花田醉 作品

十三福晉13

    

給安嬪一個教訓。安嬪昨日甩了郭絡羅明月一巴掌,郭絡羅明月怎麽可能善罷甘休?昭華看著郭絡羅明月:“都有誰接觸過你的藥膏?”郭絡羅明月想了一下說:“姐姐,除了我之外,隻有綠珠給我上藥的時候接觸過。”“綠珠是我的貼身宮女,對我忠心耿耿,是絕對不會害我的。”綠珠聽後連忙跪在地上說:“宜嬪娘娘,奴婢是主子的貼身宮女,主子待奴婢不薄,奴婢絕對不可能害主子的。”郭絡羅明月聽後忍不住為綠珠說話:“姐姐,綠珠是我的...四爺聽後性音說有貴人相助的話,弘暉還有一線生機,他頓時激動了起來。

“性音大師,不知弘暉的貴人是誰?”

胤祥也激動的詢問:“對啊!性音大師,弘暉的貴人是誰?”

“隻要能救弘暉,我們不惜一切代價也要把貴人請來。”

四爺看向胤祥的眼神特別溫和,十四弟總覺得他對十三弟更好,可他有沒有想過感情是相互的。

十四弟對他這種兄長並不怎麽親近,明知道他渴望得到額孃的關心,還在他麵前炫耀額娘對他疼愛,故意紮他的心。

在弘暉病危的時候,十四弟隻是帶著禮物看了弘暉一眼,便再也沒有出現過。

這些日子以來,十三弟每天都往他府裏跑,陪在他身邊安慰著他。

就算他將一切都寄托於神佛,他也陪著他來到了寺廟裏,和他一起求性音大師救弘暉。

四爺和胤祥都激動的看著性音,性音知道弘暉拖不了多久,便直接說道:“那個貴人便是兆佳府的七格格。”

四爺和胤祥聽後有些震驚,顯然沒想到弘暉的貴人會是她。

他們以為弘暉的貴人是哪位隱世的神醫,都已經做好去尋找神醫下落的準備。

現在卻告訴他們,弘暉的貴人是一個不會醫術的大家閨秀。

粘杆處的人調查兆佳綺玉的時候,發現她從小到大都和昭華比較,所以在調查兆佳綺玉的時候,順便把昭華從小到大的經曆也一並查清楚了。

四爺和胤祥看了調查資料,所以很清楚昭華是個大家閨秀,根本就不會醫術。

胤祥疑惑的說:“性音大師,你是不是說錯了?據我所知兆佳府的七格格不會醫術啊!”

“既然兆佳七格格不會醫術,身上也沒有特別之處,怎麽就成弘暉的貴人了?”

性音接著說道:“在弘暉阿哥出生沒多久,我就算出弘暉阿哥是早夭的命格,根本就活不過九歲。”

“可今日卻發現有了轉機,而這個轉機卻出現在兆佳七格格身上。”

“兆佳七格格乃是大功德之人,遇事能逢凶化吉,還能將福氣帶給身邊的人。”

四爺和胤祥對視一眼,身上有大功德的人,必然受到上天的庇護,莫非兆佳七格格真的是弘暉的貴人。

四爺看向性音:“性音大師,那兆佳格格該怎麽救弘暉呢?”

兆佳格格雖然是大功德之人,但她根本就不會醫術,那她又該怎麽救弘暉?

性音搖了搖頭,他隻知道兆佳七格格的出現,讓弘暉有了一線生機,其他的他就不清楚了。

就在四爺毫無頭緒的時候,胤祥想起了一件事:“四哥,弘暉病重之後,四嫂每日都抄寫佛經為弘暉祈福,兆佳格格乃是大功德之人,興許她抄寫的佛經可以為弘暉祈福……”

四爺眼睛亮了起來,不管胤祥說的有沒有用,為了弘暉他都要試一試。

“我們現在立刻回城,去請兆佳七格格為弘暉祈福……”

胤祥正準備和四爺離開的時候,腦海中突然出現了一個身影,他扭頭詢問性音:“性音大師,我們過來的時候遇到了一對母女,那個十四五歲的女子是兆佳七格格?”

性音聽後點了點頭:“今日為兆佳七格格解簽的時候,纔看出了弘暉的轉機。”

胤祥激動的說道:“兆佳七格格才離開沒多久,現在肯定還沒有走遠……”

兩人立刻順著離開的路尋找昭華,沒一會兒他們就看到了昭華的身影。

四爺看到廟裏的人很多,瞬間冷靜了下來。

兆佳七格格馬上就要選秀了,如果他們直接叫住了她,肯定對她的名聲不利。

他看到不遠處有個小和尚,便讓他把昭華叫到性音和尚的禪房,說是性音和尚找她有事。

昭華聽後有些奇怪,但還是選擇去一趟。

她讓兆佳夫人欣賞寺廟裏的景色,自己則轉身朝著性音的禪房走去。

在她走了一段路之後,就看到四爺和胤祥的身影,兩人站在那裏似是在等著誰,不過這些都和她無關。

隻是,他們看向她的眼神怎麽這般奇怪?

昭華翻了翻腦海中的記憶,發現後天就是弘暉夭折的日子,既然弘暉已然病重,四爺不好好在府裏陪著弘暉,怎麽來寺廟了?

她好像聽說四爺夫妻為了弘暉病情有所好轉,整日裏求神拜佛,今日四爺怕是來寺廟為弘暉祈福的吧?

隻是,他們在看到她的時候,怎麽轉身向前走了?走的方向還和她一致。

昭華心裏帶著疑惑,不遠不近的跟在四爺和胤祥身後,走到了性音和尚居住的院子。

她剛一進入禪房,四爺就彎腰對她行了一個拱手禮,胤祥同樣恭敬的彎腰行禮。

她整個人都愣住了,不明所以的看著他們。

“這,這是……”

四爺解釋說:“兆佳格格,性音大師說你是大功德之人,也是弘暉的貴人。如果有你相助的話,可以改變弘暉早夭的命運……”

昭華聽後瞪大了眼睛,性音和尚還真有兩把刷子,竟然知道她可以救弘暉。

隻是,她穿的是普通的女子,和弘暉非親非故的,為和四爺一家沒有接觸過,並沒有打算救弘暉啊!

四爺真誠的說道:“懇求兆佳格格救弘暉一命,如果弘暉病情有了好轉,不管你提出什麽要求我都答應。”

昭華猶豫了一下:“這,這是不是弄錯了?”

性音和尚解釋道:“弘暉阿哥是早夭的命格,按理說他熬不過這三天,可今日卻發現,弘暉阿哥若是得貴人相助,將會改變早夭的命格。”

昭華麵上很驚訝:“所以我就是弘暉的貴人?”

性音和尚點了點頭,昭華聽後陷入了沉思。

她在思考著要不要順勢救了弘暉,救了弘暉之後,可以獲得四爺一家的感激,對她來說有很大的好處。

隻是,她不可能用靈泉、丹藥救弘暉,因為暴露的風險太大了。

她記得之前穿成四福晉的時候,接收了原主記憶後,知道了弘暉的具體症狀,就根據症狀寫了一張藥方,她倒是可以把這個藥方拿出來。

您提供大神花田醉的綜清穿:錦繡風華華一向不摻和兒子的後院,並沒有給我兒子賜死的想法,對待兒媳很寬和,婆媳倆相處的很好。弘暄沒有納妾的想法,完顏氏一心一意對待弘暄,所以小夫妻倆婚後蜜裏調油。昭華和胤??看到嬌嬌和弘暄都這麽幸福,他們臉上得笑容掩都掩不住。隻是弘暄成婚沒多久,準噶爾部首領就出兵進攻西藏。康熙封十四阿哥為大將軍王,弘暄因為武藝高強,精通兵法騎射,被康熙認命為大將軍,跟隨十四阿哥一起出征。弘暄出征前夕,嬌嬌來到了敦郡王府,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