花田醉 作品

十三福晉45

    

�ƒ��ġ��������ǂ������ȷǶY�ң��Ҳń��ִ����ģ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ԓ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Σ���ͷ��İɣ��������뵽�Ű����ط�2�1���ˑK����Ę��ӣ��Լ��������ϵ�Ę���qԥ��һ���f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Ę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A ��U�˿ښ⣺����֪�������ǻ��ӣ��ҾͲ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Ę�ˡ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Ͽ���Ҋ�ĵط��򣡡����� �ᶼ��Ĭ�ˣ��...胤祥聽到昭華說,兆佳綺玉母女倆曾給她下絕育藥,曾被她躲了過去,但心裏對那母女倆的厭惡達到了極點,覺得這對母女太過分了。

昭華從未主動對她們出過手,她們卻因為嫉妒,就一而再再而三的對付昭華。

“她們竟然給你下絕育藥!如果你沒有躲過去,恐怕咱們就沒有孩子了,弘暾就……”

一想到昭華中了絕育藥之後,他們之間就不會有孩子,弘暾就不會來到這個世上,胤祥這心裏就有些難受。

昭華看到胤祥這般氣惱,便接著說:“吳雅姨娘提供絕育藥,兆佳綺玉負責給敵人下藥,兆佳綺玉是主謀,吳雅姨娘就是幫凶,母女倆狼狽為奸,做了不少虧心事。”

“之前我選擇了將計就計,讓兆佳綺玉自食惡果,可沒想到她把我當成軟柿子捏,幾次三番的算計我。”

胤祥聽到吳雅姨娘給兆佳綺玉提供絕育藥,越發覺得這對母女都不是好東西。

昭華看到胤祥十分厭惡兆佳綺玉母女,恨不得將她們碎屍萬段,這才說出了自己的反擊方式。

“胤祥,兆佳綺玉的催情藥還在嗎?”

昭華問的很突然,胤祥下意識點了點頭:“那個丫鬟還沒來得及下藥,就被當場抓住了。”

“我讓人把催情藥拿給府醫檢查,府醫說這種催情藥的效果極為強烈,隻有男女歡好纔可以解除藥效……”

“兆佳綺玉實在是太惡毒了,根本就不配做你姐姐!你是不是準備把催情藥用到她身上?”

昭華聽後搖了搖頭,微笑的看了眼屏風後的胤祥:“不,是用到吳雅姨娘身上!”

胤祥聽後滿臉震驚,目瞪口呆的看著昭華,他沒聽錯吧?

昭華說要將催情藥用到吳雅姨娘身上?

可吳雅姨娘是…是她阿瑪、他嶽父的小妾啊!

如果將催情藥用到吳雅姨娘身上,那必然是不會讓嶽父給她當解藥的,那吳雅姨娘就隻有兩個選擇,要麽找個男人解除藥效,要麽就隻能中藥而死了……

他覺得憑借吳雅姨孃的惡毒和自私,肯定會選擇保命,那也意味著會給嶽父戴綠帽子。

昭華知道胤祥此時很震驚,便向他解釋了一下:“這些年來,吳雅姨娘仗著得寵,沒少給我額娘添堵。她多次在阿瑪麵前給我額娘上眼藥,阿瑪竟然都相信了她,對我額娘多有冷落,讓我額娘受了不少委屈……”

緊接著,又說了很多馬爾漢偏寵妾室和庶女,委屈嫡妻和嫡女的事跡。

胤祥想到昭華受了不少委屈,他的拳頭都硬了,覺得馬爾漢實在是太過分了。

怪不得一向與人為善的昭華,一點都不顧及馬爾漢的感受,選擇用這種方式報複吳雅姨娘母女,原來她早就被馬爾漢所作所為傷到了心。

胤祥很心疼昭華的遭遇,對馬爾漢的印象差了很多,再也沒有為便宜嶽父考慮的意思了,堅定的表示支援昭華的做法。

胤祥疼惜的看著昭華:“昭華,這些年委屈你了!”

昭華搖了搖頭,表示一切都過去了。

她歎了口氣:“其實,我之所以選擇這麽做,還有一個重要的原因。”

胤祥心裏十分好奇:“什麽原因?”

昭華猶豫了一下,最終還是說了出來。

“我害怕吳雅姨娘算計我額娘,一直到都讓人盯著她。前段時間,我發現她和府裏一個管事私通……”

胤祥聽後驚呆了,不可置信的看著昭華。

“吳雅姨娘她,她竟然和人私通!”

也就是說,他的嶽父早就被戴了頂綠帽子。

胤祥現在終於明白,昭華為什麽選擇將催情藥用到吳雅姨娘身上了,原來是想揭穿她私通一事。

昭華對著胤祥點了點頭:“我一直顧念著和兆佳綺玉之間的那點姐妹情分,所以並沒有揭穿此事。”

“可兆佳綺玉幾次三番算計我,讓我忍無可忍,所以才……”

其實,吳雅姨娘和府裏的管事私通一事,裏麵有昭華的手筆。

吳雅姨娘曾幫助兆佳綺玉算計她,她又豈能放過她?

而且兆佳綺玉重生那一世,原主落水後名聲有了瑕疵,馬爾漢輕易就放棄了她,讓兆佳綺玉取代了原主的地位,使得吳雅姨孃的地位水漲船高,沒少在兆佳夫人麵前耀武揚威。

原主嫁給克興額之後,日子很不好過,兆佳夫人很擔心女兒的處境,在她病重的時候,吳雅姨娘故意把原主的兒子夭折一事告知兆佳夫人,導致兆佳夫人帶著對原主的擔憂而離世。

昭華對吳雅姨孃的印象特別差,一直想讓吳雅姨娘付出代價。

在她懷孕之後,無意中查出吳雅姨娘成為馬爾漢的小妾之前,曾和府裏一個管事有些曖昧,便在吳雅姨娘失寵之後,暗中設計讓兩人見麵。

這一來二去的,兩人就激情滿滿,給馬爾漢扣了頂綠帽子。

她本想等到生產之後,想辦法曝光此事,沒想到兆佳綺玉搶先對她出手了。

“兆佳綺玉百般算計我,我也沒必要再對她留情了。”

胤祥很能理解昭華的感受,連忙保證說:“你好好坐月子,這件事交給我去辦吧!”

昭華聽後很暖心,叮囑了一句:“胤祥,阿瑪他到底是我的生身父親,別鬧得太大了!”

胤祥覺得昭華太善良了,但想到要是事情鬧大了,對兆佳府的名聲不好,甚至會影響到了昭華,便點了點頭。

“好!”

第二天晚上,馬爾漢正在和劉姨娘辦事的時候,有個小廝焦急的跑到了劉姨娘院子裏。

在馬爾漢惱怒的眼神中,小廝輕聲將吳雅姨娘與管事私通一事告訴了他。

馬爾漢氣得兩眼冒火,跑到管事的房間裏,狠狠地扇了吳雅姨娘幾巴掌。

吳雅姨娘聲稱自己中了藥,才會和管事私通。

馬爾漢讓大夫給她把脈,結果什麽也沒查出來。

他讓人去調查此事,結果卻查出吳雅姨娘和管事私通有一陣子了。

馬爾漢氣得腦子嗡嗡作響,狠狠地踹了吳雅姨娘幾腳,然後給吳雅姨娘和管事灌了毒藥,送他們這對狗男女上路了。

您提供大神花田醉的綜清穿:錦繡風華麽也沒想到女兒的鞭法這麽精湛,武學天賦也那麽好。他們之前怎麽就沒有發現呢?想到女兒之前調皮任性,三天打魚兩天曬網的,根本就沒有努力練武,覺得之前沒有發現女兒的武學天賦,肯定是因為她練武不認真,沒有激發身體的潛能。要是之前他們督促女兒練武,恐怕早就發現女兒的武學天賦了,還好現在也不晚。自從發現了昭華的武學天賦之後,郡王夫妻倆就找了幾個武功高強,鞭法精湛的師傅,讓他們教導昭華學習武藝。女兒有了一身精湛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