花田醉 作品

十三福晉29

    

�ˣ����fˤ�˂�����ʺ��������Ĭ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Ĭ�^���ҞĘ�����Ц���f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ˤ���ˡ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j�_�����ߑ��Ę��ӣ�ط�2�1�������R�����Լ����О���Щ���ס��������Ք���Ц�ݣ�һĘͬ��Ŀ������j�_���᣺�����j�_�����Ҳ̫���q�˰ɣ�����ˤ��һ�ξ����ˣ���Ȼ߀ˤ�˵ڶ��Σ��F�ڸ����B������...三位皇子大婚的日子都確定了,分別在康熙四十四年的二月、三月、四月。

三位阿哥的嫡福晉和前世一樣,並沒有發生變化。

十二阿哥的嫡福晉是昭華的閨中密友富察瑩琇,十四福晉依舊是完顏氏。

隻是她們並沒有昭華那麽好的運氣,在她們還沒有進門的時候,妾室就先她們一步進府了。

選秀中,胤祥拒絕了康熙給他納妾的提議,所以後院幹幹淨淨的,一個妾室都沒有。

十二阿哥和十四阿哥就不同了,兩人的生母都健在,定嬪和德妃生怕委屈了兒子,這次選秀中都給兒子挑選了兩個格格。

十二阿哥後院沒有女人,所以定嬪給兒子挑選了兩個格格。

原本十四阿哥後院就已經有兩個格格了,但德妃覺得兒子身邊伺候的人太少了,不僅挑了兩個格格,還挑了兩個容貌出眾的宮女,賜給十四阿哥做侍妾。

德妃一連賜了四個女人,以至於十四福晉還沒進門,十四阿哥後院就有六個女人了。

未來的十四福晉完顏氏,聽說胤祥後院幹幹淨淨的,一個妾室都沒有,昭華嫁過去沒有人給她添堵,上麵還沒有婆婆壓著,心裏十分羨慕。

再對比十四阿哥後院六個妾室,以及德妃這個愛給兒子賜妾的婆婆,她不禁流下了羨慕又心酸的淚水。

要是十四阿哥像十三阿哥那樣,生母早早就離世該有多好啊!

昭華大婚的日子定下了,兆佳夫人一連幾天都很高興,就算年底忙得團團轉,也沒有影響到她的好心情。

大年初一,昭華見到了很多叫不出名字的長輩和親戚,他們都對昭華這個未來的十三福晉很熱情,那熱情恭維的樣子,讓昭華險些招架不住。

在胤祥送來豐厚的年禮之後,他們對昭華的態度更加熱情了。

昭華應付他們的時候,感覺自己的臉都要笑僵了。

大年初二,兆佳府出嫁的女兒都回到了孃家。

昭華穿來後第一次見到了幾位庶姐,原主的記憶中,除了和兆佳綺玉關係不好之外,她和其他幾位庶姐的關係一般,但也沒有什麽矛盾,一直都不鹹不淡的處著。

昭華成了未來的十三福晉之後,幾位庶姐對昭華的態度發生了逆轉,之前對她有多麽冷淡,如今就有多麽熱情。

幾位庶姐圍在昭華身邊,熱情的誇讚她,兆佳綺玉坐在一旁喝茶,倒顯得有些格格不入。

兆佳綺玉看著昭華被庶姐們誇讚恭維,眼中閃過一絲嫉妒,如果當初她的計劃成功,現在被庶姐圍著的人就是她了。

可惜了……

不過,想到昭華已經喝了絕育藥,以後再也不能有孕,她的心情又好了起來。

馬爾漢夫妻過來的時候,就看到幾個女兒在一起說說笑笑,就連坐在一旁喝茶的兆佳綺玉,也一副心情愉快的樣子,不禁滿意的點了點頭。

馬爾漢夫妻的到來,成功的將昭華解救了出來,讓她不用再應付幾個熱情的姐姐。

兆佳夫人看到昭華輕鬆的樣子,寵溺的笑了笑。

今天馬爾漢一家齊聚一堂,其樂融融的吃著團圓飯。

平日裏關係不對付的人,今天也放下了矛盾,誰都沒有掃興。

年後,昭華的生活又恢複了平靜。

二月份,昭華參加了好姐妹富察瑩琇的婚禮。

期間,胤祥又約她出去過兩次,兩人之間相處的越發融洽自然了。

距離大婚的日子越來越近的時候,兆佳夫人嫌昭華的嫁妝不夠多,又給她多準備了些壓箱底銀子。

原本昭華的嫁妝就已經很豐厚了,現在兆佳夫人又給昭華添了壓箱底銀子,馬爾漢的小妾們嫉妒的眼睛都紅了。

看著昭華豐厚的嫁妝,劉姨娘隻覺得心口疼。

劉姨娘早就把家產看成是她兒子的東西了,如今看到昭華帶走這麽多嫁妝,她能不心疼嗎?

可惜她隻是個妾室,根本就沒有反對的資格,隻能眼睜睜地看著昭華帶著豐厚的嫁妝,風風光光的嫁入十三爺府。

三月初六那日,昭華穿上了大紅色的嫁衣拜別父母。

看著兆佳夫人不捨的眼神,昭華的眼睛有些酸澀。

她穿來的這段時間裏,兆佳府對她最好的當屬兆佳夫人了。

兆佳夫人對她的疼愛很純粹,不摻雜任何利益,昭華心裏十分感動,也把當做母親看待。

如今看到兆佳夫人不捨的眼神,昭華耐心的安慰了她幾句,表示以後會多來府裏看看她,兆佳夫人心情好了一些,她才坐上了花轎。

皇子大婚的規矩很繁瑣,昭華穿著幾斤重的嫁衣,戴著同樣很沉重的冠帽,又是跪又是拜的,等到禮成送入婚房之後,昭華覺得自己都快累死了。

趁著胤祥出去敬酒的時候,昭華坐在婚床上休息了一會兒,又吃了些糕點填了填肚子,這才感覺自己活過來了。

沒多久,胤祥就進入了婚房。

胤祥腳步輕快的走到了昭華麵前,將昭華頭上的紅蓋頭掀了起來。

當看到昭華的那一刻,胤祥眼中閃過一絲驚豔,呆愣愣的看著她。

昭華的容貌並不是很出眾,平日裏也極少打扮,但今日她化了個精緻的妝容,比平日裏多了幾分嬌豔,在紅色嫁衣的襯托下,看起來越發明媚動人。

胤祥看著明媚動人的昭華,一時有些移不開眼。

要不是喜娘提醒他該喝交杯酒了,恐怕他還愣在原地。

兩人喝了交杯酒之後,胤祥聽著喜娘巴拉巴拉的說吉祥話,隻覺得喜娘異常礙眼。

喜娘說完之後,胤祥給了她一個大紅包,然後就把她請了出去,昭華看到胤祥的舉動,心裏有些哭笑不得。

沒有了喜孃的打擾,一切自然水到渠成。

胤祥之前沒有碰過女人,但他在婚前有研究那種圖冊,還學的有模有樣,可把昭華折騰的不輕,一直到後半夜才結束。

等到結束的時候,昭華已經沒有力氣了,任由胤祥給她清洗。

次日,昭華醒來的時候,隻覺得又累又餓,身體也傳來痠疼的感覺,心裏對胤祥怨念頗深。

您提供大神花田醉的綜清穿:錦繡風華相吹捧對方的孩子。至於沒有孩子的妯娌,昭華便說緣分到了孩子自然而然就來了,讓她們不要著急。胤祥那邊正和四爺說著弘暾的趣事,還將弘暾的乳名告訴了四爺,四爺得知弘暾的乳名後,一向麵無表情的臉上,露出了驚愕的神情。嘟嘟?難道是因為弘暾長得胖嘟嘟的,所以胤祥夫妻就給他取了嘟嘟這個乳名?四爺想到弘暾臉蛋和身材都胖嘟嘟的,覺得嘟嘟這個乳名還挺貼切的。胤祥張口閉口都是嘟嘟,還說自己私下裏給嘟嘟換尿布,現在正學習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