花田醉 作品

十三福晉48

    

����裬�ڽ��^һ݆��̽��֮�ᣬ�o����ͨ��������һЩ���ɡ�������ijЩ���I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x��ط�2�1�Ą���һ�α�һ���쾚���@׌���A�@�U���ѡ�ط�2�1����һ�����аˉK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Ľ��ѽY�������ˣ������w����ʮ���@�˵ġ��������A�H���˴��ҹ�����A���ѽ��۰c�ˣ�����Ȼһ�c�������X�ۣ�����߀�d�²�������Ҫ��һ�Ρ�Ҫ�������A�...馬爾漢看著四個碗裏都沒有相融的兩滴血,不禁氣得發狂。

吳雅氏這個賤人,竟然給他戴了那麽多年的綠帽子,還讓他替姦夫養孩子,對這個野種寵愛有加。

一想到自己疼愛了十幾年的女兒,是吳雅氏和管事私通生下來的野種,他心裏就難以接受。

吳雅氏看到她寵愛兆佳綺玉的時候,心裏肯定很得意吧?興許還在心裏嘲笑他蠢。

馬爾漢兩眼猩紅,恨不得當場掐死兆佳綺玉。

他被憤怒和恨意衝昏了頭腦,還真的伸手掐住了兆佳綺玉的脖子。

此時的他隻有一個念頭,就是‘掐死她’、‘掐死這個野種’。

他衝昏了頭腦之後,覺得兆佳綺玉就是他畢生之恥,隻要掐死兆佳綺玉這個野種,他身上的恥辱便不複存在。

兆佳綺玉被馬爾漢掐住了脖子,感覺呼吸都不順暢了。

看著馬爾漢周身殺氣騰騰,眼中充滿了戾氣,兆佳綺玉知道他是真的想要掐死她。

她不想就這麽死了,便用盡力氣掙紮著,甚至努力向外麵前的人呼救。

可是馬爾漢處於極度憤怒和瘋狂當中,他的力氣比以往要大的多,兆佳綺玉根本就掙脫不了,甚至連話都快說不出來了。

外麵守著的下人,聽到了兆佳綺玉的呼救聲之後,他們一點進去解救她的意思都沒有。

老爺早就說過了,不管聽到什麽動靜,沒有他的允許誰也不能進入屋內,否則後果自負。

他們作為老爺的心腹,自然不會違抗老爺的命令。

兆佳綺玉被掐的快喘不過氣了,可一直人進來沒有解救她,這讓她心裏有些絕望。

難道她就這麽被掐死嗎?

不!她可是重活一世的人,是身負大機緣的人,怎麽能就這樣死了?

兆佳綺玉不甘心就這麽死了,便奮力的掙紮著。

在她被掐的直翻白眼的時候,她突然想到了什麽,對準馬爾漢的下半身踢了一腳。

馬爾漢痛撥出聲,下意識鬆開了兆佳綺玉的脖子。

兆佳綺玉脫力的癱軟在地上,貪婪的呼吸著空氣。

她呼吸了幾口新鮮空氣後,快速的從地上爬起來,直接跑出了房門。

兆佳綺玉的那一腳,不僅讓自己脫離了危險,也讓馬爾漢恢複了神誌。

馬爾漢意識到自己差點把兆佳綺玉掐死,頓時冒出了一身冷汗。

在得知兆佳綺玉不是他的女兒,而是吳雅氏私通所生的野種之後,他心裏氣得發狂,被仇恨衝昏了頭腦,所以纔想掐死她。

等他冷靜下來之後,才發現他雖然厭惡兆佳綺玉,但並不想弄死她。

畢竟,兆佳綺玉是他疼愛了十幾年的女兒,他對她還是有點感情的。

還好兆佳綺玉掙紮的時候踢了他一腳,讓他恢複了神誌。

要是他的衝動之下,真的把兆佳綺玉掐死了,他覺得這輩子都不會安心的。

看著兆佳綺玉狼狽逃離的背影,馬爾漢並沒有讓人去阻止。

看在他們做了十幾年父女的份上,他就饒兆佳綺玉一命,以後他們之間恩斷義絕,兆佳綺玉不再是他的女兒!

兆佳綺玉為了自己的小命,直接逃回了伊爾根覺羅府,連吳雅氏的葬禮都不參加了。

伊爾根覺羅家的人看到兆佳綺玉回去沒多久,就急匆匆的回來了,他們心裏著實有些詫異。

他們立刻讓人打聽了一下,結果卻聽說兆佳綺玉和馬爾漢發生了激烈的爭吵,一氣之下就回來了,連姨孃的葬禮都不參加了。

他們兆佳綺玉太過冷血,僅僅隻是和阿瑪發生爭吵而已,也不是什麽大事,最後竟然連生母的葬禮都不參加了。

吳雅姨娘生前對兆佳綺玉百般疼寵,在她被禁足之後,私下裏沒少接濟她。

如今吳雅姨娘突發急症死了,她竟然因為一點小事就……

兆佳綺玉知道伊爾根覺羅家的人看她的眼神不對,但她為了自己的小命著想,根本就不敢在兆佳府多待,免得被馬爾漢弄死。

兆佳綺玉跑回伊爾根覺羅府沒多久,胤祥就將馬爾漢滴血驗親,結果發現兆佳綺玉不是他女兒的訊息告訴了昭華。

胤祥激動又興奮的說:“昭華,你知道嗎?”

“嶽父和兆佳綺玉滴血驗親,結果發現兆佳綺玉不是他的女兒,是吳雅氏私通生下來的野種。”

昭華聽後震驚的看著胤祥:“兆佳綺玉不是阿瑪的女兒?這,這是真的嗎?”

其實,昭華早就知道這個訊息了,因為這一切都是她做的。

昭華未出嫁的時候,曾經跟著兆佳夫人學習管家,當時她在馬爾漢居住的前院安插了眼線。

吳雅姨娘私通的事情曝光後,就猜到馬爾漢會懷疑兆佳綺玉的身世,便讓眼線找機會在馬爾漢麵前,提起滴血驗親這種驗證血緣關係的方法。

她知道滴血驗親這種方法不可靠,所以就給兆佳綺玉挖了個坑。

如果兆佳綺玉的運氣好,她的血型正好和馬爾漢相符,那他們的血就會相融。

如果她的運氣差,血型和馬爾漢不同,那就隻能自求多福了。

昭華知道在水中加入清油的話,就算是血型相同的親生父女,他們的血也不會相融。

可在水裏加入清油的話,太容易被人發現了,所以昭華並沒有在水裏動手腳。

兆佳綺玉和馬爾漢的血能不能融合,單看兆佳綺玉的運氣如何了。

可惜的是,兆佳綺玉的運氣不好,和馬爾漢的血型不同,導致他們的血沒有融合,最終被馬爾漢認定為野種。

胤祥幸災樂禍地說:“當然是真的了!嶽父和兆佳綺玉滴血驗親驗了四次,他們的血四次都沒有相融……”

“聽說嶽父得知替別人養了孩子,氣得火冒三丈,差點掐死兆佳綺玉。”

昭華似是有些恍惚:“我隻是無意中查到吳雅姨娘和管事私通,卻沒想到兆佳綺玉是他們私通生下來的孩子。”

“怎麽會發生這種事情?真是太不可思議了!”

胤祥感慨道:“我聽說的時候也很震驚,可這就是事實。”

“唉,嶽父真是太倒黴了。”

您提供大神花田醉的綜清穿:錦繡風華霜的存在,依舊沒有影響她們之間的關係。胤??看到昭華笑眯眯的,一副很財迷的樣子,不禁失笑出聲。昭華聽到他的笑聲後,立刻收斂了笑容,變得一本正經了起來。她輕咳了一聲,然後隨意找了一個話題,轉移了胤??的注意力。胤??也不是一個傻子,自然知道昭華的用意,便順著她的話往下說。他們聊天的時候,還說起了九福晉。九福晉現在已經懷孕九個多月了,因為身子很笨重,所以並沒有參加弘暄滿月宴,而是讓九阿哥把準備的禮物送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