花田醉 作品

十三福晉11

    

傷的事情稟告給皇後,並且替本宮告個假。”周全聽後瞬間就明白昭華的意思了,皇後娘娘知道蘭貴人的臉受傷了,肯定會懷疑裏麵有問題,興許等會兒皇後娘娘就過來了。周全離開後,昭華帶著碧藍一起去了東側殿。昭華進入東側殿之後,郭絡羅明月就像看到救星一樣,撲到了昭華的懷裏。昭華的懷裏驟然多了個東西,心裏隻覺得一陣膈應,她的衣服髒了……“姐姐,我的臉是不是毀容了?”“我昨日心情不好,晚上翻來覆去的睡不好,一直到很晚...胤祥聽到四爺命粘杆處的人盯著兆佳綺玉,想知道兆佳綺玉是否能未卜先知的時候,他整個人都快震驚了。

他隻是隨口說了一句而已,難道四哥真的覺得這世上有人能未卜先知?

四爺注意到胤祥的神情之後,立刻就猜到了他的心思。

他也不相信有人能未卜先知,可偏偏兆佳綺玉卻……

“十三弟,兆佳綺玉是否未卜先知,我並不清楚,但我確定她身上肯定有秘密。”

“我有種直覺,如果知道了她身上的秘密,會對我們有很大的好處,所以才讓粘杆處的人盯著她。”

胤祥聽後點了點頭,雖然他覺得兆佳綺玉這種人品惡劣的女人,不配擁有未卜先知的大機緣,但她身上肯定秘密的。

他想到兆佳綺玉的從小到大的經曆,她經常擠兌嫡出的妹妹,對方不和她計較,她就變本加厲的挑釁,還仗著容貌出眾,嘲諷人家的容貌普通。

如果隻是小打小鬧還好,誰知她竟然在詩會上算計嫡出的妹妹。

好在平郡王府的下人認錯了人,讓兆佳綺玉自食惡果。當然,這裏肯定有兆佳七格格的手筆。

胤祥看向四爺:“兆佳六格格的一些行為確實很可疑,讓粘杆處盯著也好,興許能發現什麽秘密。”

粘杆處的人聽從四爺的吩咐後,暗中盯著兆佳綺玉的一舉一動,但兆佳綺玉將自己重生一事隱瞞的很好,從未告訴過任何人,就連夜深人靜的時候,她也將自己重生一事埋藏在心底,所以粘杆處的人一直都沒有發現她的異常。

然而六月初四那天,兆佳綺玉苦哈哈的跟著教養嬤嬤學規矩的時候,聽說了兆佳夫人帶著昭華去寺廟上香的事情。

兆佳綺玉氣得直接撂攤子不幹了,她每天待在房間裏學規矩,學的不好了還要被罰,夫人和嫡妹倒好,竟然出門散心了。

這實在是太氣人了!

她撂攤子不幹之後,教養嬤嬤的臉都黑了,可兆佳夫妻目前都不在府裏,她們隻能按耐住內心得怒意,直接下去休息了。

她們想著,等到府裏的主子回來後,她們再好好說道說道。

教養嬤嬤前腳剛離開,吳雅姨娘就得到了訊息。

吳雅姨娘心裏恨鐵不成鋼,她不明白自己怎麽會生出這麽蠢的女兒。

她直接去了兆佳綺玉的院子裏,對著她劈頭蓋臉就是一頓訓斥。

兆佳綺玉被訓了一頓之後,這才意識到了自己的行為有多麽不妥。

要是她的行為傳了出去,恐怕外人都以為她嬌縱任性、囂張跋扈,覺得她人品有問題,到時候她的名聲就不好了。

兆佳綺玉後悔的說道:“額娘,我剛剛實在是太生氣了,所以才會……我知道錯了!”

吳雅姨娘歎了口氣:“你什麽時候才能穩重一些?”

“你知不知道,額娘為了讓你解除禁足,這幾天一直在你阿瑪麵前為你說好話。”

“你阿瑪的態度都已經鬆動了,過不了多久就能解除你的禁足,可你呢?你又弄出了這種事,恐怕選秀之前解禁無望了。”

兆佳綺玉聽後心裏越發後悔,早知道如此她就再多忍忍了。

就在兆佳綺玉處於後悔當中時,吳雅姨娘詢問她一件事。

“額娘聽說你禁足之後,私下裏讓人打聽四貝勒的訊息。據額娘所知,你從未見過四貝勒,為何突然打聽他的訊息?”

兆佳綺玉心裏很信任吳雅姨娘,但重生的事情太過匪夷所思,她不想告訴任何人。

她編了個理由說:“額娘,禁足的日子太孤寂了,女兒就讓丹彤說一些京城裏的趣事,丹彤隨口提到了四貝勒……”

“女兒聽說弘暉阿哥病重,四貝勒放下了手中的政事,每日跟著四福晉求神拜佛,心裏感慨四貝勒的愛子之心,這才讓人關注四貝勒府的事情。”

吳雅姨娘看著女兒提起四貝勒時,眼中露出了勢在必得的神情,心裏咯噔了一下:“你不會是對四貝勒有意吧?”

兆佳綺玉愣了一下,沒想到額娘誤會她對四貝勒有意。雖然她不喜歡四貝勒,但卻想進入他的後院。

她思考了一瞬,便說:“女兒隻是覺得四貝勒是個不錯的男人,至少比克興額好。”

吳雅姨娘臉色刷的一下陰沉了起來:“在你落水被克興額救下的那一刻,名聲就已經有了瑕疵,最好的結果就是嫁給克興額。”

“趁著現在還沒有陷入進去,就趁早死了那條心吧!”

兆佳綺玉死死的握著拳頭,並沒有放棄四爺的打算,但還是乖巧的點了點頭。

吳雅姨娘臉色好了一些,語重心長的說:“這些年來額娘受的委屈你也看在眼裏,妻妾、嫡庶之間的差距天壤之別,額娘最明白做妾的苦楚,所以能成為嫡妻就不要做妾知道嗎?”

“別看你阿瑪對劉姨娘生的庶子百般疼寵,但凡夫人生了嫡子,劉姨孃的兒子屁都不是!”

兆佳綺玉明白這個道理,可皇帝的兒子是不一樣的。

不過,她依舊乖巧的點了點頭。

吳雅姨娘見此心裏很欣慰,又和兆佳綺玉說了幾句,準備離開的時候,突然想到了一件事。

“對了!聽說今日四貝勒和十三爺去寺廟為弘暉阿哥祈福,夫人不會是故意選擇今天去寺廟吧?”

兆佳綺玉聽後頓時懵了:“什麽?今日四貝勒去了寺廟?”

她喃喃自語道:“我怎麽沒有聽說?”

吳雅姨娘看到兆佳綺玉的反應,心裏有些不悅,覺得這個女兒沒把她的話放在心上。

“選秀之前你就好好在屋裏待著吧!”

她是不打算再為女兒說好話了,她覺得女兒腦子不清醒,還是在屋裏好好想想吧!

說完,吳雅姨娘就轉身離開了。

兆佳綺玉覺得夫人肯定是故意選擇今日去寺廟的,為的就是讓昭華偶遇十三爺。

一想到昭華可能在寺廟和十三爺偶遇,兩人站在一起有說有笑,她心裏就恨的不行。

憑什麽昭華那麽幸運,她卻兩輩子都那麽坎坷?

“兆佳昭華,選秀還沒開始呢,這一次我一定讓你做不了十三福晉。”

您提供大神花田醉的綜清穿:錦繡風華外麵的陽光那麽明媚,便知道此時已經臨近中午了。她一直到快中午的時候還沒有起來,傻子都知道他們昨晚鬧得厲害。她都可以想象的到,身邊的人會用什麽樣的眼神看她了。昭華低頭看了看自己的身體,隻見身上穿了件嶄新的寢衣。昨晚胤??折騰了許久,她整個人又累又困,最後她直接睡著了,一直到現在才醒來。她身上的這件寢衣,應該是清洗之後,胤??幫她換上的。胤??看起來還是挺體貼的,隻是……一想到結束之後,胤??抱著她去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