花田醉 作品

十三福晉37

    

聚吧!”胤??聽說瞬間明白他的意思了,笑嗬嗬的向八阿哥告辭了。他剛剛看了這麽一出好戲,等會兒回去定要和托婭分享一下。他準備轉身離開之際,八阿哥說道:“十弟,為兄能否拜托你一件事?”胤??聽後十分仗義說道:“八哥盡管說,隻要是弟弟能辦到的,弟弟一定盡力去做!”八阿哥溫和的笑著說:“可否請十弟不要將今日之事外傳?”胤??聽到拍著胸脯保證,絕對不會將今日之事外傳,讓八阿哥盡管放心。八阿哥聽到他的保證後,...“我讓你給昭華下了絕育藥,現在昭華為什麽懷上了孩子?”

兆佳綺玉看向丹彤的眼神很不善,丹彤有些害怕,不敢去看兆佳綺玉的眼睛。

丹彤小心翼翼地回答:“格格,奴婢把絕育藥給了小荷,小荷說七格格喝下了絕育藥……”

丹彤提起小荷之後,突然想到了什麽:“對了!小荷把絕育藥下到了茶水之後,然後送到七格格的房間,她就直接退下了,後來換茶水的時候發現杯子空了,就以為……”

“她,她並沒有親眼瞧見七格格喝下茶水!”

兆佳綺玉聽後瞬間明白了:“昭華絕對沒有喝絕育藥!”

“我都說了,要親眼看著昭華喝下絕育藥。你到底是怎麽辦事的?”

丹彤怯弱的抓著自己的衣袖:“七格格很謹慎,隻讓雲安和玉寧貼身伺候,小荷隻是個小丫鬟,根本就不能在屋裏多停留,所以上了茶水之後,就退出了房門。”

“小荷見茶杯空了,就以為七格格喝下了絕育藥。誰…誰能想到七格格她竟然沒喝……”

兆佳綺玉聽到丹彤的解釋後,並沒有懷疑上小荷,隻以為昭華幸運的躲過了一劫。

她心裏氣得發狂,嗬斥丹彤道:“真是成事不足敗事有餘!”

她走到丹彤麵前,狠狠地掐了她幾下:“真是個廢物!要你這樣的奴纔有什麽用?”

兆佳綺玉掐的疼,丹彤疼的眼淚都出來了,她心裏很委屈,但又不敢開口反駁。

因為她一旦反駁了,兆佳綺玉會掐的更狠,到時候吃虧的是自己。

兆佳綺玉看到丹彤明明疼得很,卻選擇了默默忍受,一點反抗她的意思都沒有,心裏頓時舒服了很多。

兆佳綺玉又看了看吳雅姨娘給她寫的信,看著上麵寫著,十三爺得知昭華有孕後很高興,將昭華捧到手心裏疼愛。

皇上太後以及宮裏的嬪妃,都賞賜了昭華。

還有阿瑪和夫人聽說這個訊息後,立刻開庫房挑選了一些藥材、補品,往十三爺府送了好些東西。

一想到昭華懷孕後,被十三爺疼寵,被皇上太後看重,被阿瑪視為驕傲,被那麽多人恭喜,她心裏就嫉妒的發狂。

她比昭華成婚要早,婚後一直都在備孕,可到現在肚子都沒有動靜,昭華才成婚三個多月,就好命的懷上了孩子。

為什麽昭華的運氣這麽好?為什麽老天爺對昭華如此眷顧?

她不想讓昭華生下孩子,不想再看到她到風光無限,更不想看到她受人誇讚和吹捧。

兆佳綺玉眼中閃過一絲陰狠,隨後看向丹彤:“我不想看到昭華順利生下孩子!”

丹彤聽後心裏猛然一震,格格為什麽這樣說?她不會是想做什麽吧?

“格格,您,您……”

兆佳綺玉溫柔的笑了一下,那笑容溫暖又燦爛:“你去收買幾個十三爺府的下人,不管用什麽手段,這次都要給我完成任務!”

“不然的話,看我怎麽收拾你!”

兆佳綺玉笑的很燦爛,但丹彤卻從她眼裏看到了深深的惡意。

想到格格折磨人的手段,她心裏就有些恐懼。

十三爺府的下人可不會那麽容易被收買,格格這是給了她一個很大的難題啊!

兆佳綺玉看到丹彤站在原地沉思,臉色刷的一下難看了起來:“怎麽?難道你想違抗我的命令?”

丹彤瞬間回神,被她難看的臉色嚇了一跳,連忙擺著手:“不不不!奴婢不敢違背格格的意思,奴婢這就去!”

說完,丹彤就快步離開了。

丹彤覺得十三爺府的下人沒那麽容易被收買,便命人打聽十三爺府的訊息。

當等打聽到昭華的衣食住行把控的很嚴密,府醫每天都會將昭華接觸過的東西檢查一遍後,丹彤的眼睛頓時亮了起來。

她回到伊爾根覺羅府告訴兆佳綺玉:“格格,奴婢打聽到十三爺府的府醫,每天都會把七格格接觸的東西檢查一遍。”

“七格格衣食住行也進行了嚴格的把控,尋常人等不得靠近七格格的院子,就算咱們收買了下人,也很難有機會對七格格下手啊!”

兆佳綺玉得知自己很難對昭華下手,氣得兩眼冒火,不甘心就這樣放過昭華。

可昭華把控的很嚴密,她根本就找不到下手的機會,隻能眼睜睜看著她逍遙自在。

兆佳綺玉心裏十分氣惱,卻無意中看到丹彤鬆了口氣,頓時將怒火發泄到了丹彤身上。

她讓丹彤走到她麵前,然後對著丹彤就是一巴掌。

這一巴掌扇的特別狠,丹彤的臉腫了起來,臉上也出現了巴掌印。

兆佳綺玉猶不解氣,在丹彤身上又是掐又是擰,丹彤疼痛難忍,直接叫了出來。

聽著丹彤的叫聲,兆佳綺玉心裏有些暢快,掐著丹彤的時候越發賣勁兒了。

良久,兆佳綺玉才放過了丹彤。

丹彤哭著從房間裏離開的時候,院子裏很多下人都看到了。

馬佳氏收買的一個丫鬟見此,將兆佳綺玉虐待丹彤一事告訴了馬佳氏。

馬佳氏聽後瞬間有了主意,想要利用丹彤報複兆佳綺玉。

雖然她已經將兆佳綺玉的所作所為曝光,讓她付出了應有的代價,可兆佳綺玉給了她一個終生難忘的生辰,她又豈能輕易放過?

馬佳氏讓人接觸丹彤,說是可以幫助丹彤脫離苦海,甚至讓她成為主子。

一開始丹彤有些猶豫,可是在兆佳綺玉又一次拿她出氣之後,丹彤咬了咬牙主動聯係了馬佳氏。

兆佳綺玉被禁足之後,伊爾根覺羅夫人隔幾天都會把她叫到身邊訓誡。

這日,兆佳綺玉正準備去伊爾根覺羅夫人院子裏,丹彤卻突然肚子疼,沒有跟著她一起去。

等到兆佳綺玉聽了伊爾根覺羅夫人的訓誡,臉色陰沉的回到自己院子裏,就聽到了屋內傳出女子哭泣求饒的聲音。

而這個聲音聽起來很耳熟,和丹彤的聲音十分相似。

丹彤?!

兆佳綺玉想到丹彤因為肚子疼留在了院子裏,頓時瞪大了眼睛,氣衝衝的踹開了門。

她進入房間之後,就看到丹彤和克興額在床上纏綿……

您提供大神花田醉的綜清穿:錦繡風華晉?九福晉定定的看著九阿哥:“既然不是,那你為何給八貝勒一萬兩銀子?”“如果你給了十弟一萬兩銀子,我不僅不會反對,甚至還會讓你多給點,因為我知道你和十弟兄弟情深。”“可八貝勒和你關係一般,你怎麽對他這麽大方?莫非你們之間有什麽見不得人的關係?”九阿哥聽後瞪大了眼睛,不可置信的看著九福晉。他隻是看八哥可憐,身後沒有母族幫襯,還被其他兄弟針對打壓,日子過得很不如意,一時動了惻隱之心,才給了他一萬兩銀子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