花田醉 作品

十阿哥嫡福晉45

    

安嬪理論清楚。安嬪沒有想到郭絡羅明月竟然敢和她理論,一點都不像從前懦弱的模樣,第一次認真的打量了這個女人一眼。不看不知道,一看嚇一跳。從什麽時候起,之前那個懦弱木訥的美人,成瞭如今溫柔似水,肌膚勝雪,靈動又充滿活力的美人呢?這個女人在宜嬪的保護下,竟然出落的這麽美,怪不得皇上會封她為蘭貴人。她以為宜嬪是個不簡單的人物,沒曾想她的妹妹蘭貴人纔是真正的深藏不露。不過,就算再深藏不露,如今也不過是個小小...不管三阿哥是不是胤??的剋星,都改變不了胤??是坑貨的事實。

胤??之前坑三阿哥、康熙還有八阿哥就算了,現在連她這個枕邊人都坑了。

要是不好好教訓教訓他,以後還不知道會怎麽坑她呢!

昭華瞥了胤??一眼,胤??自知做錯了事情,眼中滿是心虛和歉疚,低聲下氣的向昭華道歉。

“托婭,我也沒想到三阿哥會誤會,還弄出了這樣的流言,我以後一定會謹言慎行……”

昭華聽後打量著胤??:“謹言慎行?你向我保證多少次了?可你做到了嗎?”

胤??聽後麵色通紅,尷尬又羞愧的低下了頭。

昭華看到他的表情後,吩咐塔拉去引導流言。

做了一係列安排之後,這才繼續用膳了。

天大地大吃飯最大,怎麽也不能委屈自己的肚子。

胤??看到昭華氣定神閑的用膳,殷勤的湊到她身邊,真誠得向托婭認錯:“托婭,我錯了!”

“這一次是我做的不好,我不該撇下你進宮請安,不該口無遮攔,更不該和三阿哥這個剋星說話……”

昭華看到胤??真誠得向她認錯,心裏的氣消了很多。

在聽到胤??說,不該和三阿哥這個剋星說話的時候,昭華心裏有些哭笑不得。

胤??覺得三阿哥是他的剋星,恐怕在三阿哥眼裏胤??同樣如此。

胤??和三阿哥都互坑過,所以誰也別說誰了。

看著昭華失神了,胤??心裏有些沒底,他小心翼翼地說:“托婭,我知道錯了,原諒我好不好?”

“如果心裏有氣的話,盡管拿我出氣,是打是罵我都接受。要是心裏還有氣,你罰我也行,我都能接受……”

“隻希望你能原諒我,不要不理我!”

昭華瞥了胤??一眼,語氣冷淡的說:“你是說,打你罵你都可以?”

胤??連忙點了點頭:“罰我也行!”

昭華聽後露出了意味不明地笑容,這個笑容令胤??心裏有些發毛,托婭不會真的打他吧?

一想到托婭超高的武力值,胤??就忍不住嚥了咽口水。

他,他向來身強體壯,應該挺抗揍的吧?

胤??視死如歸的看著昭華,打就打吧,隻要托婭能原諒他!

昭華看到胤??視死如歸的表情後,隻覺得他實在是太逗了。

她確實很想揍胤??一頓出出氣,可現在流言的熱度還沒降下去,根本就不是揍人的時機。

京城很多人都聽說了關於他們的流言,肯定會有人關注他們的動向。

要是她揍了胤??,恐怕沒多久整個京城都知道了,到時候還不知道怎麽編排他們。

揍人出氣肯定是不行,那該怎麽教訓胤??呢?

昭華突然想到了什麽,眼睛頓時亮了亮。

她讓塔拉去庫房一趟,把她嫁妝裏的搓衣板兒拿過來。

在她出嫁之前,就特意準備了一個搓衣板兒。

當時她想著若是胤??惹她生氣,就讓他跪搓衣板兒,沒想到這麽快就用上了。

對於昭華的做法,胤??心裏有些疑惑,不明白昭華為什麽拿搓衣板兒。

雖然胤??是身份貴重、從未幹過粗活的皇子,但也知道搓衣板兒是用來衣服的。

他不明白昭華讓塔拉去拿搓衣板兒的目的,更不明白她的嫁妝裏,為什麽會有搓衣板兒這種東西。

胤??疑惑的問:“托婭,搓衣板兒不是洗衣服用的嗎?拿搓衣板兒做什麽?”

“你的嫁妝裏怎麽會有搓衣板兒?當初曬妝的時候,根本就沒有搓衣板兒啊!”

昭華心道,搓衣板兒可是我為你準備的家法,那可是壓箱底的玩意兒,怎麽可能輕易顯露在人前?

昭華表情淡然的說:“搓衣板兒看起來挺有趣的,也不是什麽稀罕玩意兒,再加上是臨時放進去的,所以並沒有寫到嫁妝單子上……”

“至於搓衣板兒的用處,等會兒你就知道了!”

胤??聽後恍然大悟,原來是這樣啊!

不過,搓衣板兒除了洗衣服之外,還能有什麽用處?

就在胤??好奇搓衣板兒的用處時,塔拉拿著一個精緻又大氣的搓衣板兒過來了。

胤??看到這個搓衣板兒,是用黃花梨木製作而成的,做工看起來很精美,上麵的花紋也很漂亮,心裏還感慨了一番,覺得這樣精緻華美的搓衣板兒,配得上他們的身份。

昭華聽到胤??的感慨之後,嘴角忍不住抽了抽。

她讓下人都退下之後,便將搓衣板兒放到了地上,然後看著胤??:“跪吧!”

胤??聽後一臉懵逼的看著昭華:“什…什麽?”

昭華淡然的淺笑道:“胤??,你不是說不管怎麽罰,你都能接受嗎?”

“我現在罰你跪一個時辰的搓衣板兒,跪在搓衣板兒上好好反省自己的過錯……”

胤??心裏終於明白了,搓衣板兒除了洗衣服之外的其他用處。

他也萬萬沒有想到,昭華會罰他跪搓衣板兒。

他可是身份貴重的皇子啊,怎麽能跪搓衣板兒呢?

可看著昭華堅定的眼神,一點都不像是開玩笑,胤??心裏猶豫了起來。

跪搓衣板兒的話,有失他皇子的身份。而且,若是他跪搓衣板兒的事情傳了出去,讓他的麵子往哪擱?

可若是不跪的話,托婭肯定不會原諒他。

昭華看到胤??猶豫的眼神後,假惺惺的說道:“如果你不願意的話就算了……”

“我願意!”胤??堅定的說道。

“不就是跪個搓衣板兒嗎?隻要你能原諒我,讓我做什麽都行!”

昭華聽到胤??的話之後,臉色好了很多,還給了胤??一個柔和的眼神。

“你放心,屋裏隻有我們兩個人,不會有其他人知道的!”

胤??聽後頓時鬆了口氣,心甘情願的去跪搓衣板兒了。

在他跪到搓衣板兒上的一刹那,感覺膝蓋和膝蓋硌得生疼,這種滋味兒很不好受。

昭華看到他老老實實的跪搓衣板兒,便蹲在他的麵前,笑盈盈的說道:“這個搓衣板的材質是黃花梨木,款式風格是由我親自設計的,讓有名的木匠雕刻而成,看起來既精緻又華貴,也算配得上你的身份!”

胤??聽後差點吐血,用幽怨的眼神看著昭華。

昭華一點都不覺得虧心,反而還悠閑的坐在椅子上喝茶。玉命人打聽四爺的沒多久,就被四爺的人察覺到了。這段時間弘暉的病情很嚴重,太醫怎麽治都不見好,四爺和四福晉很焦心,整日裏求神拜佛的。當然,四爺在為弘暉的事情憂心時,也沒有放棄警惕。如今朝中大阿哥一黨和太子一黨鬥得正激烈,四爺作為太子的忠實擁護者,沒少幫助太子,大阿哥一黨看他很順眼。他害怕大阿哥一黨趁著弘暉病重之時暗中對他出手,所以並沒有放鬆警惕,一直讓人注意著府裏和府外的動靜,一旦發現異常立刻匯報給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