花田醉 作品

十三福晉63

    

,可說出來的話卻有著冷醋無情:“不信!”九阿哥蠕動了一下嘴,正準備說什麽,胤??就開口了。“之前八哥的野心暴露之後,你就向我保證,以後會離八哥遠遠的,可你是怎麽做的?你給了八哥一萬兩銀子,還沒有讓他寫欠條,那關係不可謂不親近。”九阿哥聽後麵紅耳赤,他好像、確實說過要遠離八哥,今日卻借了八哥一萬兩銀子……九阿哥麵色不自然的笑了一下:“我以後肯定會離八哥遠遠的,也不會給他一文錢。”胤??小聲嘟囔了一下...繼兆佳綺玉和馬佳氏雙雙中毒而亡後,伊爾根覺羅夫人和舒穆祿氏也死在了同一天,又一次在京城引起了很大的轟動。

伊爾根覺羅老爺查出兆佳綺玉臨死之前,給伊爾根覺羅夫人和舒穆祿氏下了毒,導致她們兩人也中毒而死之後,心裏對兆佳綺玉恨的牙癢癢。

這些年來夫人將府邸打理的井井有條,對他更是關懷體貼,所以他對夫人還是很滿意的,就算心裏不喜歡夫人,但他們之間也有著幾十年的情分。

現在看到夫人被兆佳綺玉毒死了,讓他心裏如何不傷心。

伊爾根覺羅老爺看著夫人的屍體,他的腸子都快悔青了。

早知道兆佳綺玉折騰出那麽多事兒,還把夫人給害死了,當初他說什麽也不會讓克興額娶她。

自從兆佳綺玉進門之後,他們伊爾根覺羅家就沒有幾天安生的日子,把兩個兒子弄得反目成仇還不算,臨死之前還拉了兩個墊背的。

想到十三福晉和妯娌們相處的極為融洽,宮裏的各位主子對她的印象都不錯,伊爾根覺羅老爺心裏就感慨萬千。

明明兆佳綺玉和十三福晉都是馬爾漢的女兒,她們之間的差別怎麽這麽大?

真不知道馬爾漢究竟是怎麽養出,兆佳綺玉這種陰險歹毒的女兒。

對了,馬爾漢!

馬爾漢的女兒把府裏折騰的天翻地覆,還毒死了他的夫人,他可不能輕易就算了。

於是,伊爾根覺羅老爺直接去兆佳府找馬爾漢算賬。

馬爾漢得知兆佳綺玉的所作所為後,他震驚的目瞪口呆,不敢相信這個事實。

他知道兆佳綺玉嫁人之後,就經常和妯娌鬥法,對婆婆給她立規矩一事極為不滿,也很嫉妒克興額的貴妾,可萬萬沒有想到,她竟然會給她們三人下毒,直接將她們送到了地獄。

毒死小妾和妯娌也就算了,她竟然把自己婆婆也毒死了。

媳婦毒死自己婆婆乃是大不孝之事,兆佳綺玉是想遺臭萬年嗎?

馬爾漢看著伊爾根覺羅老爺悲憤的眼神,隻能低聲下氣的向他賠不是,想讓他消消氣。

可兆佳綺玉中毒之後,毒死了馬佳氏和伊爾根覺羅夫人,導致伊爾根覺羅老爺父子三人,都死了媳婦成了鰥夫,伊爾根覺羅老爺怎麽可能輕易消氣?

自從馬爾漢成為尚書之人,已經好些年沒有低聲下氣的向別人賠不是了,今天他賠笑了那麽久,許諾了不少好處,依舊沒能讓伊爾根覺羅老爺消氣,這讓馬爾漢心裏很煩躁。

兆佳綺玉根本就不是他的親生女兒,他給姦夫白養了十幾年女兒就已經夠憋屈了,現在還要給這個野種收拾爛攤子,低聲下氣的向別人賠不是,這讓馬爾漢憋屈的差點吐血。

看著伊爾根覺羅老爺又黑又臭的一張臉,馬爾漢也顧不上自己的麵子了,直接把吳雅姨娘和管事私通並且生下野種的訊息,告訴了伊爾根覺羅老爺。

“兆佳綺玉是吳雅氏那個賤人,和府裏一個管事私通生下來的野種,根本就不是我的女兒。”

伊爾根覺羅老爺聽後一臉懵逼,不可置信的說道:“不可能!兆佳氏怎麽可能是奸生子?”

“如果兆佳氏不是你的女兒,你怎麽可能好心的替姦夫養孩子?”

馬爾漢聽後心裏異常暴躁,也不顧上自己的形象了,對著伊爾根覺羅老爺就是一通怒吼:“你當老子願意啊?”

馬爾漢的情緒異常激動,嘴裏的唾沫星子都噴出來了,把伊爾根覺羅老爺噴的懷疑人生。

偏偏馬爾漢自己沒有感覺,依舊激動的噴著唾沫星子:“老子又不是冤大頭,要不是被蒙在鼓裏,打死我我也不會替姦夫養孩子。”

馬爾漢將隱藏許久的秘密說出口的時候,他心裏就有些後悔了。

要是他被戴了綠帽子,還替姦夫養孩子的事情傳了出去,他以後恐怕沒臉出來見人了。

可現在後悔也晚了,索性將前因後果都告訴了伊爾根覺羅老爺。

“……吳雅氏並不是突發急症身亡,而是和府裏的管事私通被抓,最終以死謝罪了……”

“之後我查出吳雅氏成為我的妾室之前,曾和那個姦夫曖昧不清,又發現兆佳綺玉和我的容貌沒有半分相似之處,所以我心裏懷疑她的身世,便和她進行了滴血驗親……”

“我們前後驗證了七八次,我們的血都沒有相融,事實證明兆佳綺玉不是我的女兒,而是吳雅氏和姦夫私通生下來的野種。”

“我查到之後沒多久,就和兆佳綺玉斷絕了父女關係,這個你應該也知道。”

“如果你不信的話盡管去查!”

伊爾根覺羅老爺呆愣愣的看著馬爾漢…的頭頂,似乎看到了一頂綠的發光的帽子。

他很瞭解馬爾漢的性格,他這個人最是好麵子,絕對不可能編造出這樣的謊言。

也就是說,馬爾漢真的被吳雅氏戴了綠帽子,兆佳綺玉不是他的親生女兒。

馬爾漢不僅替姦夫養了十幾年的孩子,現在還要替野種收拾爛攤子,低聲下氣的賠不是,想想就覺得憋屈。

伊爾根覺羅老爺代入了馬爾漢的角度,深切的體會到了馬爾漢的憋屈,用同情的眼神看著馬爾漢。

接下來馬爾漢的話,讓伊爾根覺羅老爺沒心情同情他了。

馬爾漢憤怒的說道:“你要是想算賬的話,就去找那對狗男女,老子我不奉陪了!”

伊爾根覺羅老爺聽後沒心思同情馬爾漢了,兆佳綺玉毒死了他的夫人,馬爾漢要是不管的話,那他該找誰算賬啊?

“兆佳兄,兆佳綺玉雖然不是你的親生女兒,但怎麽說也是你的養女,是你把兆佳綺玉嫁到我們家的,你可不能不管啊!”

馬爾漢沒好氣的說:“我早就和兆佳綺玉斷絕父女關係了,我和她現在一點關係都沒有。你要找就找那對狗男女算賬!”

伊爾根覺羅老爺聽後氣炸了:“那對狗男女都死了,我去哪找他們算賬!”

馬爾漢被氣昏了頭,下意識說道:“那就下去找他們算賬!”

您提供大神花田醉的綜清穿:錦繡風華Q������t����߀�õ��ˎׂ��نT�Ŀ��á��F�ڱ��˸��x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Ƶ����ֱ࣬�Ӿͱ������ˣ��ò����נI������ĵĺ���•Ҳ׃���ˣ�߀���N���˂��ƵĘ˺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֪�@Щ����֮�ᣬ�ֺݺݵ،��˰���Ӗ����һ�D�����F��һ�����˰���ص�ʧ���ı��飬�ٴ��P�˰�������ˡ�ԭ���˰��������һ�zϣ�������@һ�̏ص�ĥ���ˡ�����@���£��˰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