花田醉 作品

第12章 康熙宜妃10

    

號。康熙以及眾阿哥查到胤??的所作所為之後,心裏有些哭笑不得。九阿哥覺得自己不比胤??差,沒道理胤??有了稱號,自己卻一個都沒有。於是,他也效仿胤??的方法,暗中讓人散播並且引導流言,又不停的和九福晉秀恩愛,在京城狠狠地炒作了一番,最終得到了‘大清好男人’的稱號。胤??得知後心裏都快氣死了,因為他覺得九阿哥拉低了‘大清好男人’的含金量。他一連好幾天都沒理九阿哥,還把九阿哥拒之門外了。九阿哥被胤??...郭絡羅明月對於這個結果並沒有多麽失望,本來她也隻是給安嬪一個教訓而已。

要是她真的毀容了,那安嬪肯定是逃不掉的。

可是她怎麽可能僅僅為了出一口氣,就將自己的臉弄毀容呢?

雖然她的空間裏的靈泉水,可以將她的臉恢複如初,可萬一被人發現了異常,她不就完了?m.x33xs.

如今安嬪的宮女春梅害她的事情證據確鑿,安嬪這個主子也逃不過去。

若是皇上知道了這件事,心裏對安嬪的印象肯定會直線下降。

宮裏的奴才慣會踩低捧高,阿諛奉承,若是安嬪徹底失寵了,她的日子也不會太好過。

她現在隻是個貴人,等到她以後爬上來了,她一定要將那一巴掌還回來。

皇後等人離開翊坤宮的時候,安嬪狠狠的瞪了郭絡羅明月一眼。

安嬪顯然是記恨上了郭絡羅明月。

昭華將一切都看在眼裏,她沒有想到郭絡羅明月準備的還挺充分的。

她知道這一切是郭絡羅明月自導自演,也清楚春梅和安嬪是無辜的。

春梅可不傻,她怎麽可能心大的用自己繡的荷包裝銀子呢?

不過,春梅既然沒有要挾香兒害郭絡羅明月,那為何會有人看到春梅和香兒接觸呢?

難道那個太監是做的假證?可是香兒的下場,顯示她不會做假證,也不是郭絡羅明月的人。

香兒已經因為這件事,不僅被重打了二十大板,還被遣送回了內務府。

郭絡羅明月一點為香兒求情的意思都沒有,香兒一定不是她的人。

難不成春梅是冒充的?郭絡羅明月讓人冒充春梅,假借春梅的名義,要挾香兒害人?

昭華越想越覺得自己猜的沒錯,可是郭絡羅明月是怎麽找到和春梅相似的人?

昭華靈光一閃,她明白了,她怎麽就忘了後世的仿妝技術呢?

她在現代是演員,化妝技術也不錯。記得有一次她演了一部古裝戲,有女扮男裝的劇情,她當時為了逼真,通過化妝技術,以及後期的配音,達成的效果跟真正的男人沒有差別,隻是有些小白臉而已。

她閑暇之餘刷視訊的時候,也刷到過很多人物仿妝。

若是郭絡羅明月通過仿妝技術,將自己的人妝扮成和春梅相似的模樣,不熟悉的人,還真的看不出來。

昭華想通之後,心裏覺得郭絡羅明月這一招還挺高的。

昭華猛然想到了原主那一世流產的事情,原主會流產是有人在花盆的土裏放了麝香,而那個接觸花盆的人,是原主的心腹二等宮女紫竹。

紫竹的母親病重的時候,原主不僅出了銀子,還讓自己莊子裏的管事幫她請了大夫,留住了她母親的命,自此之後紫竹對原主忠心耿耿,她不會輕易背叛原主。

可偏偏有人指證紫竹,在原主午休的時候,鬼鬼祟祟的靠近花盆不知道在做什麽。

最終紫竹因為這件事,失去了生命。

而那個指使紫竹害原主流產的嬪妃,竟然是烏雅氏。烏雅氏因為謀害皇嗣的事情,被打入了冷宮,沒多久就病逝了……

昭華覺得,原主那一世流產的幕後黑手,一定是郭絡羅明月,而烏雅氏大概率是替死鬼,又或者是被利用了。

反正不管如何,她和郭絡羅明月註定是敵人。

昭華看到皇後和眾嬪妃都離開了,連忙關心的坐在郭絡羅明月身邊。

昭華慶幸的說:“好在你的臉沒事,不然的話,姐姐還不知道該怎麽和阿瑪額娘交代呢!”

郭絡羅明月聽後愣了一下,想到原主的記憶中,郭絡羅昭華從小就萬千寵愛於一身,家人都偏寵著她,家族也精心培養她,琴棋書畫,詩詞歌賦不說樣樣精通,但也都樣樣都會。

郭絡羅昭華馬術和箭術精湛,在京中貴女中數一數二的。

而原主因為性子比較懦弱,阿瑪額娘喜歡的是明豔潑辣,有滿洲姑奶奶風範的郭絡羅昭華,對原主這個女兒並不是特別寵愛。

在郭絡羅昭華的耀眼光環下,原主常常是被忽略的那一個。

每次姐妹兩人展示才藝,原主都會被郭絡羅昭華全方麵碾壓,這使得原主對郭絡羅昭華既羨慕又嫉妒。

她覺得原主從小就被姐姐打壓,不知道受了多少苦。

不管是為了自己,還是為了原主,她都會將郭絡羅昭華死死的壓在身下。

讓郭絡羅昭華成為那個卑微的郭貴人,一輩子都仰望她。

郭絡羅明月低著頭沉默一瞬,然後淡淡的說:“阿瑪和額娘那麽疼愛姐姐,就算知道我受了委屈,也不會怪罪姐姐的。”

昭華聽郭絡羅明月的陰陽怪氣,心裏有些無語。

三官保夫婦肯定不會怪罪她了,又不是她害得郭絡羅明月臉受傷。

郭絡羅明月的臉為何變成這樣,她自己心裏一清二楚,她如今在這裏陰陽怪氣,就不覺得臉紅嗎?

昭華自責的說:“妹妹,就算阿瑪額娘不怪罪我,我心裏也有些過意不去。”

“都怪我沒有保護好你,讓你的臉成了這副鬼樣子……”

郭絡羅明月又一次聽到了“鬼樣子”三個字,心裏都快氣炸了。

郭絡羅昭華是故意的吧?她的臉隻是多了些紅疹子,又腫脹了一些,怎麽到了郭絡羅昭華嘴裏就成鬼樣子了?

她肯定是故意給自己添堵的!郭絡羅昭華就是個虛偽的女人。

平常她明豔張揚,可是這兩天顧忌安嬪的身份和地位,竟然沒有主動為她出頭,害得她被安嬪打了巴掌。

今日春梅害她的事情證據確鑿,要是平常的話,郭絡羅昭華早就向安嬪發難,給她出氣了。

可是郭絡羅昭華並沒有這麽做,而是讓皇後給她做主,還說什麽皇後是後宮之主,她隻是個小小的嬪位,處罰安嬪的事情,她沒有資格插手。

要是被欺負被害的人是她郭絡羅昭華,她肯定不會無動於衷,所以郭絡羅昭華就是個虛偽的人。

要是昭華知道郭絡羅明月的心中所想,心裏肯定會冷笑一聲。

她和郭絡羅明月註定是敵人,看到她吃虧,高興還來不及,怎麽可能幫助她?

昭華似是想到了什麽:“對了,明月,香兒被遣送回內務府之後,你身邊可用的人不多了。”

“你身邊除了綠珠,沒有一個能經事的。前段時間,姐姐封嬪的時候,內務府送來了幾個宮女。”

“我身邊已經有得用之人了,便沒有留她們在身邊伺候,而是將她們安排到了西側殿和後殿,等會兒你可要好好挑兩個。”

您提供大神花田醉的綜清穿:錦繡風華綺玉並沒有注意其他人的眼神,用充滿恨意的目光看著昭華:“都是你害我落水的!”昭華聽後頓時懵了:“你在說什麽?你是不是腦子不清醒?”眾人也覺得兆佳綺玉腦子不清醒,兆佳昭華一直和他們待在一起,和他們一樣是得知兆佳綺玉落水之後跑過來的,怎麽可能害兆佳綺玉落水?倒是兆佳綺玉,衣服被茶水浸濕之後,一心想讓兆佳昭華陪她去換衣服,怎麽看都不正常。兆佳綺玉聽到昭華說她腦子不清醒,整個人都氣炸了。她準備反駁的時候,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