花田醉 作品

十三福晉57

    

的眼神,心裏不禁歎了口氣。皇上都說到這個份上了,他要是再拒絕的話,就有些說不過去了。可就這麽將自己的女兒搭進去,他心裏隻覺得堵得慌。他扭頭看了昭華一眼,那眼神中滿是愧疚和自責。女兒啊,都是阿布不好,不僅沒有討來說法,還把你給搭進去了。早知道會是結果,打死我我也不會過來找皇上討要說法。此時的烏爾錦噶喇普郡王,心裏都快後悔死了。康熙看著烏爾錦噶喇普郡王後悔的樣子,和托婭格格呆愣的表情,再看看溫貴妃滿臉...這封信的信封上並沒有署名,兆佳綺玉並不覺得奇怪,而是秉承著激動的心情,開啟了這封信。

等她看到信上的內容後,她不禁有些沉默。

四爺信上說,他第一次收到信的時候,德妃染病的事已經傳到了京城,隻是還未傳揚開來而已。但凡訊息靈通的人,都能知道德妃染病一事,並不能證明兆佳綺玉能預知未來。

至於十八阿哥之死、康熙會廢太子,以及兩位公主離世一事,四爺覺得十八阿哥和兩位公主的身體很健康,皇上很看重並且疼愛太子,他不相信他們會落得那樣的下場。

而且兆佳綺玉說的極為含糊,沒有說出確切的時間、緣由,四爺認為這些都是她胡謅的,根本就沒有依據。

他覺得預知未來這種能力太過離譜,正常人根本就不可能有這種奇幻的能力,他嚴重的懷疑兆佳綺玉在耍他。

信的最後表示,讓兆佳綺玉好好過日子,不要拿這種事情開玩笑。

他還表明自己之所以會寫這一封信,是因為胤祥關心則亂,擔心兩個妹妹的安危,催促著回信詢問兩位公主的事情,他本人並不相信這些沒有依據的話。

四爺的信寫的很‘真實’,兆佳綺玉代入四爺的角度看待問題,覺得四爺會有這種懷疑不無道理。

預知未來這種超出常人的能力,確實很難讓人接受,特別是她說的幾件事,現在還沒發生,目前也沒有得到驗證,很難讓人相信她的話。

兆佳綺玉捏著信,陷入了沉思。

前世她忙著應對刻薄惡毒的婆婆、陰險歹毒的妯娌、狐媚勾人的小妾,整日裏忙著宅鬥,除此之外便是關注昭華的訊息,或者打聽京城的流言,以此來打發無趣的生活。

外界很多重大的訊息,她都是通過流言知道的。

她讓人打聽京城的流言,完全是為瞭解悶,根本就沒有注意那麽多,也不會刻意記下事情發生的時間,所以並不清楚十八阿哥夭折、廢太子以及兩位公主離世的具體時間。

兆佳綺玉努力回想著前世的記憶,喃喃自語道:“前世隻聽說皇上巡幸塞外的途中十八阿哥夭折了,其他阿哥都很傷心,隻有太子麵無表情,皇上看到後痛斥太子沒有手足之情,斥責太子行事荒唐暴戾,以好幾種罪名廢掉了太子……”

“溫恪公主是生雙胞胎女兒時難產死的,敦恪公主則是病逝的……”

“這些都是我通過流言知道的,根本就不知道具體的時間。”

“當時隻是想聽流言解悶,哪裏會注意具體的時間?更想不到有朝一日會擁有前世的記憶。”

兆佳綺玉歎了口氣,她隻是想利用前世的記憶,獲得四爺的看重和信任,從而改變現在的處境。

她本以為自己擁有前世的記憶,翻身對她來說很容易,萬萬沒想到會這麽艱難。

四爺根本就不相信她能預知未來,她該怎麽讓四爺相信呢?

難道要等到明年十八阿哥夭折,皇上把太子廢掉之後?

不行!她根本就等不了那麽久。

馬佳氏那個賤人都已經提前解禁了,馬佳氏那麽恨她,手段也極為陰毒,暗地裏肯定會讓人欺負折磨她,指不定哪裏就悄無聲息的弄死她了。

她深吸了一口氣,思慮片刻給四爺寫了封信,說自己隻能夢見未來發生的重大事情,腦海中隻會出現一些片段,並不清楚具體的時間。

她能夢到未來發生的重大事情,已經是天大的機緣了,如果知道事情發生的具體時間,那就太過逆天了。

她表示自己說的一切都是真的,明年便能驗證真假,隻是她的處境很不妙,不知道能不能堅持到明年。

如果四爺能提供幫助,讓她衣食無憂安穩度日,並且幫助她報仇,她日後任由四爺差遣。

四爺看了兆佳綺玉的信之後,不禁嗤笑了一下,兆佳綺玉自身都難保了,竟然還想和他談條件。

等到她身體日漸衰弱,甚至咳血的時候,自己隻需要說可以救她,她為了保住小命,還不是要將一切都說出來?

還是再等等吧!

於是,四爺又不回複兆佳綺玉的信了。

胤祥看到信上寫著,溫恪是在生雙胞胎女兒時難產而死的,他整顆心都提了起來。

很多女人懷著單胎還會難產而死,更別提懷著雙胎了。

他又加快了培養醫女的程序,暗中尋找有經驗的產婆,還讓府醫將女人懷孕的注意事項整理了一下,打算一並送到溫恪的公主府。

至於未來會染病離世的敦恪,胤祥則是讓太醫給她調養身體,爭取把她的身體養的更好一些。

昭華看到胤祥的舉動後,瞬間就明白了什麽,提議讓敦恪瞭解一下蒙古人生活,讓她有個心理準備。

胤祥和昭華夫妻倆將蒙古的資料整理了一下,又找了太後身邊的嬤嬤,讓她給敦恪講了蒙古的情況。

不僅如此,他們還根據對蒙古的瞭解,在莊子上弄了蒙古包、蒙古的吃食,讓敦恪體驗了蒙古人的生活……

就在胤祥夫妻帶著敦恪體驗蒙古生活的時候,兆佳綺玉似是感染了風寒,身體一天比一天虛弱,走幾步路都氣喘籲籲的,時不時還會咳嗽幾聲。

她的身體一向都很好,就算被苛待的這一年裏,身體也很少感染風寒。

就算感染了風寒,也沒有出現過身體日漸虛弱的情況。

現在是怎麽回事?她的身體怎麽會一天比一天虛弱?

兆佳綺玉覺得太奇怪了,她的右眼皮一直跳,跳得她心裏發慌。

她,她不會是被人算計了吧?

兆佳綺玉懷疑自己的病有問題,便讓大夫仔細給她把脈,並且檢查她的飲食,還有用過的東西,看看有沒有問題。

結果大夫並沒有發現問題,隻說她是感染了風寒,所以身體才會虛弱。

兆佳綺玉直覺自己的病有問題,便讓丹萍排查身邊的人。

四爺得知兆佳綺玉的舉動後,便引導著丹萍揪出了馬佳氏的眼線,讓她知道自己中了慢性毒藥的事情。

您提供大神花田醉的綜清穿:錦繡風華2�1 �����˵ı��C֮�ᣬ�����ķŻ��˶����Y�� �f�ɹ��˺ܺ�ˬ��߀�؄e�v�x�⣬������Ȼ�ѽ����C�ˣ���ԓ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A����ط�2�1���ĵĘ��ӣ����Y��Щ�o�Z��ط�2�1���ĵ�̫���ˡ��e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^�ϱ��C�ĺܺã�ָ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Y�͸��V�������ˡ�������ط�2�1�ʂ�ȥ�T�R��Ҳ�����f���d��Ԓ����ǣ�ط�2�1�����A߀�Ўׂ���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