花田醉 作品

十三福晉38

    

���v؛�������˵ĺ����ӣ�Ȼ��һ�B�������Îװ��ƣ������ȳ����i�^Ę��Ҫ���ǰ˰���O�����C�Լ�ϲ�g���ǰ˸��x�������j�_����]�кøУ��ք��f�˸��x��Ҫ�������[�󣬿��°˸��x���f�������^�����˰������J��ؐ�ո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ƿ�֮�У��ǎׂ�֪������˸����Ͳ��ҁy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հl�������飬������©���L•����ԓҲ���...院子裏守著的下人,看到兆佳綺玉不顧他們的阻攔,直接踹門而入,三三兩兩的對視一眼,最終都低下了頭,當做什麽都沒看見。

主子之間的事兒,他們可不敢進去摻和,免得殃及了池魚,他們還是老老實實待在院子裏吧!

兆佳綺玉踹門時的動靜特別大,床上的克興額和丹彤都聽見了。

他們身體僵了一下,立刻就停止了動作,不約而同的扭頭朝著門口的方向看去。

當看到朝著床邊走來的兆佳綺玉時,丹彤慌亂的將被子往自己身上拉,克興額則是有些尷尬。

在克興額看來,女人的這種陪嫁丫鬟,就是為丈夫準備的。

他不過是碰了兆佳綺玉的陪嫁丫鬟而已,也沒什麽大不了的,所以他隻是有些尷尬並不覺得慌亂。

兆佳綺玉看到這對狗男女,在自己的床上做這種事,她氣得呼吸都不順暢了。

前世丹彤從始至終都對她忠心耿耿,所以這一世她十分信任她,還對她委以重任,結果她卻背叛了她,爬上了她丈夫的床。

她雖然不愛克興額,甚至很厭惡他,但也不是丹彤可以碰的。

丹彤是她的陪嫁丫鬟,卻爬上了她丈夫的床,這事要是傳了出去,還不知道有多少人在背地裏笑話她。

要是讓馬佳氏那個賤人知道了,還不知道會怎麽嘲笑她。

一想到自己被馬佳氏嘲笑挖苦,兆佳綺玉心裏就難以忍受。

她怒氣衝衝的走到床邊,想要把光溜溜的丹彤拉到院子裏,讓她像當初的秦姨娘那樣,被人看光了身子名聲盡毀。

然而,丹彤作為她的貼身丫鬟,最清楚她的性格,立刻就猜到了什麽,連忙躲在克興額身後,一副很害怕的樣子。

克興額看到丹彤驚慌害怕的躲在他身後,一副很依賴的樣子,心裏頓時有了種被需要的感覺,連忙將她護在身後。

克興額看向兆佳綺玉:“你進來之前怎麽不敲門?”

“爺正在興頭上,就這麽被你打斷了,真是掃興!”

兆佳綺玉聽後氣笑了:“你竟然問我為什麽不敲門?”

“你仔細看看這是誰的房間?”

“這是我的房間啊!!!”

“你在我的房間裏和我的陪嫁丫鬟廝混,我還沒找你算賬呢,你竟然質問我為什麽不敲門?”

克興額聽後臉色紅的滴血,心裏十分尷尬,眼神也有些閃躲,不敢去看兆佳綺玉的眼睛。

他慌亂的去撿地上的衣服,在他的手快要拿到衣服的時候,兆佳綺玉搶先一步把衣服撿了起來。

克興額見此極為惱怒:“你這是在幹什麽?”

兆佳綺玉同樣也很惱火,她憤怒的說:“你們這對狗男女,沒臉沒皮的在我的床上私通,著實不要臉。”

“既然你們連臉都不要了,也不嫌丟人,還要衣服做什麽?”

兆佳綺玉說著就開始徒手撕衣服,令人尷尬的是她用盡了力氣,卻因為衣服質量太好,根本就撕不爛。

原本克興額還有些惱怒,可看到兆佳綺玉這個樣子,差點忍不住笑出來。

兆佳綺玉看到克興額裹著身體,坐在床上嘲笑她,心裏更加惱怒了。

她發誓一定要毀了這對狗男女的衣服,然後把他們拉到院子裏,讓所有人欣賞他們的身材。

她突然想起屋裏有剪刀,立刻從一個匣子裏將剪刀拿了出來。

她把克興額的衣服剪了個稀巴爛,準備把丹彤的衣服也毀掉的時候,整個人都呆愣了。

丹彤的衣服怎麽這般熟悉?她好像在哪裏見過。

她拿著衣服仔細看了一下,突然意識到了什麽。

她不可置信的說:“這,這是我的衣服!”

她拿著衣服走到床邊,死死的盯著丹彤:“這是我最喜歡的一件衣服!”

她惡狠狠的指著丹彤:“你這個賤婢,竟然穿著我的衣服,在我的房間裏,躺在我的床上,睡了我的男人。”

“你這個女人怎麽這麽賤呢?”

一想到丹彤穿著她的衣服,躺在她的床上和克興額私通,她就覺得無比惡心。

她從來都不知道,丹彤會做出這麽惡心人的事兒。

兆佳綺玉拿著剪刀,瘋狂的剪那件衣服,把那件衣服剪的不成樣子,這才狠狠的扔到地上。

等她把衣服毀掉之後,一扭頭就看到丹彤站在衣櫃旁邊,將粉色的寢衣穿到了身上,正麻溜的扣著釦子。

兆佳綺玉一眼就認出來了,那是她的寢衣。

很明顯,丹彤身上穿的那件寢衣,是從她的衣櫃裏拿出來的。

兆佳綺玉兩眼冒火,整個人都瘋狂了起來:“你這個賤人,竟然敢穿我的寢衣!”

她拿著剪刀快步走到丹彤麵前,狠狠扇了她一巴掌。

兆佳綺玉一連扇了丹彤幾巴掌,隨後露出了陰森森、惡狠狠的表情,拿著剪刀在丹彤的右邊臉上劃了兩下,霎時丹彤的右臉上出現了血淋淋的大叉。

丹彤淒慘的尖叫聲隨之響起:“啊——”

“啊!我的臉!!!”

兆佳綺玉看到丹彤捂著臉痛苦的尖叫著,露出了瘋狂又興奮的笑容。

“哈哈哈哈……疼嗎?現在是不是很痛苦?”

她用狠厲的眼神看著丹彤:“看你這個賤人以後還敢不敢穿我的衣服?”

“你臉上這兩道血淋淋的傷口,就是你穿我的衣服、躺我的床、睡我男人的下場!”

說完,兆佳綺玉就抓著丹彤的頭發,把她往院子裏拖。

克興額裹著被子,呆愣愣的看著這一幕,久久不能回神。

他怎麽也沒想到,丹彤隻是穿了兆佳綺玉的寢衣,就讓兆佳綺玉變得如此瘋魔,直接用剪刀毀了丹彤的臉。

不就是件寢衣嗎?

克興額處於恍惚當中時,兆佳綺玉已經將丹彤拖到了院子裏。

她用剪刀將丹彤身上的寢衣剪的稀巴爛,讓丹彤的身體暴露在下人麵前,丹彤隻覺得羞憤欲死,將身體蜷縮成一團,捂著重點部位。

兆佳綺玉不屑的瞥了她一眼,瘋魔的笑著說:“你們都瞪大眼睛看著!”

“這就是背叛我的下場!以後要是誰還敢背叛我,我一定讓她比丹彤這個賤婢還要慘!”

您提供大神花田醉的綜清穿:錦繡風華����һ�f���yƱ߀�o�����˰�������Ҳ�]�뵽�������Y�a���ࡢ���Y�ѝM���ӵľŵܣ���Ȼ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߂���һ�f���y�ӌ��ŵ܁��f�������Ͳ���ʲ�ᣬ�������벻�������ۡ��ŵܶ��ѽ����yƱ�o���ˣ��F�څs�����߂���׌����һ�f���yƱ߀�o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̫С���ˡ��Ű��箔����˰���߂�һ�£�����ȥ�]��ã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˵��Ƅ��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