花田醉 作品

十三福晉30

    

很聰明,但到底是個五歲的小孩子,在看到小夥伴們玩的那麽開心,她也暫時將胤??的叮囑拋之腦後,和幾個小姑娘一起玩旋轉木馬。幾個小姑孃的家世都不錯,從小就開始學習禮儀了,來的時候她們的父母還叮囑過她們,讓她們對嬌嬌客氣一些,也不要輕易和別人發生爭執。別看她們才五六歲,其實她們已經懂得很多事情了,至少知道嬌嬌的身份很貴重,所以她們對嬌嬌的態度很好。她和幾個小姑娘玩了一會兒之後,大概瞭解了她們的品性。有一...昭華正在心裏吐槽胤祥的時候,突然感覺身上有一道視線,她扭頭一看才發現是胤祥。

胤祥醒來之後,看著懷裏躺著的女人時,心裏有種滿足又踏實的感覺。

他將目光落到昭華身上,盯著她看了好一會兒,視線一直都沒有從她身上離開。

昭華睜開眼睛的時候,胤祥立刻就發現了。他正準備說什麽,昭華就扭頭看向了他。

兩人的視線剛好相撞,胤祥看著昭華明媚動人的麵容,嬌豔欲滴的紅唇,以及脖頸間的紅梅點點,腦海中出現了昨晚的畫麵,感覺自己有些渴了……

他很想將昨晚做過的事情,再和昭華做一遍,可是想到等會兒還要進宮請安,便打消了這個念頭。

胤祥溫柔的笑著說:“昭華,你醒了!”

昭華瞥了胤祥一眼,別看胤祥現在溫柔的很,昨天晚上可凶了。

她都已經求饒了,結果這家夥竟然當做沒聽見,不僅沒有停下來,還折騰的越發狠了。

到了最後,她彷彿被掏空了一般,一丁點兒力氣都沒有了。

醒來之後,她渾身上下都痠疼不已,累的根本就不想起來。

昭華瞪了胤祥一眼,沒好氣的說:“我都說了,今日要進宮請安,讓你不要太過了,你卻……”

“我現在渾身上下又酸又疼,身體也很乏累,一點力氣都沒有了……”

胤祥聽後有些驚訝:“明明用力的人是我,我都不覺得累,你怎麽會累呢?”

昭華瞥了胤祥一眼:“男人和女人能一樣嗎?”

“你隻顧著自己痛快,卻絲毫不顧及我的感受。”

“我的身體現在又酸又疼,你讓我怎麽去請安?”

胤祥聽後有些心虛,默默的給昭華揉捏身體,幫助她緩解身上的痛楚。

他一邊給昭華揉捏身體,一邊真誠的向她保證,以後一定會顧及她的感受,不會再像昨晚那樣了。

昭華聽後並沒有搭理他,而是享受著他的服侍。

一刻鍾之後,昭華的身體好了很多。

她很想在床上多休息一會兒,奈何今日還要進宮請安,隻能從床上起來了。

胤祥看到昭華穿著寢衣,小心翼翼下床的樣子,心裏滿是愧疚和憐惜。

早知道昭華的身體這麽痠疼乏累,他就少做一次了。

胤祥快速的穿好衣服,殷勤的扶著昭華走到了衣櫃麵前,昭華看了胤祥一眼,從衣櫃裏拿了一套淡紫色的旗裝。

她穿衣服的時候,胤祥自覺的去洗漱了。

昭華穿上淡紫色的旗裝後,看起來優雅又大氣,將她身上溫婉的氣質展現的淋漓盡致。

雲安和玉寧進來服侍昭華的時候,對著昭華的這件衣服讚歎不已,覺得這件衣服和她的氣質最為相配。

胤祥看著身著淡紫色旗裝的昭華,眼中滿是驚豔之色。

昭華梳妝完畢之後,儼然就是個精緻又優雅的美人,讓胤祥看了移不開眼。

他一連誇讚了昭華好幾句,昭華聽後心裏還是很高興的,隻是一想到她痠疼的身體,就不想搭理胤祥了。

胤祥知道自己昨晚太自私,沒有顧及昭華的感受,又一次向昭華認錯,還連連保證以後不會再犯,看起來十分有誠意。

昭華看到胤祥真誠的認錯,順勢原諒了他。

胤祥獲得昭華的原諒之後,臉上露出了燦爛的笑容。

昭華看到胤祥的笑容後,抬頭和他對視:“如果再有下次,你就直接去睡書房!”

胤祥連忙點了點頭:“昨晚是第一次沒有經驗,以後不會那樣了。”

胤祥才體會到那種美妙的滋味,可不想孤零零的睡書房。

昭華和胤祥喝了一碗粥之後,便一起進宮請安了。

胤祥知道昭華身體有些不適,所以一路上都溫柔的扶著昭華,很多宮人都看到了這一幕。

沒多久,昭華和胤祥夫妻恩愛的傳言,就傳遍了大半個後宮。

昭華和胤祥給康熙、太後,以及各宮娘娘請安後,就帶著她準備好的見麵禮,去見了胤祥的兄弟姐妹們。

每次看到眾阿哥和公主們站在一起,昭華心裏都忍不住感慨康熙的能生。

等到認人環節結束後,昭華已經十分疲憊了。

胤祥見昭華精力不濟,心裏有些憐惜,並沒有在宮裏多待,直接和昭華離開了皇宮。

昭華回到十三爺府之後,就直接躺到床上補眠了。

胤祥看到昭華疲憊的樣子,不忍心打擾她,給她拉上床帳之後,便直接離開了房間,還叮囑下人不得打擾她休息。

所有人都離開後,昭華偷偷喝了杯靈泉水。喝下靈泉水的那一刻,昭華渾身舒爽了起來,身上疲憊、痠疼的感覺都消失了。

今早醒來的時候,她就想喝靈泉水,可胤祥一直都在她身邊,她根本就不敢把靈泉水拿出來,隻能忍著痠疼的身體進宮請安。

她喝了靈泉水之後,就躺在床上美美的入睡了。

昭華一睡就是幾個時辰,一直到傍晚時分才醒來。

胤祥讓人給昭華準備了她喜歡吃的飯菜,他的目光全程都追隨著昭華,溫柔體貼的給她佈菜,那殷勤備至的樣子,讓胤祥身邊的人看了不忍直視。

這個對著女人殷勤討好的男人,還是他們心目中那個瀟灑無羈的十三爺嗎?

晚上,昭華沐浴過後剛換上寢衣,胤祥就把昭華抱在懷裏。

昭華先是一驚,反應過來後,順從的依附在胤祥懷裏,胤祥看到昭華順從的樣子,心裏十分激動,對著她的唇就吻了上去。

等胤祥做足了前戲,準備和昭華親近的時候,昭華表示自己身體痠疼乏累,到現在還沒有恢複,等她身體恢複了再說。

昭華的話猶如一盆冰冷的水,把胤祥潑了個透心涼。

胤祥心裏都快後悔死了,早知道會是這個結果,昨晚他就不做那麽多次了。

一連兩天,昭華都沒有讓胤祥碰她。

她必須讓胤祥知道不懂節製的後果,不然的話,以後倒黴的是她自己。

當第三天胤祥終於吃上肉的時候,心裏不停的告誡自己,一定要學會節製,不然的話以後連湯都沒得喝。

您提供大神花田醉的綜清穿:錦繡風華暗中搞事兒,便讓人注意著她的動靜,並且讓馬爾漢盡快把兆佳綺玉嫁出去。身邊的人都覺得兆佳綺玉可能會鬧幺蛾子,讓他盡快把她嫁出來,馬爾漢心裏生起了緊迫感,當即就去伊爾根覺羅家商量婚事了。他對伊爾根覺羅家的人說,他的兩個女兒都即將出嫁,要是兩個女兒婚期太近的話,害怕到時候顧不過來,便想著把婚期提前一個月,讓兆佳綺玉兩個月後嫁入伊爾根覺羅府。伊爾根覺羅夫人想快點抱嫡孫,也希望克興額娶了媳婦之後穩重一些,不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