花田醉 作品

第9章 康熙宜妃07

    

裏特別高興。“妹妹還這麽年輕,又得皇上寵愛,早晚都會有孩子的。”嬪妃們三三兩兩的小聲聊天,沒一會兒安嬪、端嬪等人也過來了,隻剩下皇後和佟貴妃還未出現。安嬪一進入殿內,昭華等人就給安嬪行禮。安嬪是眾嬪之首,是佟貴妃之下第一人,看到眾嬪妃給她行禮,她心裏不知道有得意。安嬪給昭華等幾位嬪位的嬪妃回了一個平禮之後,便坐在了自己的位置上。安嬪剛坐下就注意到了昭華,眼中閃過了一絲嫉妒。沒有想到宜嬪今日竟然換了...第二日,昭華正在用早膳的時候,卻一直不見郭絡羅明月過來,心裏頗有些奇怪。

按照郭絡羅明月平時的性子,這個時候早就過來找她蹭吃的了。

因為郭絡羅明月是貴人位分,沒有小廚房的使用權,想要吃什麽都必須讓下人去禦膳房拿。

這個時間點禦膳房根本就沒有做什麽膳食,她想要填填肚子,也隻能過來蹭吃了。

昭華是翊坤宮主位,想要吃什麽可以讓翊坤宮的小廚房做,所以請安之前總會吃點東西。

郭絡羅明月雖然是昭華的親妹妹,可是宮裏的規矩擺在那裏,她並沒有小廚房的使用權,所以隻能來昭華這兒了。

可是今日郭絡羅明月怎麽沒有過來?

昭華喝了幾口湯,然後對著碧藍說:“碧藍,你去東側殿一趟,看看蘭貴人今日可還過來。”

碧藍也覺得有些奇怪,往常蘭貴人請安之前,都會過來找主子。

如今主子成了翊坤宮的主位,蘭貴人身為翊坤宮的嬪妃,在去給皇後請安之前,是需要先給主子請安的,怎麽現在還沒過來?

碧藍覺得這裏肯定有什麽,便去了東側殿看望郭絡羅明明月。

還沒走到東側殿,就聽到東側殿傳來一陣尖叫聲。

“啊!主子您的臉……”

碧藍聽到蘭貴人的宮女綠珠尖叫聲,難道蘭貴人的臉有什麽問題?

碧藍進入東側殿之後,就看到了郭絡羅明月捂著自己的臉,激動的大叫著:“我的臉怎麽會變成這個樣子?有人要害我!”

碧藍看到郭絡羅明月的臉腫得很高,比昨日的兩倍還要高,還紅的發紫,一看就是被人算計了。

碧藍看到郭絡羅明月的下人都很慌亂,連忙吩咐一個小太監去請太醫了。

郭絡羅明月看到碧藍過來了,激動的說:“姐姐呢?我的臉會變成這個樣子,肯定是被人算計了,我想姐姐給我做主。”

碧藍聽後連忙安慰說:“蘭貴人,奴婢這就去找我家主子。主子知道後,肯定會調查清楚的。”

這個蘭貴人這些日子淨給主子找麻煩,之前就曾衝動之下得罪了李庶妃,也就是現在的安嬪。

主子為了維護她,和安嬪之間有了嫌隙。

昨日蘭貴人又得罪了安嬪,好在主子顧及安嬪的地位,沒有強硬的為蘭貴人做主,不然的話,主子可能和安嬪之間的關係更加惡劣了。

這個時常給主子找事兒的妹妹,她心裏怎麽可能有好感?

她對蘭貴人這麽尊敬,也不過是看在主子的麵子上。

她可不會說讓主子為她做主,要做主也要找皇後娘娘,主子身為翊坤宮的主位娘娘,將一切調查清楚即可,具體如何要看皇後娘孃的意見。

郭絡羅明月聽後點了點頭,碧藍見此連忙去正殿了。

碧藍將郭絡羅明月的狀況告訴昭華之後,昭華心裏並沒有多麽詫異,她就知道郭絡羅明月不是那種甘心吃虧的人。

她敢肯定,絕對是郭絡羅明月自導自演的一場戲。

郭絡羅明月自己在自己臉上動手腳,然後將一切都嫁禍給安嬪。

畢竟,昨日她和安嬪鬧了矛盾,安嬪還打了她一巴掌,今日她的臉就腫的不正常,眾人肯定會懷疑上安嬪。

郭絡羅明月肯定也早就設計好了,將一切都栽贓到安嬪身上。

昭華看了周全一眼:“周全,你去坤寧宮一趟,將蘭貴人的臉受傷的事情稟告給皇後,並且替本宮告個假。”

周全聽後瞬間就明白昭華的意思了,皇後娘娘知道蘭貴人的臉受傷了,肯定會懷疑裏麵有問題,興許等會兒皇後娘娘就過來了。

周全離開後,昭華帶著碧藍一起去了東側殿。

昭華進入東側殿之後,郭絡羅明月就像看到救星一樣,撲到了昭華的懷裏。

昭華的懷裏驟然多了個東西,心裏隻覺得一陣膈應,她的衣服髒了……

“姐姐,我的臉是不是毀容了?”

“我昨日心情不好,晚上翻來覆去的睡不好,一直到很晚才睡著,所以醒來的有些晚了。”

昭華一副好姐姐的模樣,輕輕拍了拍郭絡羅明月的背部,弄得郭絡羅明月也有些不自在。

郭絡羅明月從昭華懷裏出來,一臉激動的說:“醒來之後就發現自己的臉不僅腫得很高,還又紅又紫,肯定是有人對我的臉動了手腳,所以才會越來越嚴重……”

昭華看到郭絡羅明月從自己懷裏出來了,隻覺得身邊的空氣都清新了很多。

昭華仔細打量著郭絡羅明月的臉,極為詫異的說:“昨日你的臉還沒有這般嚴重,如今怎麽變成這副鬼樣子了?”

“難道是有人在你的藥膏裏動了手腳,所以才會……”

郭絡羅明月聽了昭華的話之後,心裏氣怒不已。

鬼樣子?郭絡羅昭華這個賤人竟然說她的臉是鬼樣子,她是什麽眼神兒啊?

要不是她為了給安嬪一個教訓,她會對自己的臉動手腳嗎?

她可是帶著隨身空間穿越到這個世界的女人,她的臉就算毀容了,她也能利用空間裏的靈泉將臉恢複如初,所以她纔敢對自己的臉動手。

郭絡羅明月聽後一臉諸定的說:“一定是這樣的!”

“肯定是有人趁著我不注意,在藥膏裏動了手腳。不然的話,我的臉不會越治越嚴重。”

昭華聽後點了點頭:“李太醫醫術高明,最擅長治療外傷,他配製的藥膏效果特別好,用了之後不出一晚就會消腫。”

“所以確實有人在藥膏裏動了手腳,就是為了讓我毀容。究竟是誰這般惡毒?”郭絡羅明月激動的問。

x33xs.

您提供大神花田醉的綜清穿:錦繡風華起來倒像個外人了。看到他們溫情脈脈的樣子,八福晉心裏很難受,也被八阿哥的態度傷到了,默默離開了書房。八福晉關心他的時候,八阿哥根本就不在意,還對著八福晉冷言冷語,八福晉想做喜歡做的事情,不想再關心他了,八阿哥倒是有些不適應了,很渴望重新獲得八福晉的關心。可八福晉想通之後,隻想過自己喜歡過得生活,對八阿哥沒有那麽上心了,每次麵對八阿哥,都是一副淡淡得模樣。男人總是在失去之後才懂得珍惜,八阿哥便是如此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