花田醉 作品

第5章 康熙宜妃03

    

��õ��ˣ�Ҳ 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fʲ�ᡣҲ�����f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ނz֮�⣬�����˶��] 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f��Ԓ�������Y�����@���J֪�ᣬ�@����΢��˿ښ⣬�]��֮ǰ����Ły�ˡ���ط�2�1��߀���Ǿ�Ԓ����Щ�ƒ����Y��������ˣ��]��Ҫ�ǵ��f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A���\�Ľ��h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X����ԓ�úõĹ�һ���Լ������ˡ�����ط�2�1 �����A��Ԓ֮��...昭華讓碧藍給郭絡羅明月舀了一碗粥,然後歎了口氣:“明月,姐姐知道你不喜安嬪,可安嬪如今是七嬪之首。”

“雖然我也是嬪位,可是安嬪排位在我之上,咱們在位分上就處於不利地位。以後見到安嬪,咱們應該恭敬一些纔好。”

郭絡羅明月聽後心裏有些失望,郭絡羅昭華也太謹慎了,她的想法怕是行不通了。

不過,若是她不小心得罪了安嬪,那個自詡疼愛妹妹的郭絡羅昭華,會不會和安嬪對上呢?

郭絡羅明月想到這裏心情好了很多,一臉乖巧的說:“姐姐,我知道了。我以後見到安嬪,會小心一點的。”

昭華聽後點了點頭,也不再說什麽了,而是當著郭絡羅明月的麵,姿態優雅的漱口……

本來郭絡羅明月還想著喝一碗粥,去請安的時候也不用害怕餓著。

可是在看到郭絡羅昭華當著她的麵漱口,她隻覺得惡心不已。

雖然郭絡羅昭華的姿態很優雅,盡顯大家閨秀的修養,可是她心裏厭惡郭絡羅昭華,麵對這種場景,自然會覺得惡心。

這下子郭絡羅明月也沒有食慾了,隻能餓著肚子去給皇後請安了。

可是昭華和郭絡羅明月剛走出翊坤宮,郭絡羅明月就眼睜睜地看著昭華坐上了,嬪位以上才能乘坐的轎冕。

郭絡羅明月想到自己如今隻是個貴人,根本就沒有資格乘坐轎冕,向上爬的野心更大了。

昭華看著郭絡羅明月的臉色有些不好,連忙解釋說:“妹妹,今日是大封後宮之後,第一次給皇後請安,姐姐若是不乘坐轎冕,恐怕有心人還說姐姐小家子氣呢!”

“若是沒有嬪位主子的威嚴,有些宮人恐怕還覺得我好欺負……”

郭絡羅明月隻覺得昭華太過虛偽了,說什麽害怕別人瞧不起,還不是想擺擺嬪位主子的威儀?

郭絡羅明月善解人意地說:“姐姐,我明白你的意思。”

昭華知道郭絡羅明月心裏有些不滿,可是那又怎麽樣?

原主記憶中,原主第一次請安也坐了轎冕,可是之後就陪著妹妹一起走路去坤寧宮了。

可是郭絡羅明月一點都不領情,她覺得翊坤宮離坤寧宮很近,根本就不用走多麽遠的路程,說原主是惺惺作態。

郭絡羅明月註定是她的敵人,那她為何那麽給她臉呢?

昭華似是鬆了一口氣:“妹妹沒有誤會就好!”33小說網

昭華說完就吩咐下人走的慢一點,免得郭絡羅明月跟不上。

碧藍和綠意心裏感慨著,主子對這個妹妹實在是太好,這麽貼心的為她考慮。

碧藍和綠意將原主對妹妹的照顧看在眼裏,隻希望蘭貴人不要辜負她們家主子的一片心。

郭絡羅明月心裏極其不甘的跟在後麵,但是她的位分確實有些低,沒有資格乘坐轎冕,也不能說郭絡羅昭華虧待了她。

昭華坐在轎冕上氣定神閑,可是跟在後麵郭絡羅明月越來越氣,心裏暗自發誓,總有一天她會躍過郭絡羅昭華,讓她也嚐嚐自己現在的滋味兒。

翊坤宮離坤寧宮很近,沒多久就來到了坤寧宮外。

昭華從轎冕上下來之後,便和郭絡羅明月一起進入了坤寧宮。

昭華姐妹進入殿內的時候,眾嬪妃都用打量的目光看著她們。

今日的昭華妝扮和儀容與往常有些不同,可是卻別有一番風味,更加吸引人的目光。

眾嬪妃心裏很不是滋味兒,宜嬪都那麽得寵了,如今又換了一個風格,讓人有種眼前一亮的感覺。

昭華和眾嬪妃互相行禮過後,就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了。

昭華坐在榮嬪的旁邊,輕聲的和榮嬪說話。

“榮嬪姐姐,聽說三阿哥特別聰慧活潑,妹妹看了很是羨慕!”

說來榮嬪也是很受寵的嬪妃,這些年一連生下了六個孩子,可是卻接連喪子,隻成活了一雙兒女。

如今三阿哥胤祉已經快半歲了,榮嬪恨不得時時刻刻的盯著這個唯一成活的兒子。

可能榮嬪這些年來接連生子,又幾次承受喪子之痛,看起來比同齡人要老了好幾歲。

在榮嬪生下三阿哥胤祉之後,康熙就很少寵幸榮嬪了。

不過,在榮嬪心裏兒子最重要,也沒有多麽在意恩寵之事。

榮嬪性子溫婉和善,在宮裏的人緣不錯。

原主和榮嬪的關係還是不錯的。

榮嬪聽到昭華誇讚自己的兒子聰慧,心裏特別高興。

“妹妹還這麽年輕,又得皇上寵愛,早晚都會有孩子的。”

嬪妃們三三兩兩的小聲聊天,沒一會兒安嬪、端嬪等人也過來了,隻剩下皇後和佟貴妃還未出現。

安嬪一進入殿內,昭華等人就給安嬪行禮。

安嬪是眾嬪之首,是佟貴妃之下第一人,看到眾嬪妃給她行禮,她心裏不知道有得意。

安嬪給昭華等幾位嬪位的嬪妃回了一個平禮之後,便坐在了自己的位置上。

安嬪剛坐下就注意到了昭華,眼中閃過了一絲嫉妒。

沒有想到宜嬪今日竟然換了一種風格,還那麽漂亮,一點都不覺得違和。

安嬪正準備說什麽,佟貴妃就進來了。

“佟貴妃娘娘駕到!”

眾嬪妃連忙起身行禮:“臣妾等給佟貴妃娘娘請安,娘娘萬福!”

佟貴妃看也不看眾嬪妃一眼,徑自坐到了自己的位置上。

佟貴妃瞥了上首一眼:“皇後還沒起來嗎?”

坤寧宮的宮女聽後麵麵相覷,不知道該怎麽回答。

下一刻皇後的聲音就傳到了眾嬪妃耳中:“讓眾位妹妹久等了。”

眾人順著聲音便看到了走過來的皇後,皇後今日穿著明黃色的鳳袍,看起來極為隆重。

佟貴妃看了心裏很是不甘,她和鈕祜祿氏都是繼後最有力的競爭對手。

她為了成為繼後,不知道做出了多少努力,裝作賢惠能幹的模樣,將自己手裏的宮務打理的井井有條,表哥對她也極為寵愛,反而對鈕祜祿氏有些冷落。

她和表哥的關係最親近,在表哥立後的時候,她懷著激動的心情等待著聖旨的到來。

沒成想,便和竟然立了鈕祜祿氏為繼後,而她隻得了個貴妃的位分。

她本來就因為爭奪繼後之位,與鈕祜祿氏不睦,以後還要向她卑躬屈膝,她心裏能甘心嗎?

佟貴妃不情不願的與眾嬪妃一起給皇後行禮,皇後也沒有故意刁難佟貴妃,直接就叫眾嬪妃起來了。

皇後坐在鳳椅上掃視了眾嬪妃一眼,今日是眾嬪妃第一次向她這個皇後請安,她不想看到有掃興的事情發生。

皇後賢惠和善的和眾嬪妃說話聊天,就算佟貴妃說了些酸言酸語,也絲毫不在意。

佟貴妃見自己的話,就像是一拳頭打到了棉花上,心裏有些憋屈,但也沒有再說什麽。

您提供大神花田醉的綜清穿:錦繡風華把她的婚事定下了,讓她徹底失去了進入四爺府的機會。馬爾漢被兆佳綺玉的態度氣笑了,他從來不知道眼前這個女兒那麽自信。“你知不知道?就是四爺識破了你的算計,不想讓你纏著他,暗示我早點把你嫁出去!”兆佳綺玉整個人都懵了,下意識說:“怎麽可能?”馬爾漢嗤笑了一下,直接把兆佳綺玉拉到了梳妝台前,把她的頭按到了鏡子麵前。“你仔細看看自己的容貌,要是看不清楚就打盆水,再不濟的話就撒泡尿照照,看看自己是什麽德行!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