花田醉 作品

十阿哥嫡福晉08

    

晉,卻格外的沉默。因為在兩天前,郭絡羅依柔被診出有了兩個月的身孕。這幾年,她沒少打壓郭絡羅依柔,可這個賤人最會裝可憐,總是一副楚楚可憐、要哭不哭的模樣,臉色動不動就慘白了起來,一看就很晦氣。這個賤人張口閉口都是姐姐,還用楚楚可憐的表情,說著引人誤會的話。經常說一些‘都是妾身的錯,妾身不該……貝勒爺誤會姐姐了,要罰就罰妾身吧’之類的話,表麵上說是自己的錯,話裏話外都在內涵她。她還經常在貝勒爺麵前給她...眾人見胤??為了學習叼羊的技巧,輕易就答應了這樁婚事,他們先是有些震驚,震驚過後又覺得很正常。

在得知胤??為了讓人家小姑娘教他叼羊,不惜親了人家一口的時候,他們就該猜到胤??會怎麽做。

溫貴妃聽到胤??答應了婚事,一時之間不知道該說什麽好。

那位托婭格格將胤禟和胤??打的毫無還手之力,說明她的武力值極高,身體健壯結實的胤??都不是她的對手,很可能是個暴力的女孩子。

托婭格格將胤??打的嗷嗷大哭,胤??不躲得遠遠的就算了,竟然還巴巴的想要娶了人家。

他就不害怕娶了托婭格格之後,托婭格格一個不高興就揍他嗎?

都說好了傷疤忘了疼,胤??臉上的傷勢還沒好呢,就已經忘記疼了。

胤??啊胤??,你怎麽就這麽想不開呢?

這可都是你的選擇,和額娘一點關係都沒有,以後要是被暴力的福晉打了,可不要怪額娘啊!

一想到兒子被自己的福晉打的淒慘無比,可能比現在還要淒慘一些,溫貴妃就忍不住為兒子默哀。

就在溫貴妃腦海中幻想著,自己的兒子娶了暴力的媳婦兒,被打的毫無還手之力,最終悔不當初的場景時,烏爾錦噶喇普郡王帶著昭華過來求見康熙。

別人都以為他們是來道歉的,其實他們父女是來找康熙討要說法的。

烏爾錦噶喇普郡王在聽說昭華把大清的兩位皇子揍了之後,心裏是有些不可置信的。

他覺得自己可能聽了個假訊息,因為她的女兒最有分寸,不可能輕易毆打皇子。

在瞭解到事情的前因後果之後,他覺得女兒打的好打的妙,就該多揍十阿哥幾頓,他自己都恨不得把那個占了女兒便宜的十阿哥暴打一頓。

托婭是他最疼愛的孩子,也是他的掌上明珠,竟然被一個毛還沒長齊的小子給調戲了。

就算這個小子是皇子,也不能動他女兒一根手指頭。

他今天非要和皇上理論一下討個說法,一定要讓十阿哥向女兒道歉。

至於十阿哥被女兒毆打一事,那是十阿哥活該!

父女倆進入營帳之後,很有禮數的向康熙行禮問安。

雖說烏爾錦噶喇普郡王心存怒氣,但對康熙這個皇帝還是尊敬的,該有的禮數不能少。

他們父女倆行禮的時候,在場人都在打量著他們,確切來說是打量著昭華。

在聽說昭華揍了胤禟和胤??,將兩人打的毫無還手之力,哭著過來告狀的時候,他們就對昭華產生了好奇,很想見識一下這個讓胤禟和胤??吃虧的蒙古格格,想看看她究竟是何方神聖。

當看到昭華的那一刻,他們心裏都驚呆了。

他們怎麽也沒想到,將胤禟和胤??揍的淒慘無比的托婭格格,竟然長得這麽漂亮可愛。

那水汪汪的大眼睛靈動又嬌俏,她的胳膊腿都很纖細,比胤??矮了快有一個頭了,看起來嬌嬌軟軟的,怎麽看也不像是那種暴力的女孩子。

溫貴妃在看到昭華的那一刹那,她的眼睛亮的驚人,眼中充滿了亮光。

當初她生下胤??之後,就很想再生個嬌嬌軟軟的女兒。

後來她果然生下了女兒,可是女兒身體骨弱,縱然對著女兒百般嗬護,依舊沒能留住她,未滿一歲就早早夭折了。

女兒的死可以說是她的畢生之痛,如今看到了這個嬌嬌軟軟的小姑娘,她就想起了那個早逝的女兒。

老天爺將這個嬌嬌軟軟的兒媳婦送到她麵前,應該是對她的補償吧?

溫貴妃用溫柔的眼神看著昭華,她眼中滿是喜愛之色,覺得胤??不愧是她的兒子,眼光和她一樣好。

康熙在看到昭華的時候,他的心徹底放了下來。

雖然他早就從李德全口中得知,托婭格格的容貌品性都不錯,但在沒有見到人的情況下,他心裏是有些懷疑的。

如今看到托婭格格的容貌和氣質,他心裏徹底放心了。

托婭格格出身高貴,容貌品性樣樣不差,胤??娶了她也不委屈。

胤??是除了胤礽之外出身最高的皇子,鈕祜祿家的勢力和赫舍裏家不相上下,如果胤??將來娶了個出身高的滿軍旗嫡福晉,很可能會對胤礽產生威脅,所以他打算給胤??指個出身高貴的蒙古嫡福晉。

這些年來他對蒙古既看重又忌憚,後宮沒有一位蒙古出身的高位嬪妃,更不允許蒙古再出一位皇後,朝臣和皇子對此一清二楚。

胤??一旦娶了蒙古嫡福晉,就意味著他和皇位無緣,以後會少很多麻煩事,也不用捲入皇位的鬥爭中。

胤??不喜歡讀書,在眾皇子中並不出眾,也是個沒有野心的孩子,對他來說娶蒙古嫡福晉,是一個極好的選擇。

之前她就已經暗示過溫貴妃,溫貴妃對此樂見其成。

本來他以為要再等幾年,才會給胤??挑選嫡福晉,沒想到胤??自己找了個小媳婦兒。

康熙看著昭華隻覺得越看越滿意,在烏爾錦噶喇普郡王和昭華行禮過後,當即起身將他們扶了起來。

這讓打算找康熙討要說法的郡王有些受寵若驚,說話的語氣都柔和了幾分。

“皇上,十阿哥當眾對托婭無禮,現在草原上都快傳遍了,十阿哥的行為是不是有些不妥?”

“不知皇上打算如何處理?”

康熙滿臉歉疚的回答:“郡王啊,這次確實是胤??做的不妥,朕已經訓斥過他,朕會讓他向格格賠禮道歉。

“至於格格的名聲受損一事,朕也會盡量想辦法彌補。”

烏爾錦噶喇普郡王想到草原上很多人都知道,十阿哥親了女兒一口的事兒,心裏就氣得不行,看向十阿哥的眼神很不善。

雖說十阿哥被揍的很慘,但依舊難解他心中的怒氣。

烏爾錦噶喇普郡王看著康熙:“不知皇上想如何彌補?”

康熙看了胤??一眼:“胤??的行為對托婭格格的名聲有影響,朕的意思是讓胤??為托婭格格負責。”

“就讓胤??用一輩子去彌補他的過錯吧!”

烏爾錦噶喇普郡王聽後瞪大了眼睛,差點驚掉了下巴,不可置信的說:“什麽?”在弘暉病危的時候,十四弟隻是帶著禮物看了弘暉一眼,便再也沒有出現過。這些日子以來,十三弟每天都往他府裏跑,陪在他身邊安慰著他。就算他將一切都寄托於神佛,他也陪著他來到了寺廟裏,和他一起求性音大師救弘暉。四爺和胤祥都激動的看著性音,性音知道弘暉拖不了多久,便直接說道:“那個貴人便是兆佳府的七格格。”四爺和胤祥聽後有些震驚,顯然沒想到弘暉的貴人會是她。他們以為弘暉的貴人是哪位隱世的神醫,都已經做好去尋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