花田醉 作品

十三福晉49

    

���Ȼ��ˣ�������Ҫ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Ԓ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е�Ԓ������ɞ���һ�����І᣿��ط�2�1 �������˳�˼���ЋI�f�ě]�e��������ǂ���Ů�˂��ĵ����У�����Ԓ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أ�Ҫ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Ԓ������{�ˎׂ�С檣��ǵ��ЋI���ģ��M���ͳ�����һ�������ˣ����A����ط�2�1�ı����ᣬ�����f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Լ��{�����ɩ���ľ����ˣ���Ȼ�...昭華也覺得馬爾漢倒黴,竟然相信了滴血驗親這種方法,以至於把親生女兒當成了野種。

昭華可是查到了,吳雅氏成為馬爾漢的小妾之後,好不容易爬床成了主子,根本就不敢和舊情人來往,免得被馬爾漢發現,從而失去了好不容易得來的地位。

吳雅氏懷孕的那段時間,正是她最得寵的時候,根本就沒有機會和別的男人私通,所以兆佳綺玉是馬爾漢的親生女兒。

隻能說,兆佳綺玉實在是太倒黴了,血型和馬爾漢不同,才導致了這種結果。

昭華心裏很高興,麵上卻假惺惺的歎了口氣:“我隻是想揭穿吳雅姨娘私通一事,沒想到吳雅姨娘會這麽大膽,也從未想過阿瑪會滴血驗親,還,還發現兆佳綺玉不是她的女兒。”

昭華似是處於回憶當中,一時有些恍惚:“吳雅姨娘和她的母親容貌都不差,兆佳綺玉挑著她們的優點長,和阿瑪的五官沒有相似之處,所以她的容貌很出眾。”

“這些年來,她沒少利用容貌攻擊我。我有時候還在想,同樣是阿瑪的女兒,我們的容貌怎麽會沒有相似之處。原來她竟然不是阿瑪的女兒!”

胤祥得知兆佳綺玉仗著自己容貌出眾,就攻擊昭華的容貌,心裏更加厭惡兆佳綺玉了。

雖然昭華的容貌不是很出眾,但她看起來很溫柔又和氣,越看越好看是那種很耐看的型別。

她和昭華在一起,發現她多纔多藝、學識淵博,不管他們聊什麽,她都有著獨到的見解。

她就像美酒一般需要細細的品味,越品味越香醇。

夫妻倆聊了一會兒之後,奶孃把弘暾抱到了正屋。

胤祥看著奶孃可愛的弘暾,露出了溫柔的笑容。

昭華看到胤祥對著兒子,又是摸又是親的,忍不住笑了出來。

胤祥和她一樣,每次看到兒子肉嘟嘟的臉蛋,還有小手上的肉窩窩,都會忍不住上嘴、上手。

昭華看著弘暾肉嘟嘟的臉蛋和身材,還給他取了個‘嘟嘟’的乳名。

胤祥一開始覺得這個乳名叫不出口,可聽到昭華張口閉口都是嘟嘟,受到了昭華的影響,也下意識叫起了這個乳名。

等他叫了乳名之後,感覺嘟嘟的乳名很可愛,也很貼切。

胤祥捏了捏兒子的小手之後,對著昭華說道:“怪不得你那麽喜歡捏嘟嘟的小手,他的手又軟又嫩,捏起來很舒服……”

昭華聽後笑著說:“小孩子的麵板最嫩了,捏起來當然舒服了。”

胤祥看著屏風後麵的昭華,心裏覺得女人坐月子的規矩太多了,隻能和他隔著屏風見麵,他們就連一起逗孩子的機會都沒有。

他很想進去看望昭華,但又害怕事情傳出去之後對昭華不利,隻能忍住內心的想法。

他逗過兒子之後,讓奶孃把兒子抱到了昭華身邊。

昭華將兒子抱在懷裏,重複了胤祥剛才的動作,對著兒子又是親又是摸,還是捏了捏他的小手。

夫妻倆如出一轍的動作,讓圍觀的奶孃露出了姨母笑。

昭華正在逗著兒子的時候,兆佳綺玉躲在自己的房間裏悲痛的哭泣。

她怎麽也沒想到,額娘竟然會背叛阿瑪,還生下了她。

這些年來,阿瑪對額娘也是很寵愛的,額娘為什麽要這樣做?

她知不知道,在得知自己不是阿瑪的女兒,也是私通生下來的野種時,她內心有多麽崩潰?

一想到自己引以為傲的五官,和阿瑪沒有半分相似,所以才長得比昭華漂亮,她心裏就很難受,也第一次討厭起自己的容貌。

就在兆佳綺玉處於悲痛當中時,丹萍告訴她計劃失敗了,那個丫鬟下藥時被人當場抓住,最終被送到了慎刑司。

兆佳綺玉得知計劃失敗,胤祥沒有寵幸那個丫鬟,後院依舊隻有昭華一個女人,兆佳綺玉嫉妒的眼睛猩紅。

她的算計的落了空,沒有成功給昭華添堵,而她的額娘卻被捉姦在床,最終服毒自盡,緊接著她又被發現不是阿瑪的女兒。

為什麽會這樣?為什麽昭華遇事總能化險為夷,而她卻接連遭遇挫折?

兆佳綺玉聯想到這幾天發生的事情,突然靈光一閃,意識到了不對勁兒。

她才慫恿丫鬟爬床,第二天晚上額娘就被捉姦在床,之後服毒自盡,今日她經過滴血驗親,又被發現不是阿瑪的女兒。

這一切的一切未免太巧了吧?

肯定是她慫恿丫鬟爬床一事,被十三爺和昭華發現了,他們為了報複她,就設計了這一出!

那麽她額娘背叛阿瑪一事,究竟是出於本意,還是被設計的?

她真的不是阿瑪的女兒嗎?昭華和十三爺為了報複她,會不會在滴血驗親的時候動手腳?

兆佳綺玉眼中充滿了亮光,興許這一切都是他們故意設計的呢?

如果這一切真的是被設計的,那滴血驗親的結果肯定是假的!

兆佳綺玉心裏懷揣著希望,親自準備了碗和水,想要再次和馬爾漢滴血驗親。

她回到伊爾根覺羅府不足一個時辰,就又一次回到了兆佳府。

她讓丹萍拿著幾個碗和一壺清水,去了馬爾漢的書房裏,將自己的所作所為都告訴了馬爾漢,表示這一切都是昭華和胤祥算計的,要求重新和馬爾漢滴血驗親。

馬爾漢聽後氣笑了,吳雅氏和管事曾經有舊情,兩人還私通已久,這都是證據確鑿的事情,根本就不是被算計的。

他一直都知道綺玉看昭華不順眼,處處和昭華作對,沒想到她嫉妒昭華過得好,就慫恿丫鬟給十三爺下藥。

她慫恿丫鬟爬床就算了,還往昭華身上潑髒水,真是又蠢又毒。

馬爾漢嘲諷的笑了一下,在三個碗裏都滴了一滴血,兆佳綺玉見此激動的將血滴到了碗裏,期待著最終的結果。

然而,讓她難以接受的是,他們的血依舊不相融。

這個結果證明,昭華和胤祥並沒有動手腳。

馬爾漢嫌惡的看著兆佳綺玉:“你這個野種還有什麽話說?”

兆佳綺玉絕望的看著碗裏不相融的兩滴血,失魂落魄的離開了兆佳府。

她不知道的是,在她離開之後馬爾漢給伊爾根覺羅家寫了一封信。

您提供大神花田醉的綜清穿:錦繡風華溫貴妃心裏長長的鬆了口氣。她來的路上就瞭解了前因後果,心裏覺得皇上實在是太小心眼了。胤??不過是笑了幾聲而已,皇上憑什麽罰他笑一天一夜?“胤??,你隻是被九阿哥說的笑話逗笑了,比多笑了幾聲而已,根本就沒有犯錯,皇上他憑什麽罰你?”“前些日子你隻是說了幾句實話,根本就沒有犯錯。在沒有犯錯的情況下,皇上罰你一個月不能說話就算了,現在竟然因為你笑了幾聲,就罰你笑上一天一夜,皇上怎麽可以這樣?”胤??委屈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