花田醉 作品

十三福晉43

    

人算計了。碧藍看到郭絡羅明月的下人都很慌亂,連忙吩咐一個小太監去請太醫了。郭絡羅明月看到碧藍過來了,激動的說:“姐姐呢?我的臉會變成這個樣子,肯定是被人算計了,我想姐姐給我做主。”碧藍聽後連忙安慰說:“蘭貴人,奴婢這就去找我家主子。主子知道後,肯定會調查清楚的。”這個蘭貴人這些日子淨給主子找麻煩,之前就曾衝動之下得罪了李庶妃,也就是現在的安嬪。主子為了維護她,和安嬪之間有了嫌隙。昨日蘭貴人又得罪了...洗三結束之後,奶孃把孩子弘暾抱到了昭華的屋裏。

康熙在欽天監擬定的幾個名字中挑選了一個,在洗三的時候讓李德全來府裏傳旨,給孩子賜名弘暾。

暾,日光明亮溫暖,形容火光熾盛,代表著光明溫暖,寓意還是很不錯的。

最關鍵的是弘暾這個名字,是原主的大兒子的名字。

曆史上,弘暾都已經長大成人了,卻在十九歲英年早逝,可謂是相當的可惜。

現在她的兒子弘暾身體很健康,這次定然能夠壽終正寢。

弘暾似是知道昭華是他的額娘,在昭華懷裏不哭不鬧,一副很親近的樣子,沒一會兒就安穩的睡著了。

昭華看到兒子香甜的睡顏,忍不住在他臉蛋上親了親,這纔不舍的把他放到了床上。

這邊,昭華看著兒子的睡顏出神,那邊兆佳綺玉聽說了昭華生子一事。

兆佳綺玉被禁足之後,訊息落後了很多,一直到洗三這天,才知道昭華已經生了。

原來,克興額的貴妾舒穆祿氏,見昭華沒有請兆佳綺玉參加洗三禮,就跑到正院來擠兌她。

也是這個時候,兆佳綺玉才得知昭華已經生了,還生了一個兒子。

兆佳綺玉嫉妒的都快發瘋了,前世昭華是在婚後的第五年才生下了兒子,長子的位置被妾室生的庶子給占了。

這一世她重生了,她以為有她的幹預,昭華不會像前世那樣順風順水,卻沒想到昭華不僅沒有被她影響,反而還提前幾年懷孕,生下了胤祥的嫡長子。

她重生之後昭華不僅沒有落魄,反而比前世過得更好了,而她的日子過得連前世都不如。

“她竟然生了兒子、還是個嫡長子……”

“為什麽會這樣?”

貴妾舒穆祿氏不知道兆佳綺玉話中的意思,但也能看出她對昭華的嫉妒。

她出言擠兌:“姐姐,您和十三福晉都是同一個父親,但真是同人不同命啊!”

“人家十三福晉深受十三爺的寵愛,婚後不久就懷上了孩子,第一胎就生下了嫡長子,可謂是命好有福氣。”

“而您呢?成婚一年多肚子都沒有動靜,還因為多次作妖被丈夫厭棄,被公婆不滿和嫌棄,現在還被罰禁足三年,真是太慘了……”

說著,舒穆祿氏輕笑了一下,一副嘲諷的樣子。

兆佳綺玉死死的盯著舒穆祿氏,眼中充滿了嫉恨:“你不過是個低賤的妾室而已,有什麽資格見我姐姐?”

舒穆祿氏聽後心裏有些惱怒,冷笑了一下說:“我好歹還是個貴妾,你一個賤妾所生的庶女,又算是什麽東西?”

兆佳綺玉看到舒穆祿氏敢這麽和她說話,心裏更加的惱怒,恨不得撕爛她的嘴。

“說的好像自己不是賤妾所生似的!”

“我這個庶女好歹是正室夫人,你就算是個貴妾,也依舊是個妾,有什麽好得意的?”

舒穆祿氏氣得指著兆佳綺玉:“你!”

兆佳綺玉見此心裏十分暢快,又接著說:“你說我肚子沒動靜,可你也不看看自己?”

“你都進府好幾個月了,怎麽肚子也沒有動靜?”

舒穆祿氏原本還很生氣,可聽了兆佳綺玉的話之後,她心裏平靜了下來。

她將手放在肚子上,溫柔的摸了摸肚子,略顯得意的笑了笑。

兆佳綺玉心裏咯噔了一下,有種不好的預感。

下一刻,舒穆祿氏就得意的說:“忘了告訴你了,我懷孕了!”

“大夫說,我懷有一個多月的身孕。”

“所以呀,隻有姐姐肚子空空!”

兆佳綺玉氣得火冒三丈:“你,你!”

“就算懷孕了又怎麽樣?還不是庶出的賤種!”

舒穆祿氏氣得發狂,很想撕爛兆佳綺玉的嘴,但想到之前她拿著剪刀瘋狂的樣子,害怕她嫉妒之下對自己不利,強忍住怒氣轉身離開了,她要去向克興額告狀。

兆佳綺玉看著她離開了,嘲諷的笑了一下。

隻是一想起舒穆祿氏懷有身孕,她心裏就十分嫉恨。

舒穆祿氏這個賤人太囂張了,沒懷孕的時候就不把她放在眼裏,要是她生下了孩子,恐怕更加囂張。

她絕對不能讓舒穆祿氏順利生下孩子。

不過,在此之前她要做一件事。

昭華簡直就是她的心魔,看著她過得那麽幸福,她嫉妒的發狂發瘋,絕對不允許她過得那麽好。

昭華生下了嫡子又怎麽樣?前世的弘暾英年早逝,讓昭華白發人送黑發人,這一世能不能活下來尚未可知。

想到十三爺拒絕納妾,以至於後院一個小妾都沒有,根本就沒人給昭華添堵,這讓兆佳綺玉心裏很不甘心。

十三爺可是大清的皇子,是皇子很寵愛的兒子,後院怎麽能沒有妾室呢?

昭華現在正在坐月子,根本就不能伺候十三爺,那麽現在就是一個機會。

就算昭華掌控了十三爺府又怎麽樣?她不信府裏沒有一個想要飛上枝頭的丫鬟。

她讓自己的貼身侍女丹萍,去打聽一下十三爺府丫鬟的訊息,特別是在書房伺候的丫鬟。

這種在書房當差的丫鬟,通常都是有心思的人。

她的額娘當初就是阿瑪書房當差的丫鬟,憑借容貌和手段成為了阿瑪的妾室。

她準備慫恿、甚至幫助十三爺府的丫鬟爬床,就算十三爺不上鉤,他還能抵擋催情藥的威力嗎?

如果十三爺寵幸了丫鬟,昭華肯定很傷心,怕是連月子都做不好。

一想到昭華會傷心,兆佳綺玉心裏就很高興。

丹萍聽了兆佳綺玉的吩咐後,整個人都震驚了,格格竟然想算計十三爺,她也太大膽了吧!

她和丹彤都是格格的陪嫁丫鬟,當初格格更加看重丹彤,什麽事情都交代丹彤去做,那時她心裏還有些不平衡,現在她覺得不被看重也挺好的,至少不用提心吊膽。

丹萍不敢幫著兆佳綺玉算計十三爺,欲言又止的看著兆佳綺玉,很想勸說她不要這麽做。

兆佳綺玉冰冷的眼神落到了丹萍:“還愣著做什麽?”

“還是說,你也想像丹彤那樣背叛我?”

丹萍想到丹彤的下場,嚇得渾身哆嗦:“不不不,奴婢不敢背叛格格。奴婢這就去辦!”

說完,丹萍就麻利的退下了。

兆佳綺玉看著丹萍離開的身影,眼中閃過一絲冷光,她不會讓昭華好過的。

您提供大神花田醉的綜清穿:錦繡風華���@�ˣ����Y�����Aʮ��������X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̫�в��ˡ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A���˲��ٲʺ�ƨ��Ȼ���^�mȥæµ�ˡ��@�գ�ط�2�1��Ո�˺͋ɋ����g��µĺ��ӣ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͡���Щ�յ����ӵ��˼ң���ط�2�1���О�ܲ��⣬��Ҳ�������ط�2�1�����Ծ͎������Ӆ����ˡ����AҊط�2�1�B����ڶ����ң�ֱ�Ӿͽo�˼��������ˣ����Y��Щ�o�Z������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