花田醉 作品

十三福晉46

    

八阿哥如何努力,也沒能拉攏幾個官員。八阿哥拉攏不了官員,也就意味著不能發展自己的勢力,這讓他心裏有種挫敗感。不過他根本不服輸,依舊在背地裏經營勢力,隻是變得更加小心謹慎了。八福晉是個合格的賢內助,為了幫助八阿哥拉攏人脈,經常出入各種宴會,趁著參加宴會的機會,向那些官員的妻子示好。八福晉付出了很多努力,也受了不少委屈,才幫著八阿哥拉攏了幾個官員,結果八阿哥卻因為郭絡羅依柔,和她的感情淡了一些。一想到...馬爾漢被吳雅姨娘扣了頂綠帽子,還被一些下人知道了,導致他顏麵盡失,心裏深恨吳雅姨娘。

他給吳雅姨娘灌的毒藥很折磨人,吳雅姨娘被灌了毒藥之後,感覺自己的五髒六腑被腐蝕了,她疼得忍不住在地上打滾,被折磨了整整一個時辰,才帶著不甘和悔恨離開了人世。

馬爾漢看著吳雅姨娘麵色黑紫,頭發淩亂衣衫不整,眼中滿是嫌棄和厭惡。

他直接宣佈吳雅姨娘病逝,讓兆佳夫人準備一個簡單的葬禮,讓吳雅姨娘隨意安葬了。

吳雅姨娘和管事私通,給馬爾漢戴了頂綠的發光的帽子,馬爾漢心裏恨死他們了。

馬爾漢恨不得把吳雅姨娘扔到亂葬崗喂狗,但為了掩蓋這件醜事,也為了自己的名聲,隻能讓人好好將她安葬。

不過,葬禮肯定是一切從簡的。

那個和吳雅姨娘私通的管事,被馬爾漢毒死之後,他的家人將他草草安葬,對著管事的死因閉口不言。

沒多久,他們一家就回到了老家。

馬爾漢看到吳雅姨娘私通一事,知情的人並不多,他很容易就封口了,並沒有傳出對他不利的流言,他心裏鬆了口氣。

其實,吳雅姨娘死的太突然了,兆佳府的人覺得她的死有問題,可他們最清楚好奇心害死貓的道理,所以不敢探究吳雅姨孃的死因。

外人對於馬爾漢死了一個小妾的事情,一點都不感興趣,也沒有探究的意思,馬爾漢才會那麽容易把醜事掩蓋了過去。

馬爾漢重重賞賜了那個發現吳雅姨娘私通後,沒有驚動別人,悄悄向他稟告的小廝,覺得小廝辦事很得力,是個難得機靈的人。

管事死後他的職位空了出去,正好將那個小廝提拔為管事。

小廝拿著馬爾漢賞賜的銀票,高高興興的坐上了管事的位置。

胤祥把事情辦好之後,就向昭華邀功了。

昭華得知吳雅姨孃的私通一事曝光後,馬爾漢毫不猶豫的給她灌了毒藥,直接將她毒死了,臨死之前還被折磨了一個時辰,昭華心裏就很高興。

吳雅姨娘死了,也算是為前世的兆佳夫人報仇了。

而且吳雅姨娘死後,再也沒有人幫助兆佳綺玉了,兆佳綺玉的日子應該會更加難過。

昭華高興之後,用感激的眼神看著胤祥:“胤祥,謝謝你為我做的事情!”

胤祥聽後撓了撓頭,嘿嘿笑了一下。

“夫妻之間不必言謝!”

昭華感慨道:“在聽說吳雅姨娘被阿瑪灌了毒藥的時候,我心裏很是暢快,可在知道阿瑪將吳雅姨娘草草安葬,心裏又有些複雜。”

馬爾漢寵幸了吳雅姨娘十幾年,還曾為了吳雅姨娘冷落兆佳夫人。

如今吳雅姨娘被捉姦在床後,馬爾漢直接就給她灌了毒藥,絲毫不顧念他們之間十幾年的感情,看來吳雅姨娘在馬爾漢心裏也不過如此。

昭華心裏有些諷刺,胤祥卻以為昭華在為吳雅姨孃的死而傷感,連忙安慰了她幾句。

“吳雅姨娘在和野男人私通的那一刻,就註定不會有好下場。這種心腸歹毒,還不檢點的女人,落得這個下場也是活該。”

“昭華,你還是太善良了。吳雅姨娘死有餘辜,你不必為她的死而傷感……”

昭華聽後有些驚訝,誰為吳雅姨孃的死而傷感了?她心裏痛快還來不及。

不過,既然胤祥認為她很善良,那就讓他這麽認為吧!

昭華點了點頭:“隻是驟然得知吳雅姨娘死了,心裏多少有些傷感。”

夫妻倆又說了幾句,胤祥便去忙政事了。

*

伊爾根覺羅府

吳雅姨娘死後,兆佳綺玉作為她唯一的女兒,馬爾漢自然不會不通知她。

吳雅姨娘死的時候天色太晚了,馬爾漢便讓人在次日一早去通知兆佳綺玉。

當兆佳綺玉得知吳雅姨娘死亡的訊息時,整個人都呆愣住了。

前世額娘是在雍正二年病逝的,現在才康熙四十五年,額娘還有十八年的壽命,怎麽就突然死了?

兆佳綺玉不敢相信這個事實,不可置信的看著丹萍。

“你,你再說一遍!”

丹萍將得到的訊息又重複了一遍:“格格,昨晚咱們姨娘染病離世了……”

“今早老爺派人來府上告知此事,這個訊息絕不會有假。”

“老爺和夫人知道此事後,已經同意您去參加姨孃的葬禮了。”

吳雅姨娘是兆佳綺玉這一生最重要的人,她的死讓兆佳綺玉深受打擊,她不停的搖著頭:“不可能,絕對不可能!”

“我根本就沒有聽說額娘染病,她怎麽突然就……”

丹萍得知這個訊息的時候,她心裏也不可置信。

可那個小廝說,吳雅姨娘是突發急症,將大夫請到府裏的時候,已經不治而亡了。

她將小廝的話告訴了兆佳綺玉,兆佳綺玉聽後喃喃自語:“額孃的身體一向很好,怎麽會突發急症?”

“前世明明沒有突發急症啊!現在怎麽會……?這裏絕對有問題!額孃的死一定有問題!”

丹萍聽到了‘前世’二字,心裏有些迷茫,什麽叫做前世沒有突發急症?難道格格知道前世的事情?

丹萍突然靈光一閃,她回想著兆佳綺玉剛剛說的話,心裏有了一個猜測,但她覺得太過離譜,所以不敢相信自己的猜測。

兆佳綺玉處於震驚和悲痛當中,並沒有發現丹萍的異常。

她立刻跑出正院,打算回孃家看看,看看她的額娘究竟有沒有離世。

然而,當她看到吳雅姨孃的院子設了靈堂,靈堂裏還放著棺槨時,她不得不相信自己的額娘已死的訊息。

兆佳綺玉跪在靈前嚎啕大哭,悲痛欲絕的抱在棺材不撒手。

在場的零星幾人看到兆佳綺玉哭的那麽悲痛,覺得不妄吳雅姨娘那麽疼愛她。

就在兆佳綺玉悲痛哭泣時,馬爾漢讓她跟自己去書房一趟。

兆佳綺玉想知道吳雅姨孃的死因,便跟著馬爾漢去了書房。

還沒等她說什麽,馬爾漢就用針紮破手指,將血滴到了盛著清水的碗裏。

他要和兆佳綺玉滴血驗親!

您提供大神花田醉的綜清穿:錦繡風華著弘暉露出了一個溫柔又慈祥的笑容。弘暉看著四爺溫柔的笑容,心裏隻覺得無比震驚,整個人都恍惚了起來。阿瑪一向麵無表情,就連他表現的很好,阿瑪也隻是露出個微不可見的笑容,何時這樣溫柔的笑過?弘暉提著一顆心、緊繃著身體,聽著四爺關心的話語,一直到四爺離開了他的院子,他才徹底放鬆了。胤祥根本就不知道弘暉的緊張,他正在吩咐廚房做些昭華喜歡吃的飯菜。昭華已經出月子了,他今天要好好表現,爭取今晚能吃上肉。胤祥一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