花田醉 作品

第7章 康熙宜妃05

    

,我不是這個意思。”兆佳綺玉不想得罪世子福晉,隻能不甘心的離開了,心裏想著這次不行以後還有機會。然而兩刻鍾之後,有個侍女就急匆匆的跑了過來。“不好了,兆佳格格落水了。”可能侍女太過慌亂,根本就沒有壓低聲音,很多人都聽到了她的話。世子福晉臉色頓時黑了,昨日她沒少叮囑,如果宴會上出現問題,一定要悄悄的告訴她,要不能驚動其他人。可這個侍女是怎麽做的?她把自己的話當成耳旁風了?在場眾人聽到這個訊息後,心裏...郭絡羅明月不可置信的捂著自己的臉,她竟然被打了。

安嬪竟然扇了她一巴掌!!!

郭絡羅明月激動的大叫著:“啊!你,你竟然敢打我!”

安嬪看到郭絡羅明月一臉憤懣的樣子,心裏隻覺得痛快極了。

昭華似是被這個場景驚到了,遲遲沒有反應過來。

一直在聽到郭絡羅明月的喊叫聲,纔回過神來了。

昭華一臉擔憂的詢問郭絡羅明月:“明月,你的臉怎麽樣了?可還好?”

郭絡羅明月看向昭華的眼神帶著怨恨,明明郭絡羅昭華看到安嬪刁難她了,可是她走的那麽慢,一直到安嬪打她巴掌,她才過來。

還有就是,她覺得郭絡羅昭華是可以抓住安嬪的手的,可偏偏她沒有,而是讓安嬪得逞了,這讓她不禁懷疑,郭絡羅昭華是不是故意的?

郭絡羅明月都快氣死了,她之前看到安嬪一臉氣怒的樣子,就知道安嬪心情不好。

心裏想著若是安嬪刁難她,郭絡羅昭華肯定會為她出頭,到時候讓郭絡羅昭華得罪安嬪。

安嬪最是囂張跋扈,還特別小心眼,郭絡羅昭華得罪了安嬪,安嬪肯定會不留餘力的報複她。

正好安嬪是眾嬪之首,排位在郭絡羅昭華之前,郭絡羅昭華和安嬪對上肯定會吃虧的,到時候她也好看戲。

沒成想一切竟然不是她想的那樣,反而是她自己吃了虧,被安嬪甩了巴掌。

郭絡羅明月淡淡地說:“姐姐覺得呢?”

昭華聽後頓了一下,然後仔細的打量著郭絡羅明月的臉。

昭華見郭絡羅明月的臉隻是紅了一些,似是鬆了一口氣:“還好隻是紅了一點,塗些藥膏就沒事兒了。”

郭絡羅明月聽後瞪大了眼睛,郭絡羅昭華這個賤人是什麽意思?

什麽叫做塗點藥膏就沒事兒了?

她不是很疼愛她這個妹妹嗎?她看到自己的妹妹被人甩了巴掌,不是應該為她做主嗎?

果然她的感覺沒錯,她就知道郭絡羅昭華不是什麽好東西,對自己的妹妹也是假惺惺的。

郭絡羅明月一臉委屈的看著昭華:“姐姐你——”

昭華看了郭絡羅明月一眼,然後對著安嬪說:“安嬪,不知明月做錯了什麽,讓你不顧名聲,打了明月一巴掌。”

安嬪淡淡地說:“蘭貴人對本宮不敬,本宮身為眾嬪之首,隻是訓誡她一下而已。”

郭絡羅明月聽後氣炸了:“安嬪娘娘,嬪妾見了您從來都是恭恭敬敬的行禮。不知嬪妾哪裏對您不敬?”

“還望安嬪娘娘說出來,也好讓嬪妾改正!”

郭絡羅明月心裏都快憋屈死了,也不在乎會不會得罪安嬪了,她隻想和安嬪理論清楚。

安嬪沒有想到郭絡羅明月竟然敢和她理論,一點都不像從前懦弱的模樣,第一次認真的打量了這個女人一眼。

不看不知道,一看嚇一跳。

從什麽時候起,之前那個懦弱木訥的美人,成瞭如今溫柔似水,肌膚勝雪,靈動又充滿活力的美人呢?

這個女人在宜嬪的保護下,竟然出落的這麽美,怪不得皇上會封她為蘭貴人。

她以為宜嬪是個不簡單的人物,沒曾想她的妹妹蘭貴人纔是真正的深藏不露。

不過,就算再深藏不露,如今也不過是個小小的貴人。

她是七嬪之首,又豈會怕她一個小小的貴人?

如今讓她提前發現了蘭貴人的深藏不露,她又豈會讓她順利的爬上來?

畢竟,她打了蘭貴人一巴掌,蘭貴人剛剛充滿憤恨的眼神,就知道蘭貴人徹底記恨上了她。x33xs.

既然她和蘭貴人不可能成為朋友,那她自然不會輕易讓蘭貴人往上爬。

安嬪似是聽到了什麽笑話:“蘭貴人,你見了本宮不僅不行禮,還扭頭就走。”

“你不知尊卑,以下犯上,對本宮不敬。本宮小小的訓誡一下,也好讓你長長記性。”

安嬪用手抬起了郭絡羅明月的下巴,仔細打量著她的臉蛋:“這小臉兒可真嫩啊!本宮不過輕飄飄的一巴掌,你的臉竟然還紅了。”

昭華看到安嬪的舉動,心裏都快樂死了。

本來她對安嬪沒有多少好感,可現在隻覺得安嬪實在是太可愛了。

昭華心裏很歡樂,可是麵上卻忍不住為妹妹理論:“安嬪,就算明月做錯了事,你也不能直接動手!”

“明月和你同是皇上的嬪妃,就算你的位分高一些,也不是你動手的理由。”

安嬪聽後和善的笑了一下:“宜嬪,事已至此說再多也沒用了,該打的也打了,該受的也受了。”

“今日看在你的麵子上,本宮就饒了蘭貴人。若是以後蘭貴人再敢對本宮不敬,本宮定讓她好看。”

郭絡羅明月聽後氣得恨不得撲到安嬪身上,可是她的理智不允許她這麽做。

要是她真的這麽做了,就真的是以下犯上了。

到時候皇上知道了,心裏對她的好印象也會下降,這不是她想要的結果。

等著吧,要是讓她沾到了機會,她一定會讓安嬪付出代價。

郭絡羅明月壓抑著心中的怒火,一臉委屈的看著昭華。

昭華看到郭絡羅明月想讓她為她做主,心裏隻覺得好笑。

原主記憶裏也發生了這件事,可當時原主及時抓住了安嬪的手,又和安嬪理論了幾句,郭絡羅明月一點都沒有吃虧,反而讓原主得罪了安嬪。

她明知道郭絡羅明月的為人,又怎麽可能為她做主呢?

昭華安慰性的拉著郭絡羅明月的手,然後真誠的對安嬪說:“安嬪,明月沒能及時給你行禮,確實是明月不對。”

“可是你直接對明月動手,不僅傷了和氣,也會影響你的名聲。”

昭華說完又看向了郭絡羅明月:“明月,既然安嬪不與你計較,今日的事情就算了吧!”

郭絡羅明月見昭華想要息事寧人,心裏又氣又怒。

這種被人欺負,甚至不能報複回去的感覺,實在是太憋屈了。

要是郭絡羅昭華被人扇了巴掌,肯定會當場還回去。

可是到了她被扇了巴掌,郭絡羅昭華竟然選擇息事寧人,她果然沒有表現的那麽疼愛妹妹。

郭絡羅明月憋屈的低下了頭,安嬪見此心裏特別得意。

安嬪讓楊梅將她扶到了轎冕上:“楊梅,我們走!”

您提供大神花田醉的綜清穿:錦繡風華撂牌子的命。雖然四爺操作起來可能不太容易,但她覺得四爺作為最後的勝利者,想讓一個女人做妾,對他來說根本就不是事兒。兆佳綺玉想了很多辦法,可是在四爺不出府的情況下,根本就實施不了,急得的嘴都起泡了。在她的嘴起泡的時候,四爺的人已經查出了兆佳綺玉從小到大的經曆。粘杆處的人將調查的結果交給四爺的時候,正好胤祥也在場。他們看到兆佳綺玉從小到大的經曆後,心裏對她的行為更加不解了。胤祥對兆佳綺玉的行為百思不得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