩兩的賞花吟詩,還有一些青年吟詩作對展現自己的才華,看起來十分熱鬧。

昭華看到原主的幾個好姐妹也來了,便和她們打了招呼。

兆佳綺玉看到昭華和那些家世出眾的貴女打招呼,幾人有說有笑的,自己卻隻能站在一邊,眼中閃過了一絲嫉妒。

隻因為她是庶女,不管她如何討好那些嫡出貴女,她們都對她不冷不熱的,讓她很難融入其中。

她的嫡妹輕而易舉的和那些家世好的嫡女做姐妹,她卻隻能和庶女交好。

不過,今日過後恐怕那些貴女,都會對兆佳昭華避如蛇蠍。

一想到這裏,兆佳綺玉心情就好了很多。

昭華和幾個姐妹聊了一會兒,詩會便正式開始了。

平郡王福晉並沒有出麵,而是世子福晉負責這次詩會。

世子福晉讓在場的青年和貴女詩詞接龍,考察他們的學識、記憶力和反應能力。

誰都知道這次詩會,是平郡王夫妻給自己挑選夫君的,那些想要求娶格格的青年,都打了雞血似的,努力讓自己表現的好一點。

貴女們也很清楚這一點,所以她們隻是玩了幾輪,然後就將機會留給那些青年了。

昭華和好姐妹不遠不近的看著詩詞接龍,時不時討論幾句詩詞。

兆佳綺玉存著心事,靜靜的站在一旁。

富察瑩琇注意到兆佳綺玉站在那裏心不在焉的,不去找自己的好姐妹,心裏有些奇怪。

她作為昭華最好的朋友,很清楚兆佳府的情況。

兆佳綺玉經常擠兌昭華,喜歡說一些酸言酸語,她們兩人之間的關係可不怎麽好。

每次參加宴會,兆佳綺玉都去和別的貴女說話,今日怎麽一直待在這兒?

她好奇輕聲詢問昭華:“她不是向來看你不順眼嗎?今日怎麽一直跟著你?”

昭華先是有些意外,隨即瞥了兆佳綺玉一眼。

“可能她吃錯藥了吧!”

兆佳綺玉一回神,正好聽到了昭華說的話。她死死的抓住衣服,這才沒有讓自己翻臉。

就讓她們得意吧!看她們以後還能不能得意的起來。

她擁有前世記憶,所以這個富察瑩琇是未來的十二福晉。別看她家世好出身高,還嫁給了皇子為嫡福晉,可她不受丈夫寵愛,兩個兒子都不足五歲就夭折了,最終是側福晉的兒子繼承爵位,她的日子肯定不好過。

就在兆佳綺玉沉浸於自己的思緒中時,平郡王世子福晉讓在場的青年和貴女分別,以‘花’為題做一首詩,從中各選出一首最好的詩。

青年們競爭的很激烈,都想著在要大放光彩。貴女們都知道這次的主角,所以她們作詩的時候很有分寸,並沒有壓過平郡王格格的風采。

昭華穿越了那麽多世界,身上不少才藝在這個時空都是頂尖的存在,唯獨作詩上麵沒啥天賦,做出來的詩中規中矩沒有靈氣。

兆佳綺玉看到她作的詩中規中矩,遠沒有她作的有靈氣,露出了得意的眼神。

從青年和貴女中評選出最佳的詩詞後,世子福晉讓人準備了茶水糕點,自己則私下裏詢問小姑子,是否有看得上的青年。

兆佳綺玉覺得機會來了,在侍女端著茶水過來的時候,給她使了一個眼色,侍女立刻會意。

侍女拿著茶壺走到兆佳綺玉身邊,正在給她倒茶的時候,似是崴到了腳,一個不小心把茶水潑到了兆佳綺玉身上。

兆佳綺玉滿臉震驚的看著侍女,她是讓侍女將茶水灑到兆佳昭華身上,可沒有讓她把茶水灑到她身上。

“你竟然將茶水灑到了我身上!”

侍女連忙跪在地上求饒,表示自己不是故意的。

兆佳綺玉的聲音很大,一下子就引起了其他的人注意,還驚動了世子福晉。

世子福晉看到侍女手腳毛燥,直接訓斥了她幾句,讓她下去領罰,然後看向了兆佳綺玉。

“兆佳格格,是府裏的下人做事毛燥,驚擾到了格格,本福晉已經讓她下去領罰了,還往兆佳格格見諒。”

兆佳綺玉心裏都快氣死了,但也根本就得罪不起世子福晉,隻能含笑的原諒了那個侍女。

世子福晉看到她這麽給麵子,看向她的眼神帶著柔和。

“格格的衣服濕了,怕是不能再穿了。本福晉讓人帶你去換身衣服可好?”

兆佳綺玉看著沾染茶水的衣服,心裏十分嫌棄,便同意了世子福晉的提議。

不過,她不甘心自己的計劃失敗,便想讓昭華陪著她一起去。

您提供大神花田醉的綜清穿:錦繡風華紅色嫁衣的襯托下,看起來越發明媚動人。胤祥看著明媚動人的昭華,一時有些移不開眼。要不是喜娘提醒他該喝交杯酒了,恐怕他還愣在原地。兩人喝了交杯酒之後,胤祥聽著喜娘巴拉巴拉的說吉祥話,隻覺得喜娘異常礙眼。喜娘說完之後,胤祥給了她一個大紅包,然後就把她請了出去,昭華看到胤祥的舉動,心裏有些哭笑不得。沒有了喜孃的打擾,一切自然水到渠成。胤祥之前沒有碰過女人,但他在婚前有研究那種圖冊,還學的有模有樣,可把昭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