花田醉 作品

十三福晉41

    

上香……昭華看到這裏,心裏很欣慰。她覺得自己做的一切都是值得,雖然她這個好人不長命!從這裏就可以看出昭華對自己沒能壽終正寢,心裏有多麽怨念。昭華感覺到自己的不受控製的被引到了一個地方,昭華看著眼前的黑暗,以及靈魂上的陰涼,心裏懷疑自己是不是進入地府了?昭華麵對這種情況,或多或少有點害怕,小心翼翼地說:“有人嗎?不,不對,有鬼嗎?”昭華眼前一亮,然後就感覺到自己的靈魂一陣舒爽。m.x33xs.【叮!...昭華覺得胤祥太不瞭解女人的心了,她敢說大部分女人都不希望自己長胖。

還沒等昭華說什麽,胤祥就接著說:“而且,不是你先說自己長胖了?”

他並不覺得昭華胖,是昭華自己說自己長胖了,他才說‘胖一點纔好’的。

昭華聽後臉上有些尷尬,覺得胤祥某些時候有點直男,直接用後腦勺對著他。

胤祥見此摸了摸鼻子,意識到自己可能又說錯話了,連忙柔聲哄著她,再也沒有提起‘胖’這個字。

昭華也沒有真的生氣,沒一會兒就被他哄好了。

不過,她表示自己的身體很健康,不需要每天喝什麽雞湯、魚湯補身。

胤祥女人懷孕很辛苦,應該吃點有營養的東西補身,要求他每天必須喝碗湯。

昭華摸了摸自己圓潤的臉蛋,語重心長地說:“胤祥,我的身體很健康,再補下去就補過頭了。”

“聽說女人懷孕之後,要是補的太過的話,胎兒個頭過大不易生產……”

“不若問問府醫的意見?”

胤祥聽到補得太過,會將胎兒的個頭養的太大,從而不利於生產,心裏頓時有些慌了。

他連忙讓人去請府醫,他想問問一切是否如昭華說的那樣。

等到府醫給昭華診脈過後,發現昭華的身體很健康,根本就不用補充營養。

如果一直這樣補下去的話,腹中的胎兒會更加健康,但可能不利於以後的生產。

女人生產就像是半隻腳踏入了鬼門關,胤祥知道其中的危險性,聽了府醫的話之後,他身上的冷汗都快冒出來了。

經此一事,胤祥再也不敢督促昭華喝補湯了。

之後每天府醫給昭華診脈,胤祥都會詢問昭華的身體狀況,什麽昭華身體怎麽樣?腹中的胎兒如何?昭華是否需要吃點清淡?

一開始府醫都會耐心的回答,但次數多了之後,府醫似是找到了模板,他的回答變成了身體健康、胎兒很好、正常飲食即可。

昭華看著胤祥緊張又擔心的樣子,心裏有些哭笑不得。

自從她懷孕之後,胤祥去四爺府的次數都少了一些。

四爺體諒胤祥第一次做阿瑪,並沒有要求胤祥像他那樣勤奮辦公,讓胤祥有了很多時間陪伴昭華。

在昭華懷孕六個月的時候,康熙給四爺和胤祥安排了差事,胤祥身上有了差事,立刻變得忙碌了很多,連陪著昭華的時間都減少了。

雖說胤祥每天都很忙,但他依舊按時回家,從不在外麵過夜,給足了昭華安全感。

胤祥忙於政事的時候,昭華的好朋友富察瑩琇經常來府裏看望她,和她坐在一起聊天解悶。

她比昭華早一個月成婚,但到現在還沒有懷上孩子,心裏很羨慕昭華。

昭華回想原主的記憶,發現富察瑩琇是在四十五年六月份生下第一個孩子的。

現在已經是十一月了,如果不出意外的話,富察瑩琇現在很可能已經懷孕了,隻是她還沒有發現。

昭華拉著她的手:“別擔心,孩子的事兒急不來,沒準現在就懷上了呢!”

富察瑩琇覺得昭華是在安慰她,溫柔的笑了笑:“要是現在能懷上,那我肯定高興瘋了!”

昭華笑盈盈的說:“你最近有讓府醫給你把脈嗎?”

富察瑩琇搖了搖頭,昭華見此瞥了她一眼:“那就讓府醫把把脈唄!興許還真就懷上了!”

富察瑩琇身上並沒有出現懷孕的症狀,她不覺得自己此時會懷孕。

她和昭華說那麽多話,便想著喝茶潤潤喉,誰知她剛喝了一口茶,就有種反胃的感覺。

富察瑩琇沒有懷過孩子,但也知道懷孕的症狀,在她喝了茶有些反胃之後,心裏有了個猜想。

她心裏十分激動,但又害怕自己猜錯了,糾結著要不要驗證一下。

昭華看到富察瑩琇的反應後,擔心的詢問:“瑩琇,你怎麽了?是不是哪裏不舒服?”

還沒等瑩琇回答,昭華就對著玉寧說:“玉寧,十二福晉身體不舒服,快去請府醫!”

富察瑩琇看到昭華讓人去請府醫了,並沒有開口阻止,她很想知道自己是否懷孕了。

沒多久,府醫就提著藥箱過來了。

府醫給富察瑩琇把脈之後,臉上露出了欣喜的笑容。

富察瑩琇見此心裏很激動,覺得自己可能真的懷孕了。

下一刻她的猜想就得到了驗證,府醫高興的恭喜她:“恭喜十二福晉,您有了近兩個月的身孕!”

富察瑩琇聽後十分驚喜,欣喜的和昭華分享這個好訊息。

昭華心裏也為她高興,不過想到原主記憶中,富察瑩琇的孩子生下來體弱,早早就夭折了,便詢問她的身體狀況。

府醫皺了皺眉:“十二福晉的身體很好,隻是思慮過重對腹中的胎兒不太好,還望十二福晉放寬心。”

富察瑩琇聽到思慮過重,對腹中的胎兒不好,心裏有些慌,連忙詢問府醫胎兒的情況。

府醫回答道:“福晉腹中的胎兒很好,隻要福晉放寬心,就沒什麽問題。”

府醫開了一張藥方,讓富察瑩琇喝上兩天,然後提著藥箱離開了。

富察瑩琇得知腹中的胎兒很好,心裏頓時鬆了口氣。

昭華在聽到思慮過重的時候,心裏有些詫異:“思慮過重?這是怎麽回事?”

富察瑩琇歎了口氣:“我們府裏的李佳格格仗著生下了我們爺的長女,經常利用小格格作妖。前幾天還在爺麵前上眼藥,說小格格身邊的下人不盡心,可小格格身邊的下人都是李佳氏自己挑的……”

“我們爺可不像十三弟這麽好,這段時間對我多有冷落,我這心裏有些煩悶……”

昭華聽後歎了口氣,這女人多了事兒也多,嫡福晉也不好當,做的好了不被誇,稍微出點紕漏就拿嫡福晉是問。

昭華勸說富察瑩琇,讓她不要本末倒置。妾身就算再得寵,也威脅不了她的地位,現在最重要的是養胎,順利生下孩子。

聽了昭華的寬慰之後,富察瑩琇心裏舒服了很多。她就算為了孩子,也會保持好心情。

她懷孕之後經常向昭華請教懷孕的注意事項,兩個孕婦在一起聊天八卦,相處的十分愉快。

您提供大神花田醉的綜清穿:錦繡風華��]��˯�ã��уɂ���Ȧ�������ˣ����Y����Щ�o�Z�����^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ֶ��ѣ�������@�ӆ᣿���A�������L�ķ�����һ�ۣ��[�s����ط�2�1�ڵ��^��˼����ط�2�1���b��ȡ�����ֶ��ѣ��㾹Ȼ���Լ�Ū��˯�����X��������@�ӆ᣿��ط�2�1�X��Ů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飬�dz����~��ЋI�;Ÿ�֮�⣬�����Y����Ҫ�����ˡ�����Ů�����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