花田醉 作品

十三福晉34

    

世,不僅盯上了他還順利嫁給了他,心裏怕是很膈應、很複雜。四爺有些想不通,兆佳綺玉落水被克興額所救的那一刻,她的名聲就受損了,除了克興額之外,根本就嫁不了更好的男人。她為什麽會覺得,自己看的上她,不介意她名聲受損一事?如果是人品好的女子,他可能不介意,但兆佳綺玉……四爺不想被兆佳綺玉纏上,每天除了上朝辦公之外,其餘時間都待在府裏陪著弘暉,讓兆佳綺玉找不到接近他的機會。兆佳綺玉心裏又急又氣,覺得四爺實...原來,昨日是馬佳氏進門後過得第一個生辰,經過伊爾根覺羅夫人的允許後,馬佳氏就在府裏辦了一個小型的生辰宴。

她的丈夫伊爾根覺羅二少爺鬆克,在生辰宴上喝的醉醺醺的,被兩個小廝送到了前院的廂房裏休息。

馬佳氏知道自己的丈夫每次喝醉了酒,一睡就是好幾個時辰,所以在得知小廝把丈夫送到廂房休息後,就把丈夫拋之腦後,繼續招待客人了。

宴會結束後,馬佳氏讓下人把院子打掃一遍,恢複成原來的樣子,自己則回屋裏休息了。

傍晚時分,馬佳氏吩咐下人準備晚膳的時候,這纔想起了喝醉酒的丈夫。

她吩咐下人準備晚膳,自己則去了前院廂房。

她來到廂房門口,就聽到了裏麵傳出男女的聲音。

馬佳氏聽後氣炸了,今天是她的生辰,她的丈夫竟然在廂房和別的女人廝混。

要是讓她知道是後院哪個小賤人,她一定不會讓她好過。

馬佳氏恨不得推門而入,把那對狗男女給揪出來。

可一旦這樣做了,肯定會被外人看笑話,如果傳了出去,對她、對伊爾根覺羅家都沒有好處。

馬佳氏兩眼冒火,咬牙切齒的盯著廂房,死死的握著拳頭,手心都被掐出血了,這才忍住了推門而入的衝動。

她正準備轉身離開,就聽到廂房內女人嬌媚的聲音。

她聽得很清楚,那個女人說什麽‘舒服’、‘不夠’、‘還要’、‘再重一點’,真是個不知廉恥的狐媚子。

馬佳氏氣得眼睛都紅了,處於爆發的邊緣。她身後的兩個侍女低著頭大氣都不敢出,院子裏的下人也低頭沉默不語,極力降低自己的存在感。

馬佳氏努力平複自己的怒氣,想讓自己冷靜一些,千萬不要衝動。

就在她稍稍冷靜下來之後,就聽到她丈夫鬆克的聲音。

“馬佳氏在床上就跟個死魚似的,爺根本就提不起多少興趣,還是你伺候的好……”

馬佳氏聽到丈夫說自己跟個死魚似的,臉色瞬間陰沉了下來。

院子裏氣氛頓時冷凝,下人都低著頭跪在地上瑟瑟發抖,這是他們可以聽的嗎?

屋內的鬆克接著說:“女人就該像你這樣嬌媚妖嬈,而不是馬佳氏那種木頭,躺在床上一動不動。來,讓爺再好好疼疼你!”

鬆克的話音剛落,屋內的女人就悶哼了一聲。

鬆克的話在馬佳氏的腦海中不停的閃現,馬佳氏臉色鐵青了起來。

‘馬佳氏在床上就跟個死魚似的,爺根本就提不起多少興趣’這句話,彷彿是一道魔咒,深深地刻在了馬佳氏的腦海中。

這句話在馬佳氏的腦海中中不停的出現,她越是想要驅趕,越是在她腦海中停留,這讓她異常暴躁。

這時,鬆克又說道:“太舒服了!怪不得大哥那麽喜歡你!”

馬佳氏聽後腦子嗡嗡作響,什麽叫做‘怪不得大哥那麽喜歡你’?

鬆克的大哥是克興額,也就是說屋裏的女人身份……

是…是她想的那樣嗎?

她仔細聽了一下女人的聲音,有種很熟悉的感覺。

這,這不是秦姨孃的聲音嗎?

前些日子,她在花園看到大嫂想要責罰秦姨娘,她出麵為秦姨娘解圍。

秦姨娘不感激她就算了,竟然勾搭她的丈夫。

馬佳氏兩眼冒火,心裏的怒氣達到了頂峰,與此同時,鬆克說她在床上跟死魚似的,對她提不起多少興趣的話,又一次在她腦海中出現。

馬佳氏內心十分惱火,終於還是忍不住了,快步走到廂房門口,一腳踹開了廂房的大門。

她看著地上淩亂的衣服,以及床上還沒有反應過來,依舊在運動的狗男女,心裏的火氣更大了。

她走到床邊猛然抓住秦姨孃的頭發,扯著秦姨孃的頭發,把秦姨娘從床上扯了下來。

劇烈的疼痛感讓秦姨娘徹底清醒了,當她看到馬佳氏以及在床上穿衣服的鬆克時,她整個人都懵了。

“我伺候的人明明是我家爺,怎麽變成二爺了?”

兆佳綺玉為了報複秦姨娘和馬佳氏,就讓人把秦姨娘打暈弄到了鬆克的房間裏,又給兩人用上了催情香,讓他們順利的滾在了一起。

秦姨娘神誌不清醒,所以才會把鬆克當成了克興額。

馬佳氏被怒氣衝昏了頭腦,根本就沒有注意秦姨娘說的話,拖著秦姨娘就往門口走。

秦姨孃的腿又酸又軟,身體嬌軟無比,根本就沒有多少力氣,秦姨娘就這麽光溜溜的,被馬佳氏拖到了院子裏。

馬佳氏跟個瘋婆子似的辱罵秦姨娘,對著秦姨娘又是扇又是打。

克興額和兆佳綺玉過來的時候,就看到秦姨娘被打的鼻青臉腫,心如死灰的光著身子躺在院子裏,任由馬佳氏毆打她,已經穿好衣服的鬆克,正在一旁向馬佳氏解釋。

克興額臉色鐵青,走到鬆克麵前,一拳頭砸到了他臉上。

一開始鬆克自知理虧並沒有還手,可在克興額不依不饒,一拳又一拳的毆打他,還把他的鼻子和嘴角都打出血了,心裏惱怒的和克興額打了起來。

兆佳綺玉看著秦姨孃的慘狀,以及馬佳氏悲憤、痛苦、崩潰的樣子,心裏隻覺得暢快極了。

她在旁邊看著克興額兄弟打架,看著馬佳氏毆打秦姨娘,一點阻止的意思都沒有,最終還是伊爾根覺羅老爺和夫人阻止了這場鬧劇。

伊爾根覺羅老爺調查了一番,結果查出是秦姨娘愛慕鬆克,所以爬上了鬆克的床,並不是被人算計的。

對於這個結果,很多人都持懷疑態度,但當務之急是盡快處理此事,將影響降到最低。

他們商量了將近一個時辰,才商量出了處理的方法。

最終,秦姨娘這個身份低微、名聲盡毀的侍妾,成了最大的炮灰,當場被灌了毒藥斃命。

鬆克給克興額戴了綠帽子,導致他們一家被罰了三年的月例。

好事不出門,壞事傳千裏。

就算伊爾根覺羅家下了封口令,這件事依舊被傳了出去,還在京城廣為流傳。

這不,玉寧就聽說了這個訊息,將前因後果告訴了昭華。

您提供大神花田醉的綜清穿:錦繡風華嫉妒又怨毒的眼神,直接暴露在眾人麵前。眾人被她怨毒的眼神驚到了,他們不禁麵麵相覷,隨後又把目光轉移到了馬爾漢身上。馬爾漢心裏也是一驚,他從未想過綺玉對昭華的怨恨這麽深,那眼神陰毒的可怕。綺玉那麽怨恨昭華,暗地裏會不會對昭華出手?不行!他不能再讓綺玉待在府裏了,必須盡快把她嫁出去,免得她鬧出什麽幺蛾子。家宴結束後,馬爾漢的兄弟也建議他,讓他盡快把兆佳綺玉嫁出去,免得她鬧出什麽事端。您提供大神花田醉的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