花田醉 作品

十阿哥嫡福晉43

    

。以至於八阿哥在八福晉的身上,根本就沒有體會過被崇拜的感覺。如果是之前的話,看到一個比八福晉年輕貌美的女子,用愛慕、崇拜、依賴、楚楚可憐的眼神看著他,八阿哥心裏肯定不會無動於衷。可現在的八阿哥正處於惡心煩躁的狀態中,根本就沒心思關注這些。就算郭絡羅依柔用帕子遮住了口鼻,但她現在的狀態依舊沒什麽美感,所以八阿哥一點感覺都沒有。八阿哥用自己的帕子把嘴擦好之後,對著郭絡羅依柔點了點頭。“你的腳受傷,站不...第二天醒來,昭華隻覺得痠疼無力,身體就像是散架了一般酸爽極了。

她知道胤??吃了快一年的素,驟然吃上了肉,肯定不會輕易滿足。

可也沒想到他竟然這麽不懂得節製,說什麽再來一次,結果天都快亮了他才結束。

昭華心裏暗罵胤??不懂節製,打算今晚和女兒一起睡,讓胤??去睡書房。

昭華剛一拉開床帳,就沐浴在燦爛的陽光之下,周身充滿了光明和溫暖。

一束燦爛又灼熱的光線直射她的眼睛,導致她被刺的睜不開眼。

昭華下意識拉上了床帳,擋住了炫目的光線。

將燦爛又奪目的光線隔絕之後,昭華的眼睛這才舒服了一些。

昭華想到外麵的陽光那麽明媚,便知道此時已經臨近中午了。

她一直到快中午的時候還沒有起來,傻子都知道他們昨晚鬧得厲害。

她都可以想象的到,身邊的人會用什麽樣的眼神看她了。

昭華低頭看了看自己的身體,隻見身上穿了件嶄新的寢衣。

昨晚胤??折騰了許久,她整個人又累又困,最後她直接睡著了,一直到現在才醒來。

她身上的這件寢衣,應該是清洗之後,胤??幫她換上的。

胤??看起來還是挺體貼的,隻是……

一想到結束之後,胤??抱著她去清洗,還給她換了件貼身穿的寢衣,昭華就羞憤不已,實在是太尷尬了!

昭華深深地吸了口氣,正準備下床去拿一件衣服,結果身體稍微動一下,就覺得痠疼不已。

她看著嚴嚴實實的床帳,便從空間裏拿出一杯子靈泉水,喝了一杯子靈泉水之後,感覺身體清爽又舒服,感覺體力也恢複正常了。

昭華將杯子放回空間裏,然後拉開了床帳用手擋著光線,去衣櫃裏拿出了一件衣服換上,這才讓塔拉進來服侍她洗漱了。

塔拉伺候昭華洗漱的時候,她偷偷瞟了昭華好幾次。

昭華感覺到她的視線後,心裏並不覺得意外,她就知道塔拉會這樣。

洗漱裝扮之後,昭華已經快餓得前胸貼後背了,立刻讓人給她準備點吃的。

塔拉聽後爽朗的笑著說:“格格,大廚已經將午膳準備好了……”

塔拉特意強調了‘午膳’二字,她的眼神也意味深長。

昭華聽後瞪了塔拉一眼,心裏決定這幾天都不讓胤??上他的床,他還是去睡書房吧!

男人就不能慣著,免得蹬鼻子上臉。

昭華故作淡定的說道:“既然已經準備好了,那就傳膳吧!”

沒一會兒,下人就將膳食端過來了。

昭華聞著誘人的香味兒,看著一道道品相極好的菜肴,她隻覺得食慾大振。

她吃著美味的菜肴,隻覺得異常的滿足,連帶著對胤??的怨念都少了一些。

昭華吃的正香,就聽下人就進來通報:“福晉,爺從宮裏回來了。”

她可有可無的點了點頭,然後繼續用膳了。

昭華看到胤??抱著女兒過來的那一刻,突然意識到了一個問題。

她在梳妝的時候,向塔拉詢問嬌嬌的情況,當時塔拉說胤??把嬌嬌抱走了。

可剛剛下人說,胤??從宮裏回來了。

胤??將嬌嬌抱走了,還進了皇宮。

也就是說,胤??抱著嬌嬌去了皇宮!!!

胤??一個大男人抱著一個女娃娃,在皇宮晃蕩了一圈,想要不紮眼都難。

她作為胤??的妻子、嬌嬌的額娘,出了月子後卻沒跟著他們一起進宮請安,肯定會引起很多人的議論。

這個世界上最不缺八卦的人,要是知道她臨近中午才醒來,還不知道會怎麽看她。

昭華看著胤??的眼神都變了,她努力平複心中的怒氣,擠出了一個溫柔的笑容:“胤??,你抱著嬌嬌去哪了?”

胤??讓奶孃將嬌嬌抱下去餵奶,然後坐在昭華旁邊,興奮的說道:“我抱著嬌嬌進宮給額娘請安了。”

“托婭,你是不知道嬌嬌有多麽惹人喜歡。我抱著嬌嬌走在路上,很多人的目光都為嬌嬌停留……”

“我聽到好多人都在誇讚嬌嬌,還說嬌嬌和你長得很像,與額娘也有幾分相似,長大後肯定是容貌出眾的美人……”

“……額娘見了嬌嬌之後十分喜歡,抱著她又是捏又是親,把我這個兒子都給忽略了,最後還賞賜了很多東西……”

昭華聽到不僅沒有高興,反而還黑了臉。

胤??果然抱著嬌嬌進宮了!

昭華死死的握著拳頭,然後笑盈盈的說:“額娘可有問起我?”

胤??總覺得身體涼颼颼的,可看到昭華笑盈盈的樣子,便覺得自己想多了。

他高興的笑著說:“額娘那麽喜歡你,怎麽可能沒有問起你?”

額娘在看到隻有他和嬌嬌給她請安,托婭卻沒有出現的時候,就向他詢問托婭的情況。

昭華努力揚起了一個笑容:“那你是怎麽說的?”

胤??夾了一塊紅燒肉,美美的品嚐了之後,便隨口答道:“當然是實話實說了!”

“昨日你太過勞累,一直到太陽出來了還沒醒來。我想讓你多睡一會兒,所以沒有把你叫醒,直接帶著嬌嬌進宮請安了……”

胤??看到昭華難看的臉色後,以後她因為缺席請安一事被額娘怪罪,便善解人意的說:“托婭,你就放心吧!我已經向額娘解釋過了,額娘知道你昨日累到了,所以才遲遲沒有醒來。”

“對於你沒有進宮給她請安一事,她心裏並沒有生氣。”

“額娘不僅沒有生氣,還把我狠狠的訓了一頓,說我不懂得心疼人,讓我以後溫柔體貼一些,好好待你……”

說著,胤??嘿嘿一笑:“額娘知道你身體勞累後,還送了很多藥材和補品,說是給你補補身子……”

昭華聽到胤??的話之後,隻覺得又羞又惱。

她的婆婆說胤??不懂得心疼人,還送給她補品的行為,都昭示著她已經猜到她起晚的原因了。

昭華看著胤??的眼神很不善:“既然你知道我沒醒,那咱們就改日再去請安啊!你就非得今天去?”

胤??滿臉無辜的說:“可我們昨日答應額娘了,今日會帶著嬌嬌去請安了,總不能食言吧?”

昭華氣得身體都顫抖了,胤??這個坑貨!文字獄的訊息,在民間傳揚開來之後,又專門找說書先生講述他身上的政績,昭華不禁笑了出來。康熙為了得到百姓們的誇讚,將太子和大阿哥的好名聲徹底壓下,他還真是夠執著的。不過,他的做法還是很有效果的。百姓們得知康熙不再興文字獄了,他們以後要是不小心說錯了話,不用擔心被抄家流放,心裏頓時放鬆了下來。在聽說茶樓裏的說書先生,講述著關於康熙的經曆,以及他身上的政績,他們也紛紛討論了起來。康熙身上的政績還是很多的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