花田醉 作品

第8章 康熙宜妃06

    

目的,所以心裏並不覺得驚訝,準備好之後就跟著宮女去了永和宮。昭華給德妃行禮的時候,就感覺到了德妃打量的視線。她發現德妃的目光在富察瑩琇身上停留的時間最長,問話的時候對富察瑩琇也很熱情,看起來很看重她。對於昭華,德妃已經從康熙那裏知道,昭華就是未來的十三福晉,所以對她的態度很和善。德妃問了幾個問題,她們四人回答的都很好,德妃滿意的點著頭,然後讓她們回去了。之後,德妃又召見了她們幾次。昭華發現德妃最滿...郭絡羅明月一臉憤恨的看著安嬪離開的方向,心裏都快氣死了。

她從來都沒有這麽憋屈過,也從來都沒有被人這麽欺負過。

郭絡羅明月也知道大庭廣眾之下,不是說話的地方,便一言不發的往翊坤宮走著。

昭華見此也坐上了轎冕,同樣沉默不語。

回到了翊坤宮之後,郭絡羅明月才將自己的心裏話說了出來。

郭絡羅明月沒好氣的看著昭華:“姐姐不是說要護著我,不讓我受委屈嗎?今日為何……”

昭華知道郭絡羅明月的心情,可是那又怎麽樣?

看到郭絡羅明月吃虧,她心裏不知道有多高興,又怎麽可能為了她得罪安嬪呢?

雖然她也不怕安嬪,若是她一力護著郭絡羅明月,安嬪也會有所顧忌。

畢竟,她是宮裏除了佟貴妃之外,最受寵的嬪妃,安嬪還不太敢徹底得罪她。

可是她憑什麽護著,一心想要坑她的穿越女呢?

原主被這個穿越女坑的,不僅失寵流產,還降位成了郭貴人,最後鬱鬱而終。

她就算為了完成原主的願望,也不會護著她啊!

支線任務不是說要報複所有害過她的人嗎?穿越女不就是那個害原主的人嗎?

昭華善解人意的寬慰郭絡羅明月:“明月,今日你看到了安嬪卻沒有及時行禮,反而越走越快,安嬪心裏能不生氣嗎?”

“安嬪是七嬪之首,姐姐比她地位低一些。要是不依不饒的和安嬪理論,安嬪執意要罰你,姐姐也阻攔無力啊!”

郭絡羅明月聽後根本就不相信昭華的鬼話,她太知道自己這個便宜姐姐的性子了。

郭絡羅昭華的性子極為張揚,還有些潑辣,若是被人欺負了,一定會當場還回去,哪像現在?

郭絡羅昭華就是虛偽,心裏根本就沒有把她當成好妹妹。

郭絡羅明月淡淡的說:“若是姐姐被欺負了,姐姐也會忍氣吞聲嗎?”

昭華聽後歎了口氣:“姐姐知道你心裏不痛快,可是你也要知道姐姐不可能護著你一輩子,你以後行事還是謹慎一些為好……”

郭絡羅明月打斷了昭華的話:“姐姐為何顧左右而言他?”

昭華沒有想到郭絡羅明月竟然用質問的語氣和她說話,難道她欠她不成?

昭華淡然的說:“我不是那種忍氣吞聲的性子。若是安嬪敢欺負我,我會當場還回去。”33小說網

還沒等郭絡羅明月開口,昭華就接著說:“可是你不行!”

“你的位分和安嬪差的遠,若是你敢反擊回去,那就是以下犯上,到時候你隻會比現在更吃虧。”

“我就算為你做主,也不能囂張的打安嬪巴掌。畢竟,安嬪並沒有動手打我。麵對這種情況,也隻能……”

昭華說完還自我感動的擁抱著郭絡羅明月。

“明月,我們是親姐妹。在這宮裏我們是最親近的人,姐姐看到你的臉被安嬪打了一巴掌,如今還有些紅腫,心裏不知道有多麽心疼……”

昭華似是想到了什麽,眼淚順著眼角流了下來。

“都說打在兒身,痛在娘心。安嬪扇了你一巴掌,姐姐也感同身受,心如刀絞啊!”

昭華說完這話,恨不得當場嘔出來。

媽呀,太惡心人了。

她是怎麽說出這麽惡心人的話的?

郭絡羅明月聽後心裏也覺得惡心,她可不信郭絡羅昭華有那麽疼愛她這個妹妹。

昭華說完擦了擦眼淚,又恢複了往常爽利的模樣。

“明月,你的臉被打腫了,我讓人給你請了太醫,抹了藥就沒事兒了。”

郭絡羅明月剛剛被郭絡羅昭華惡心到了,如今看到郭絡羅昭華恢複了正常,心裏頓時鬆了一口氣。

剛剛她惡心的雞皮疙瘩都起來了,她不想再看到哭的跟個小白花兒似的郭絡羅昭華了。

郭絡羅明月似是被昭華的話以及舉動感動到了:“姐姐,我知道你都是為我考慮。我以後再也不會誤會你了。”

“你能這麽想就好!”

郭絡羅明月乖巧的點了點頭,然後猶豫了一下說:“姐姐,我想回去休息。”

昭華自然不會攔著她,而且她也不想再應付郭絡羅明月了,很爽快的就同意了。

“等會兒太醫過來了,我讓人領著他去你那兒。”

郭絡羅明月離開之後,昭華才徹底鬆了一口氣。

今日能讓郭絡羅明月吃虧,真是太痛快了。

這個穿越女就喜歡趁著原主對她沒有防備,多次坑騙原主。

如今有了她的到來,她可不會讓她得逞,甚至還會讓她自食惡果。

今日這一巴掌就是開始,以後這種事兒還多著呢!

昭華想到郭絡羅明月不是那種甘心吃虧的人,肯定還會搞事兒,便讓人盯著郭絡羅明月。

昭華身邊的幾個心腹對她忠心耿耿,可是其他人她信不過,她覺得自己應該做些什麽。

於是,昭華讓碧藍和周全將正殿宮人的背景調查清楚。

周全是翊坤宮的總管太監,是昭華的心腹。

對於那兩個內務府包衣旗的美貌宮女,昭華不會做什麽,更不會想著收攏她們。

畢竟,內務府包衣旗的宮女進宮,大多都是有野心的,就算沒有野心,大概率也不會為她所用。

據她所知,她們都是那種有野心的人,她會讓人盯著她們,免得做出什麽爬床之事。

至於那種普通旗人,也就是大部分的宮人,昭華讓碧藍將他們的家人接到她的莊子上,將他們的家人安排妥當,也好讓他們安心為她辦事。

對於昭華的這個做法,大部分宮人心裏都是很激動的。

雖然他們知道家人被接到莊子上意味著什麽,可是隻要他們不背叛主子,家人就不會有事,甚至還能受到郭絡羅家的庇護,他們心裏能不高興嗎?

至於那小部分不願意的將家人接到莊子上的宮人,昭華心裏都有數了。

他們肯定是誰安插到她身邊的釘子,她直接進行了人事調動,將他們安排到了西側殿或者不重要的崗位,並且讓周全注意著他們的動靜。

周全是個行事牢靠,很懂得變通的人,她心裏很放心。

等以後有機會了,她再慢慢將他們清理出去。

您提供大神花田醉的綜清穿:錦繡風華也有些慌亂和對死亡的恐懼。雖然她懷疑自己身體有問題,很可能是被算計了,可當她得知自己真的被算計了,還是有些難以接受。她就說,之前她感染風寒的時候,從未出現過身體日漸虛弱的情況,原來真的是被人算計了,算計她的人還是馬佳氏那個賤人。當初馬佳氏那個賤人解禁之後,僅僅隻是讓管事刁難她,就沒有其他動靜了,她心裏還有些奇怪。沒想到馬佳氏那個賤人,在她不知不覺的情況下,給她下了慢性毒藥。慢性毒藥啊!馬佳氏那個賤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