花田醉 作品

十三福晉24

    

�����x���Á��˼ҷ����Ÿ��x�����°僺�ŵ��Ű����Iǰ��Ȼ������ܛ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յĺȲ衣��Ƴ�˾Ű���һ�ۣ�����һ���r�������mȻ��ǰ�Ű���]�ٹ���°僺�������X�ù���°僺��ʧ���ݡ����׌������°僺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Щ�qԥ����ӑ�õ�Ц���f�������mȻ�o�˰˸�һ�f���yƱ�����Ҳ�Ҳ�o���ˆ᣿�ҽo����yƱ�ǰ˸������֮�࣬Ҳ�ѽ��l�^���ˡ����...胤祥一直以為昭華是溫婉嫻靜的女人,賽馬的時候卻看到了她英姿颯爽的一麵。

不管是她的溫婉嫻靜,還是她的英姿颯爽,都深深地吸引著胤祥,讓胤祥發自內心的喜歡。

平日裏的昭華溫婉嫻靜、善解人意,胤祥和她待在一起舒服又愜意。

她身上溫婉的氣質,彷彿能驅散他內心的浮躁,使他心裏寧靜又安然。

她騎上馬之後就像變了一個人,變的自信幹練、英姿颯爽,猶如行走江湖中的女俠,讓胤祥心中充滿了豪情。

她在馬上的英姿和爽朗的笑容,也差點讓胤祥移不開眼。

明明她的手臂又細又白,身體看起來很纖弱,根本就不像是經常騎馬的人,沒想到她的馬術那麽精湛,纖弱瘦小的身體裏,藏著巨大的爆發力。

他們賽馬的時候,昭華的動作和姿態瀟灑自如,胤祥對她精湛的馬術有了更深一步的瞭解。

胤祥看出昭華的馬術和自己不相上下,為了不再昭華麵前丟人,胤祥賽馬的時候拚盡了全力,最終以微弱的優勢戰勝了昭華。

昭華輸了之後並沒有氣餒,而是和胤祥交流著匹馬的技巧。

他們越聊越投機,感覺彼此的心更近了一步。

胤祥為了向昭華展現高超精湛的騎馬技術,他還在馬場表演了花式騎馬,騎著馬展示出了很多高難度的動作,他的馬也積極的配合著,他們幾乎達成了人馬合一。

胤祥騎馬時的風姿,比平日裏多了幾分灑脫和率性,也增添了幾分魅力,讓昭華讚歎不已。

胤祥的炫技圓滿的成功,不僅獲得了昭華的誇讚和欣賞,還讓昭華對他的好感加深了,兩人之間也少了幾分疏離。

昭華回家之後並沒有立刻去正院,而是回到了自己的閨房,把身上的騎裝脫了下來,美美的泡了一個熱水澡,然後躺在床上休息了,想緩解一下身上的疲憊。

她從穿過來到今日之前都沒有碰過馬,今日是穿來後第一次騎馬,就算她已經練了武功秘籍,但也難免有些勞累疲憊。

次日,昭華給兆佳夫人請安的時候,兆佳夫人詢問起他們之間相處的怎麽樣,在得知他們相處的很愉快時,兆佳夫人心裏特別高興。

她對胤祥最滿意的兩點,那就是他沒有額娘和後院沒有女人。以後昭華嫁給了胤祥,上麵沒有婆婆壓著,下麵沒有小妾添堵,日子會輕鬆很多。

她太清楚被婆婆壓著、被小妾添堵的滋味兒了,所以她不希望女兒像她那樣。

兆佳夫人出身名門,是家裏的嫡幼女,上麵有兩個嫡親哥哥,未出嫁時受盡了恩寵。

長大後,嫁給了門當戶對的馬爾漢。

馬爾漢是當時八旗子弟中很出眾的青年,兆佳夫人對他還是很有好感的,對未來的婚姻生活充滿了幻想。

新婚那段時間,馬爾漢對她百般體貼,他們過了一段美好的時光。

然而好景不長,僅僅三個月的時間,馬爾漢就把他的通房提為了姨娘。

馬爾漢和這個時代的男人一樣,把所有的敬重給了嫡妻,把寵愛都給了妾室,所以兆佳夫人並不怎麽得寵。

她婚後兩年都沒有身孕,兆佳夫人並不著急懷孕,可兆佳老夫人卻找了很多生子秘方,打著為兆佳夫人好的名義,逼著她喝那些聽都沒聽過的偏方。

兆佳夫人不想喝那些苦藥汁,這讓兆佳老夫人很不高興,直接給她扣了一頂不敬重婆婆的帽子,在馬爾漢麵前說她的壞話,還威脅她要是不喝,就給馬爾漢納一房貴妾。

兆佳夫人在婆婆的刁難、丈夫的譴責、以及小妾的挑釁之下,最終選擇了妥協,被兆佳老夫人盯著喝了很多生子藥。

結果那些藥不僅沒能讓兆佳夫人有孕,反而還壞了她的身子。

兆佳夫人調養了好些年,才生下了一個女兒。

在她調養身體期間,馬爾漢納了一個又一個小妾,兆佳老夫人並沒有對她產生愧疚,而是怨怪她肚子不爭氣,沒少往後院塞人,馬爾漢對他母親的行為持支援態度。

馬爾漢和兆佳老夫人的行為,深深的傷害到了兆佳夫人,使得兆佳夫人徹底死心,將心思都放到了女兒身上,對他們隻有麵子情。

哪怕現在馬爾漢直接死了,兆佳夫人也不會傷心。

兆佳夫人太清楚上麵被婆婆壓著,下麵有小妾添堵的滋味,對女人來說有多麽難受了。

胤祥沒有額娘、還婉拒康熙的好意,沒有納妾的行為,令兆佳夫人越看越滿意,好感度蹭蹭的往上漲。

雖說胤祥以後可能會納妾,但兆佳夫人對胤祥的性格有些瞭解,憑著他對昭華的喜歡和重視,未來不管有沒有妾室,都不會虧待了昭華。

所以,總體來說兆佳夫人對胤祥這個女婿,還是很滿意的。

兆佳夫人想到自己的經曆,又一次叮囑昭華,絕對不能碰什麽民間偏方、生子秘藥這種東西,免得把好好的身體折騰壞了。

昭華知道兆佳夫人年輕時的經曆,也明白她的苦心,連忙向她保證,一輩子絕對不會亂吃藥。

昭華陪著兆佳夫人用了早膳之後,這纔回到了自己的院子裏。

她準備看話本的時候,突然想起了一件事。

昨日她從馬場離開的時候,胤祥說,雖然他們的婚事已經定下了,但是經常見麵的話對他們的名聲不好,所以會經常給她寫信。

最後,他還說自己的荷包舊了,暗示自己給她繡個荷包。

昭華想了想,終究還是放下了手中的話本,給胤祥繡了一個荷包。

在昭華把荷包繡好,準備送給胤祥的時候,伊爾根覺羅家的人來兆佳府下聘了。

這時的兆佳綺玉已經想通了,準備嫁入伊爾根覺羅家,報複前世欺負過她的人,所以並沒有鬧出什麽事兒。

不僅如此,在得知伊爾根覺羅家下聘的時候,還露出了溫柔和氣的笑容。

馬爾漢聽說後,心裏鬆了一口氣。

看來綺玉把他的話聽進去了,對自己有了清楚的認知,心裏明白什麽樣的選擇對她最好,不再執著於四爺了。

您提供大神花田醉的綜清穿:錦繡風華玉看著那些麵露笑容的下人,隻覺得礙眼極了,恨不得把他們的臉撕碎,看他們還笑不笑的出來。昭華的叔伯得知此事後,帶著他們的家眷過來參加家宴。對於兆佳氏的族人來說,兆佳府出一個皇子嫡福晉,可以說是個天大的榮耀,對他們兆佳府也有好處,所以他們都很高興。家宴上,馬爾漢夫妻被哥嫂弟媳恭維吹捧著,他們的臉都快笑僵了。幾個堂妹圍在昭華身邊,把昭華包圍在中間,猶如眾星捧月一般。兆佳綺玉嫉妒的眼睛都紅了,昭華無意中看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