花田醉 作品

十三福晉71

    

自己的女婿克興額,她心裏就很不是滋味。克興額一開始對綺玉很好,可是婚後才一個月,就將三個通房提為了姨娘。那三個姨娘都不是省油的燈,用盡了手段勾引男人,奪走了綺玉很多寵愛,沒少給綺玉添堵。吳雅姨娘給兆佳綺玉寫信的時候,還順嘴提了一句。兆佳綺玉得知胤祥後院沒有女人的時候,頓時瞪大了眼睛。前世康熙給胤祥賜了兩個格格,這一世怎麽變了?這幾個月來,她一直在調養身體,應對婆婆和小姑子的刁難,打壓後院的姨娘們,...胤祥回到府裏之後,就將今日朝堂上發生的事情告訴了昭華,並且表示他們已經做好了準備,絕對不會有事,讓她不必擔憂。

胤祥坐著馬車回來的路上,聽到了有人議論四爺被彈劾一事。

他覺得這件事情恐怕已經傳到昭華耳中了,昭華聽到後肯定很擔心他,所以就將他們已經做好準備的事情告訴了她,想讓她心裏能安心一些。

昭華很清楚四爺的手段,所以心裏並不擔心胤祥的安危,反而為八爺默哀。

八爺用陰謀詭計陷害四爺,四爺可不是那種忍氣吞聲之人,定然會做出反擊,這次八爺怕是要栽了。

想到四爺出手之後,成功的讓胤祥避開了劫難,昭華整個人都輕鬆了很多。

她的任務之一便是讓胤祥避過被關入養蜂夾道的劫難。

她擁有原主的記憶,知道胤祥是被陷害的,可不能由她的口說出來,免得被人察覺異常。

她穿來之後就思考著,該怎麽幫助胤祥避開劫難,誰知兆佳綺玉重生一事就暴露在了四爺的麵前。

四爺通過兆佳綺玉知道了很多前世的記憶,在得知胤祥將來會被關到養蜂夾道,就做了一係列的舉措,倒是不用她做什麽了。

昭華覺得無事一身輕,心情愉快的逗著兩個孩子。

胤祥看到昭華心情不錯,又將自己諷刺八爺,導致八爺被氣得麵容扭曲的事情,分享給了昭華。

昭華得知這個訊息後,愉快的笑了出來,誇讚胤祥能說會道、口齒伶俐,讓胤祥再接再厲。

聽著昭華的讚賞,胤祥咧開嘴露出了燦爛又陽光的笑容。

“昭華,我這都是跟著你學的,口齒遠不及你伶俐,和你比起來還差的遠。”

“如果是你的話,恐怕能將八哥氣得吐血,我還有的學,以後會繼續努力的。”

昭華瞥了胤祥一眼,什麽叫做跟著她學的?什麽叫做和她比差的遠,什麽叫做她可以將八爺氣得吐血?說的好像她的嘴挺毒似的。

昭華扭過頭不想看他,胤祥見此分外不解。

前一刻他們還在高興的說話,現在昭華怎麽突然不理他了?

胤祥知道自己恐怕又在不經意間說錯話了,究竟說錯了人什麽話,胤祥表示女人心海底針,他不知道也猜不到。

對於這種情況胤祥很有經驗,直接對著昭華吹彩虹屁,都快把昭華吹成仙女了,這纔得到了她的笑顏。

次日

胤祥早早就起來了,看著身邊安然入睡,並不曾醒來的昭華,很想親她一口。

說到做到,胤祥小心翼翼地靠近昭華的臉蛋,在她臉上親了一口,這才穿上朝服去上朝了。

經過一天的調查,事情的結果已經查出來了。

康熙看了供詞之後,臉色瞬間陰沉了下來。

八爺看到康熙坐在龍椅上,臉色很難看的樣子,便知道他已經查到了‘真相’。

在八爺心中很得意,以為四爺要栽了的時候,康熙叫了一聲‘老八’。

八爺露出了愕然之色,對於康熙突然叫他的事情,他心裏有種不祥的預感。

皇阿瑪查出了事情結果後,不是應該質問老四嗎?為什麽突然叫他?莫非是皇阿瑪查出了什麽?

不可能!他提前做了那麽多準備,把一切都安排好了,絕對不會出現紕漏。

八爺心裏有些不安,但還是淡定的出列了。

八爺恭恭敬敬的說:“皇阿瑪,您叫兒臣可是有什麽吩咐?”

康熙冷笑了一下,憤怒的把證據扔到了八爺麵前。

“看你做的好事!”

八爺看到康熙的舉動,他心裏猛然一震,心裏不祥的預感更深了。

莫非他做的事情出現了紕漏,讓皇阿瑪查到了什麽?

“皇阿瑪,不知兒臣做了何事,竟讓皇阿瑪如此憤怒?”

康熙用厭惡的眼神看了八爺一眼,並沒有回答八爺。

八爺看到康熙厭惡的眼神後,他的心砰砰直跳,心裏更加不安了。

他努力讓自己鎮定下來,小心翼翼地將地上的幾張紙撿了起來。

他仔細看著紙上的內容,當看到自己扣在老四身上的罪名,原封不動落到他自己身上,他心裏如遭雷擊。

不僅如此,他手底下好幾位信任的官員,出麵指控他多次陷害廢太子、慫恿大阿哥用魘術魘鎮廢太子、私下裏結交大臣、和江南的幾個大鹽商勾結、散播對廢太子不利的流言等事情,還拿出了確鑿的證據。

那些確鑿的證據,讓八爺無從抵賴。

八爺看著上麵詳細的罪證,以及那幾個熟悉的名字,他整個人猶如跌入地獄一般,腦海中隻有兩個字——完了。

在八爺看著紙上的內容時,康熙將八爺的罪行當眾公佈了。

眾官員聽到八爺的罪行之後,頓時一片嘩然,看向八爺的眼神都不一樣了。

那些支援八爺的人,得知康熙查出了確鑿的證據之後,覺得八爺這次怕是徹底栽了,心裏已經決定放棄八爺了。

九阿哥和十阿哥聽後一臉懵逼,上朝之前他們還誌得意滿,想要看老四的笑話。

沒曾想,老四一點事兒都沒有,反而是八哥有事了。

九阿哥和十阿哥連忙跪在地上為八爺辯解,可在確鑿的證據麵前,他們的辯解蒼白無力,連他們自己都不相信。

自從大半朝臣推薦八爺為太子之後,康熙心裏就生起了危機感,十分忌憚八爺的勢力,所以這兩年一直打壓八爺。

如今康熙查到了八爺這麽多罪行,好幾樁罪行都觸碰到了他的底線,這讓他心裏對八爺無比痛恨,自然不會輕易放過八爺。

康熙厭惡的看了八爺一眼:“八阿哥多次陷害廢太子、慫恿大阿哥用魘術魘鎮廢太子、私下裏結交大臣、勾結鹽商、買賣官爵、散播對廢太子不利的流言,身上的罪行罄竹難書,朕沒有這樣罪孽深重的兒子。”

“傳朕旨意,八阿哥不忠不孝、罪大惡極,革除身上的爵位和一切職務,將其圈禁於養蜂夾道!”

八爺聽後心如死灰,狼狽的跪坐在地上,彷彿身體被抽空了一樣,一點精氣神兒也沒有了,看起來有些頹廢。。一時之間,朝堂上熱鬧了起來。八爺一黨積極的發表意見,而四爺和胤祥兩人則沉默不語。不得不說,八爺還是有些本事的,他提出的建議獲得了康熙的讚賞。八爺得到康熙的讚賞後,他忍不住看了四爺一眼。在看到四爺低著頭不知道在想什麽,看起來比往日要沉默很多,八爺心裏更加得意了。八爺覺得四爺肯定是意識到自己被算計了,害怕自己躲不過這一切,所以沒心思商議政事。沒多久,李德全在康熙耳邊輕聲說了幾句話,然後幾位朝臣被帶下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