花田醉 作品

十三福晉39

    

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е����ڡ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Ȼ�f�ʰ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е����ڣ��������^���DZ�ŭ���n�����^�X�����ԲŌ����X�ӕ��r�І��}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ǎׂ����l�����Y��Щ�Ły�������k���ǎׂ����l���� ���ˡ�Ҫ���@���‚��˳�ȥ�����϶������q�ģ�������ʂ�ȥ�����ǎׂ����l��׌������Ҫ�������f�������l֪�� Ҋ��һ�������֜����•�������ゃ...兆佳綺玉把丹彤弄出來的那一刻,院子裏的人都好奇的看著丹彤。

在看到丹彤臉上被劃了一個血淋淋的大叉,他們心裏十分震驚。

他們處於震驚的時候,就看到兆佳綺玉用剪刀將丹彤的衣服剪爛,讓丹彤的身體暴露在所有人麵前。

他們被這一場景震驚得目瞪口呆,同時也有些恐懼。

他們以為兆佳綺玉隻是教訓一下丹彤,沒想到她會這麽狠,不僅毀了丹彤的容貌,還讓丹彤的被人欣賞,徹底毀掉了丹彤的名聲。

她的手段實在是太狠了,讓他們有種發自內心的恐懼。

如今聽到兆佳綺玉的話,院子裏的下人紛紛表忠心,發誓絕對不會背叛她。

院子裏的幾個丫鬟在心裏發誓,今日之後見到大少爺都繞道走,絕對不會對大少爺起非分之想,免得落得丹彤這樣的下場。

兆佳綺玉看著眾人懼怕的眼神,心裏十分滿意。

她就是讓所有人都知道,背叛她的下場都有多慘。

她露出了溫柔的笑容,居高臨下的看著蜷縮在地上的丹彤。

“丹彤,我對你那麽信任,從來沒有想過你會背叛我。”

“你辜負了我的信任,在我背後狠狠地捅了一刀,那就要付出應有的代價。”

丹彤聽後忍不住縮了縮身子,抓著被剪爛的寢衣,努力往身上拉,想要遮住她的身體。

兆佳綺玉看在前世丹彤為她忠心耿耿的份上,對丹彤還有那麽一點感情,讓她沒有把已經剪爛的寢衣奪走。

這也讓丹彤有機會,遮蓋住了重點部位,不算太過狼狽。

此時的丹彤腸子都進來悔青了,早知道格格會這麽狠,打死她她都不會背叛格格。

一想到是馬佳氏慫恿她背叛主子,才導致她落得這麽淒慘的下場,丹彤心裏就對馬佳氏充滿了恨意。

她的一生都被毀掉了,以後肯定會被別人指指點點、唾棄辱罵,馬佳氏那個賤人憑什麽逍遙自在?

丹彤用破爛不堪寢衣,勉強遮住了身體的重要部位,艱難的調整自己的身體,讓自己跪在兆佳綺玉麵前。

丹彤跪在地上求饒:“格格,奴婢不是有意要背叛您的,是二少夫人逼迫奴婢這麽做的!”

兆佳綺玉聽後瞪大了眼睛:“你說什麽?是馬佳氏那個賤人逼你這麽做的?”

丹彤連忙點頭應是:“前幾日您對著奴婢又打又罵,奴婢私下裏抱怨了您幾句,結果被二少夫人的眼線蘭草聽到了。”

“二少夫人以此來威脅奴婢,要是奴婢不為她辦事,就將奴婢抱怨您的話說出來,奴婢害怕您知道後,會…會毆打奴婢,情急之下就答應為二少夫人辦事。”

“誰知,二少夫人竟然讓奴婢勾引爺,奴婢萬萬不敢背叛您,可那時已經上了賊船,根本就沒有後悔的餘地,不得已隻能……”

“對了!是二少夫人讓奴婢穿著您的衣服勾引爺的,一切都是二少夫人指使奴婢做的!”

兆佳綺玉聽後死死的握著拳頭,差點咬碎一口銀牙。

她知道丹彤肯定隱瞞了一些事情,但她已經讓丹彤付出了代價,心裏的怒氣消得差不多了,所以並不在意丹彤是否有所隱瞞。

她得知這一切都是馬佳氏的算計後,她對馬佳氏充滿了恨意。

馬佳氏這個賤人竟然敢算計她,還是用這麽惡心人的方式。

兆佳綺玉的眼睛猩紅,對馬佳氏恨到了極點:“馬、佳、氏!”

她絕對不會放過這個賤人!她一定要馬佳氏這個賤人,為自己的所作所為付出代價!

兆佳綺玉突然想起了馬佳氏的眼線蘭草,便在院子裏的下人中掃視了一圈。

“誰是蘭草?”

眾人紛紛將目光落到了一個瑟瑟發抖的丫鬟身上,兆佳綺玉走到蘭草麵前,狠狠地扇了蘭草一巴掌。

蘭草強忍住疼痛,根本就不敢發出聲音。

就在兆佳綺玉準備再扇蘭草幾巴掌出氣的時候,屋內傳來一道洪亮又惱怒的男聲。

“外麵的人都死了嗎?還不快給爺拿一件衣服!”

丹彤隻是穿了兆佳綺玉的衣服,就覺得容貌被毀的下場,克興額覺得兆佳綺玉已經瘋了,根本就不敢碰她的東西,隻能喊下人給他拿衣服。

克興額的小廝聽後想要去拿衣服,兆佳綺玉就用冰冷又陰狠的眼神看著他。

“誰敢給他拿衣服,就是和我兆佳綺玉作對!”

“敢和我作對,必定非死即傷,丹彤就是下場!”

小廝聽後猶如身處冰窖一般,感覺整個身體都被凍住了,他的兩條腿異常沉重,根本就邁不開腳步,愣愣的待在原地。

院子裏的下人紛紛低下了頭,打算裝聾作啞,誰也不想得罪兆佳綺玉。

兆佳綺玉的聲音很大,屋內的克興額聽得一清二楚。

克興額心裏氣炸了:“兆佳綺玉,我可是你爺們,你竟然敢這麽對我?”

兆佳綺玉嗤笑了一聲:“我有什麽不敢的?”

“我今天把話撂在這兒,誰敢給克興額拿衣服,我定讓他後悔來到這個世上!”

兆佳綺玉話音剛落,一道憤怒的女聲突然響起:“真是好大的口氣!”

眾人聽後紛紛看向了院子裏門口的方向,隻見伊爾根覺羅夫人,她身邊還有老爺、二少爺和二少夫人。

兆佳綺玉見此囂張的氣焰立刻消失,化身脆弱委屈的小白花。

她柔弱無依、楚楚可憐跪在地上,讓伊爾根覺羅夫妻為她做主。

“阿瑪,額娘,求您為兒媳做主啊!”

“馬佳氏她……”

*

十三爺府

昭華一邊吃著葡萄,一邊好奇的問道:“然後呢?最後的結果如何?”

玉寧聽後繼續說:“伊爾根覺羅老爺和夫人聽了事情的前因後果,便讓人審問了丹彤和蘭草,以及馬佳氏身邊的下人,查出一切都是馬佳氏的算計。”

“伊爾根覺羅老爺和夫人心裏十分惱怒,直接就讓人把馬佳氏送回了孃家,丹彤和蘭草以及馬佳氏的兩個貼身丫鬟,都被打了二十大板,然後將她們發賣了……”

“六格格因為做的事情太出格,伊爾根覺羅家商議後,罰她禁足三年!”

您提供大神花田醉的綜清穿:錦繡風華昭華對他的好感加深了,兩人之間也少了幾分疏離。昭華回家之後並沒有立刻去正院,而是回到了自己的閨房,把身上的騎裝脫了下來,美美的泡了一個熱水澡,然後躺在床上休息了,想緩解一下身上的疲憊。她從穿過來到今日之前都沒有碰過馬,今日是穿來後第一次騎馬,就算她已經練了武功秘籍,但也難免有些勞累疲憊。次日,昭華給兆佳夫人請安的時候,兆佳夫人詢問起他們之間相處的怎麽樣,在得知他們相處的很愉快時,兆佳夫人心裏特別高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