花田醉 作品

十三福晉50

    

件事情往外傳。結果呢?從十弟離開到現在,才僅僅大半天的時間,他和郭絡羅依柔的事兒就傳遍整個京城了。這就是十弟口中保證的‘不往外傳’?他一直都知道十弟不太靠譜,沒想到他這麽不靠譜,而且嘴巴也沒個把門兒的。一想到自己相信了十弟的保證,他心裏就有些懊惱。他怎麽就輕易相信十弟了?現在好了全京城的人都知道了。八阿哥準備澄清流言的時候,保泰和雅爾江阿來到了八貝勒府。他們跟著八阿哥去了書房之後,就神秘兮兮的詢問...馬爾漢的信上說兆佳綺玉品行敗壞、不敬嫡母、不孝順生母、不好好侍奉公婆和丈夫,這讓他麵上無光,心裏也很慚愧,也對兆佳綺玉失望透頂,表示以後再也沒有這個女兒。

日後要是兆佳綺玉再犯錯,該教訓就教訓,不用顧慮那麽多。

伊爾根覺羅老爺看著馬爾漢的信,從他的信中感覺到了對兆佳綺玉的失望,以及和兆佳綺玉斷絕關係的決心。

馬爾漢最終還表示,雖然他對兆佳綺玉失望了,但兩家的情義並沒有改變,不會影響兩家的關係,還邀請伊爾根覺羅老爺去酒樓喝酒。

兩人喝酒的時候,馬爾漢將自己的決心告訴了伊爾根覺羅老爺,讓他知道自己說的不是氣話,以後不管兆佳綺玉過得如何,他都不會過問。

伊爾根覺羅老爺問他為什麽不認兆佳綺玉這個女兒,馬爾漢就苦笑了一下,露出了一言難盡的表情,然後裝作借酒消愁,沒有回答他的問題。

伊爾根覺羅老爺見此也沒有再追問,他想起兆佳綺玉嫁給他兒子之後,折騰出不少事兒,將府裏弄得烏煙瘴氣,還有那尖酸刻薄、狠辣陰毒的樣子,心裏便明白了什麽。

肯定是他的好兒媳,暗地裏又做了什麽,導致馬爾漢對她失望了,所以才說出不認這個女兒的話。

他們兩家結親的目的,就是加深兩家的關係,讓兒子多個勢力強大的妻族幫襯。

隻要兩家的關係不受影響,馬爾漢認不認女兒也沒關係。

伊爾根覺羅老爺看著馬爾漢慚愧的樣子,連忙安慰了他幾句,馬爾漢聽後似是很感動,兩人互相恭維了起來。

之後,馬爾漢給了克興額很多便利,克興額的上峰和馬爾漢關係不錯,馬爾漢便讓拜托他多關照克興額,有了上峰的提點和關照,克興額在官場上更順了一些。

伊爾根覺羅老爺知道此事後,露出了愉快的笑容。

伊爾根覺羅夫人和克興額,知道馬爾漢不認兆佳綺玉這個女兒後,越發不把她放在眼裏,任由貴妾舒穆祿氏苛待她。

原本兆佳綺玉被禁足之後,日子就過得很不如意,如今被馬爾漢放棄後,日子過得更差了。

之前礙於有馬爾漢給她撐腰,貴妾舒穆祿氏不敢做的太過分。

現在從姑姑那裏知道,兆佳綺玉被兆佳府放棄了,她心裏便沒有了顧慮,變本加厲的苛待她,將她的份例剋扣了大半。

兆佳綺玉的飲食被剋扣的最狠,從之前的四菜一湯,變成了兩個饅頭、一菜一湯。

她吃的菜是清水白菜,湯則是蘿卜湯,一點葷腥都不見。

兆佳綺玉根本心裏很不滿意,可她不是馬爾漢的女兒,是吳雅氏和管事私通生下來的孩子,她根本就沒有底氣反抗,隻能咬牙忍下來了。

不過,她不是那種輕易認輸的人,凡是苛待她的人,她都會讓他們付出代價。

轉眼間,來到了弘暾滿月那天。

昭華終於坐足了月子,可以離開房間了,她呼吸著外麵新鮮的空氣,隻覺得心情格外美妙。

胤祥知道女人生孩子很耗費元氣,不好好調養身體的話,很可能會導致身體虧空,便讓廚房每天都做有營養的膳食。

不僅如此,他還讓府醫寫了幾個補身的藥膳方子,每日都盯著昭華吃藥膳。

昭華坐月子的時候,每天都吃好喝好,所以身體被調養的很好。

她抱著弘暾參加滿月宴的時候,妯娌們看到她容光煥發、精神十足的樣子,便知道她將身體養的很好。

昭華和妯娌們相處的不錯,所以幾人都聚在一起說話聊天,時不時誇讚弘暾幾句。

八福晉看到弘暾的時候十分眼熱,她成婚到現在都沒有生下一兒半女,每當看到別人家的孩子,她都覺得很眼熱。

看到弘暾白胖可愛的樣子,恨不得也生個像他這麽可愛的孩子。

昭華聽著妯娌誇讚弘暾,她笑得合不攏嘴,也誇讚起了妯娌們的兒女,互相吹捧對方的孩子。

至於沒有孩子的妯娌,昭華便說緣分到了孩子自然而然就來了,讓她們不要著急。

胤祥那邊正和四爺說著弘暾的趣事,還將弘暾的乳名告訴了四爺,四爺得知弘暾的乳名後,一向麵無表情的臉上,露出了驚愕的神情。

嘟嘟?

難道是因為弘暾長得胖嘟嘟的,所以胤祥夫妻就給他取了嘟嘟這個乳名?

四爺想到弘暾臉蛋和身材都胖嘟嘟的,覺得嘟嘟這個乳名還挺貼切的。

胤祥張口閉口都是嘟嘟,還說自己私下裏給嘟嘟換尿布,現在正學習給嘟嘟穿小衣服。

四爺得知後十分震驚,多年來胤祥衣來伸手飯來張口,什麽時候伺候過人?

他竟然會給孩子換尿布,實在是太不可思議了。

胤祥想到自家四哥因為忙於政事,和弘暉相處的時間不是很多,還經常在弘暉麵前板著一張臉,便勸說他多陪陪弘暉,在弘暉麵前多笑一笑,也好加深父子之間的感情。

四爺聽後點了點頭,表示會多陪陪弘暉。

之後,四爺發現弘暾看到胤祥的時候,對著他露出天真的笑容,看起來很親近胤祥這個阿瑪,心裏若有所思。

滿月宴結束後,四爺和四福晉回到了府裏。

四爺想到胤祥說的話,便去了弘暉的院子裏。

在看到弘暉的一刹那,對著弘暉露出了一個溫柔又慈祥的笑容。

弘暉看著四爺溫柔的笑容,心裏隻覺得無比震驚,整個人都恍惚了起來。

阿瑪一向麵無表情,就連他表現的很好,阿瑪也隻是露出個微不可見的笑容,何時這樣溫柔的笑過?

弘暉提著一顆心、緊繃著身體,聽著四爺關心的話語,一直到四爺離開了他的院子,他才徹底放鬆了。

胤祥根本就不知道弘暉的緊張,他正在吩咐廚房做些昭華喜歡吃的飯菜。

昭華已經出月子了,他今天要好好表現,爭取今晚能吃上肉。

胤祥一直都表現的很好,還學會給兒子換尿布,昭華心裏對胤祥很滿意,所以並沒有拒絕他。

於是,胤祥晚上成功的吃上了肉。

您提供大神花田醉的綜清穿:錦繡風華異的眼神看著兆佳綺玉:“你不是一向刻薄嗎?什麽時候變得這麽好了?”兆佳綺玉聽後又氣又怒,兆佳昭華這個賤人,竟然說她一向刻薄。不過,她也意識到了問題。前世她每次看到兆佳昭華,都對她沒有好臉色,也就在阿瑪麵前裝一裝,今天她可能表現的太和善了,所以才讓昭華覺得反差太大,心裏有些詫異。於是,她按照平常那樣,對著昭華怒目而視,不再裝溫柔了。“你說誰刻薄?”昭華瞥了兆佳綺玉一眼:“誰應就是誰嘍!”兆佳綺玉氣得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