花田醉 作品

十阿哥嫡福晉59

    

兆佳綺玉存著心事,靜靜的站在一旁。富察瑩琇注意到兆佳綺玉站在那裏心不在焉的,不去找自己的好姐妹,心裏有些奇怪。她作為昭華最好的朋友,很清楚兆佳府的情況。兆佳綺玉經常擠兌昭華,喜歡說一些酸言酸語,她們兩人之間的關係可不怎麽好。每次參加宴會,兆佳綺玉都去和別的貴女說話,今日怎麽一直待在這兒?她好奇輕聲詢問昭華:“她不是向來看你不順眼嗎?今日怎麽一直跟著你?”昭華先是有些意外,隨即瞥了兆佳綺玉一眼。“可...“皇阿瑪已經老了!”

胤??想到康熙今年已經五十一歲了,不禁發出了感歎。

在這個平均壽數四五十的古代,康熙能活過平均年齡,已經很不錯了。

雖然胤??想讓康熙長久的活著,但心裏卻覺得憑著康熙的年齡,應該活不了幾年了。

胤??接著說:“皇阿瑪老了,我們還很年輕,左不過再等上幾年。幾年後咱們再生一個兒子,不就可以給兒子取名了?所以何必花冤枉錢?”

“我可不想便宜了皇阿瑪!”

兩年前,他和九哥想帶著妻女去遊山玩水,便懇求皇阿瑪允許他們離開京城。

他們好說歹說皇阿瑪都無動於衷,直到他們說要出錢的時候,皇阿瑪這纔有了反應,還獅子大開口要了他和九哥,一人十萬兩銀子。

親王一年的俸銀也才一萬兩,十萬兩銀子相當於親王十年的俸銀。

皇阿瑪獅子大開口,完全是把他們當冤大頭。

要不是他們都想離開京城,到處遊山玩水,順便遠離朝廷的紛爭,他說什麽也不當冤大頭。

冤大頭當一次就行了,他可不想當第二次,更不想便宜了皇阿瑪。

反正以後有的是機會,他也等得起!

昭華聽到胤??的話之後沉默了,康熙是六十一年駕崩,算算時間還有十八年,也就是說胤??還要等上十八年。

十八年後,她也不一定就想生孩子啊!

昭華試探性的說道:“胤??,皇阿瑪的身體不錯,再活個十來年應該不成問題,難道你還想等個十來年嗎?”

對於昭華來說,能用錢解決的事情,根本就不算事兒。

胤??聽後根本就當回事兒,堅定的說道:“你沒瞧見皇阿瑪臉上有多少皺紋?不可能讓我等那麽久!”

昭華聽後被噎了一下,也不知道該說什麽好了。

既然胤??願意等,那就讓他等唄!

恐怕等到嬌嬌出嫁了,胤??也等不到康熙駕崩……

由於胤??不想當冤大頭,不想出銀子買兒子的命名權,所以兒子的名字是由康熙決定的。

洗三當天,康熙讓李德全來十阿哥府傳旨賜名。

康熙給他們的兒子賜名弘暄,暄是溫暖、太陽的溫暖之意。

弘暄出生的那一刻,明媚又溫暖的陽光照耀大地,這個名字還是很貼切的。

聽說,欽天監的人根據弘暄的生辰八字,測算出了三個寓意最好的名字。

康熙看到三個名字後,一眼就看中了‘弘暄’這個名字。

她的任務之一便是讓弘暄健康長壽,所以一定要好好撫養兒子纔好。

撫養兒子的同時,也不能冷落她的女兒嬌嬌。

她坐月子的時候,叮囑胤??好好照顧嬌嬌,不能因為有了兒子,就冷落他們的女兒。

胤??一直都把嬌嬌當成自己的掌上明珠,就算有了兒子的出現,也絲毫沒有影響嬌嬌在他心裏的地位。

嬌嬌是胤??寵愛了四年的女兒,她在胤??心裏的地位,比剛出生的弘暄還是要高一些的。

胤??聽了昭華的話之後,對嬌嬌更加寵愛了。

府裏的下人看到胤??一如既往寵愛嬌嬌,甚至比以前還要寵愛,弘暄的到來一點都沒影響她的地位,心裏對嬌嬌這個小主子更敬重了,不敢有絲毫怠慢。

昭華得知府裏的下人,更加盡心的伺候嬌嬌,心裏還是很滿意的。

她以盡心伺候主子為由,賞賜了嬌嬌身邊的下人。

昭華賞賜嬌嬌身邊的下人的事情傳開之後,府裏人看到她對嬌嬌的重視,伺候的更加盡心了。

轉眼間,到了弘暄滿月那天。

昭華在屋裏悶了一個月,終於可以走出房門了,她一整天心情都很好。

眾位福晉看到昭華生了孩子之後,臉色依舊白裏透紅,看起來光彩照人、神采奕奕,除了身材豐腴了一些、氣質溫婉了一些之外,和以前沒什麽變化,還是那麽美麗動人、精神飽滿,她們心裏感慨萬千。

她們懷孕的時候,不僅要處理府裏的瑣事,還要防著後院的小妾,整天都提著一顆心,生怕不小心會中招,從而失去腹中的孩子,所以她們的孕期生活過得提心吊膽。

等到孩子好不容易出生了,又害怕後院的小妾,趁著她們坐月子的時候,對她們的孩子下手,根本就不能安心的坐月子,以至於他們的氣色不是很好,甚至還很憔悴。

要說她們都是府裏的女主人,手裏還握有管家權,難道還不能保護好自己和孩子嗎?

不怕一萬就怕萬一,凡是都沒有絕對。

她們雖然手握管家權,在後院的勢力很強,但後院的女人都不是省油的燈,稍有不慎就會栽跟頭,她們根本就不敢有片刻鬆懈。

要是放鬆了警惕,被後院的小妾鑽了空子,到時就悔之晚矣了。

但凡她們的丈夫沒有那麽多小妾,她們也不用整日提著一顆心。

想到十弟守著十弟妹一人,後院一個小妾都沒有,她們心裏就羨慕不已。

同時被她們羨慕的還有九弟妹,這兩年九弟似是改了性,一心守著九弟妹過日子,將後院的兩個格格好吃好喝的養著,再也沒有寵幸她們。

聽說九福晉這一胎是個兒子,就忍不住歎了口氣,有些人是她們羨慕不來的。

昭華注意到妯娌們的眼神之後,回以她們一個笑容,然後和她們交流起了育兒心得、保養方法,還說起了京城的一些八卦。

沒有孩子的福晉,還詢問起了生子秘方。

八福晉成婚多年卻一個孩子都沒有,後院的郭絡羅格格都生了一個女兒,她卻依舊無所出。

這幾年來,她喝了不少生子秘藥,甚至還去求神拜佛,求子都快求瘋了,肚子還是一點動靜都沒有。

她詢問昭華是否有生子秘方,昭華隻說她是自然懷孕的,手裏並沒有生子秘方。

說完,昭華就轉移了話題,說起了保養的方法。

在說保養方法的時候,她還為自己的鋪子打了個廣告,又贈送給妯娌們加強版的美顏霜、精華水之類的護膚品。

加強版的護膚品效果要更好一些,每次一上架就被搶購一空,根本就供不應求,是有錢都很難買到的東西,所以福晉們得到昭華送的加強版護膚品之後,心裏都很高興。有兒子了,我終於當阿瑪了……”他很想把孩子抱在懷裏,可是抱孫不抱子的規矩,讓他隻能按耐住內心的渴望。他兩隻眼睛都放在孩子身上,一會兒摸摸他的臉,一會兒捏捏他的小手。要不是孩子餓的嗷嗷大哭,被奶孃抱到廂房裏餵奶,恐怕胤祥還會繼續逗弄著兒子。昭華一直睡到第二天上午才醒來,醒來之後第一時間就詢問孩子。奶孃把孩子抱到她身邊,當看到孩子的時候,昭華心裏格外滿足。昭華的注意力都在孩子身上,根本就沒有注意站在屏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