花田醉 作品

十阿哥嫡福晉38

    

׌�ЋI���ģ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̫����ԓ�ˡ�ط�2�1�������A���֣�Ŀ��Զ����f�������ЋI��������Ҳ���o����һ���ˣ��^�������{檣������A ��ط�2�1��Ԓ֮�ᣬ�����Ў׷�Ԍ�����S�����г�M�˜I�⣬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@ϲ���f�������棬��Ć᣿�����^�������̎��ط�2�1������A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˽⡣����ط�2�1���Y��һֱ����һ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ŵ...郭絡羅依柔進入八貝勒府之後,八貝勒府就熱鬧了起來。

八福晉對八阿哥有著很強的佔有慾,誰敢勾引八阿哥誰就是她的敵人。

八阿哥後院的兩個格格,沒少被八福晉磋磨打壓,日子著實不太好過。

她們很清楚八福晉的秉性,知道八福晉善妒,所以除了八阿哥去她們的院子裏之外,其他時間根本就不敢往八阿哥身邊湊,安分守己的待在自己的院子裏。

八阿哥後院兩個有名分的小妾,都不敢往八阿哥身邊湊。

郭絡羅依柔這個被八福晉利用的棋子,卻背叛了八福晉,在她的眼皮子底下勾引了八阿哥,還順利成為了八阿哥的小妾,這讓八福晉心裏妒火中燒,將郭絡羅依柔視為眼中釘肉中刺。

八福晉都快恨死郭絡羅依柔了,她覺得郭絡羅依柔就是勾引他丈夫的賤貨,暗自發誓要好好教訓她,讓她後悔來到這個世上。

八福晉作為背景強悍、深受丈夫寵愛的嫡福晉,想要收拾一個出身低微的小妾,再容易不過了。

郭絡羅依柔進府的當天晚上,八福晉就隨意找了個藉口,將八阿哥從郭絡羅依柔那裏截走了,狠狠地給了她一個下馬威,讓她一晚上都獨守空房。

第二天一早,郭絡羅依柔敬茶的時候,八福晉又是一通刁難。

不僅給郭絡羅依柔立規矩,還隨意找了個錯處,罰她跪一個時辰。

郭絡羅依柔也不是好惹的,她跪了一會兒之後,體力不支暈了過去。

她的侍女嚇得驚撥出聲,慌亂之下在屋裏大喊大叫,還跪在地上不停的磕頭,祈求八福晉請太醫給郭絡羅依柔醫治。

侍女大喊大叫的聲音太過洪亮,引起了很多人的注意。

沒多久,八福晉故意刁難郭絡羅依柔,導致郭絡羅依柔暈倒一事,就在八貝勒府流傳開來。

雖然八阿哥和八福晉將貝勒府把控的很嚴密,但整個貝勒府總有幾個喜歡嚼舌根的,這個訊息還是傳了出去。

昭華得知郭絡羅依柔暈倒的訊息後,隻覺得有種詭異的熟悉感。

這不就是她應付惡毒婆婆時,最慣用的招數嗎?

在之前的世界裏,每當惡毒婆婆給她立規矩,她都喜歡用暈倒的方式解決,因為這種方式簡單好用。

昭華感慨過後,暗中命人將這個訊息散播出去。

她穿到這個世界也有八年多了,這八年的時間裏,她自然不會什麽都不做。

她不僅經營了很多產業,還培養出了一批人才,所以根本就不缺少資金和人手。

她命人散播流言沒多久,八福晉磋磨小妾的訊息,就在京城傳的沸沸揚揚。

很多人得知這個訊息後,都說八福晉刻薄善妒、心胸狹隘,導致八福晉的名聲差了很多。

康熙得知流言之後,心裏對八福晉十分不滿,同時也覺得八阿哥能力不行,連自己的後院都管不好。

別的阿哥後院的鬥爭也很激烈,甚至比八阿哥後院的鬥爭激烈多了,但也沒有鬧得這麽大。

八阿哥後院的動靜鬧得全京城的人都知道了,八阿哥沒能有效的控製流言的傳播,這讓康熙越發覺得八阿哥能力不行。

他將八阿哥叫了乾清宮,讓他管好自己的後院,什麽時候把後院的事情處理好了,什麽時候再上朝。

康熙讓八阿哥暫時不用上朝,等處理好後院得事情再上朝的訊息,根本就瞞不住。

這個訊息一經傳出,不知道有多少人看八阿哥的熱鬧,這讓八阿哥頗感不適。

八阿哥知道康熙對八福晉磋磨妾室的行為很不滿,也懷疑起了他的管理能力。

為了挽回在康熙心裏的好印象,八阿哥十分硬氣的將八福晉禁足了。

八福晉禁足之後,郭絡羅依柔就獲得了八阿哥的寵愛,成了八阿哥的寵妾。

八福晉得知郭絡羅依柔受寵的訊息後,她心裏恨得要死,和郭絡羅依柔的仇徹底結下了。

自那之後,八福晉經常和郭絡羅依柔鬥。

郭絡羅依柔因為身份上的劣勢,在八福晉手裏吃了不少虧,但她討好的男人的手段不錯,以溫柔小白花的姿態,獲得了八阿哥的憐惜,還在八阿哥心裏有了點地位。

郭絡羅依柔憑借溫柔小白花的模樣,獲得了八阿哥的憐惜和寵愛,沒少給八福晉添堵。

昭華養胎的時候,一直關注八貝勒府的訊息,可以說是看了不少好戲。

她養胎時的樂趣,很多都是八福晉和郭絡羅依柔提供的。

胤??見昭華喜歡聽八卦訊息,他不僅命人時刻注意京城的訊息,還去找訊息靈通的雅爾江阿喝酒,從他口中知道了很多勁爆的訊息,連幾十年前的八卦都翻出來了。

他將那些八卦訊息告訴昭華之後,昭華聽得津津有味,在瓜田裏吃瓜吃的不亦樂乎。

胤??見昭華這麽喜歡聽八卦訊息,經常找雅爾江阿聊天,兩人接觸的次數多了,竟然還處於了幾分兄弟情義。

昭華的孕期反應並不嚴重,但在懷孕快九個月的時候,她出現了腿抽筋的情況。

胤??見昭華的腿抽筋了,夜裏疼得睡不好覺,他心裏都快心疼死了。

他溫柔貼心的和她揉腿,緩過來之後哄著她入睡。

胤??溫柔體貼的舉動,令昭華對他更加滿意了,時不時都會誇讚他幾句,說他是個萬中無一的好男人,還用崇拜的眼神看著他。

胤??得到了昭華的誇讚之後,對她更加用心了。

康熙三十九年二月二十二日那天,昭華感覺肚子有種墜疼的感覺,便知道她要生了。

她立刻讓塔拉扶著她去了產房,並且讓人將產婆請過來。

昭華生產的時候死死的咬著牙,沒有發出一點聲音,這讓產房外的胤??十分擔憂,焦急在產房外走來走去。

就算太醫和府醫都說,昭華是為了保持力氣,所以才沒有發出聲音,胤??依舊很擔心,根本就靜不下心來。

他隔幾分鍾就詢問昭華的情況,生怕會出現令他無法接受的情況。

隨著時間的流逝,產房外的胤??越來越焦急,很擔心昭華的情況,恨不得直接闖進產房。

就在胤??想闖進看看的時候,聽到了嬰兒的啼哭聲。

昭華生了!可能再去害蘭貴人呢?主子都沒有吩咐她,她又怎麽會自作主張?春梅連忙跪在地上將這些話都說了出來,末了還問:“敢問香兒說的是奴婢親自吩咐她做的,還是有人假借奴婢的名義吩咐她做的?”安嬪聽後也相信春梅不敢自作主張,連忙詢問皇後:“對啊!不能僅僅因為一個荷包,就覺得是春梅做的。”“春梅和楊梅一樣,都是從小就伺候我的丫鬟,她們對我忠心耿耿,不可能自作主張去害人。”郭絡羅明月聽後心裏有些緊張,確實不是春梅吩咐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