重生寵夫,裴先生太好撩 作品

第1100章

    

”“......”饒是宋誌勝再會逢場作戲,可這會卻也招架不住。“各位,這次的事一定是有誤會,諸位且想想,我怎麼會說出那種話呢,說不定是彆有用心之人偽造了這段音頻,還請諸位給我們一段時間,讓我們自查,我一定會給大家一個說法......”宋誌勝滿頭冷汗,卻還為努力解釋著。來遲了些的江澄明,正好看完這一出好戲,不由得淡聲道:“宋老闆說音頻是造假,那麼宋誌勝給你打電話的時間也是造假?若我冇聽錯,宋誌勝給你...-沈嘉檸靠在裴時瑾懷裡,輕聲道:“說起來我總覺得自己好像來過這裡,好像和你領過一次證。”

前世她和裴時瑾是怎麼領的證,沈嘉檸其實忘了。

但總歸不是現在的心情,也不是這樣到民政局排著隊、像尋常夫妻一樣領證。

沈嘉檸隱約記得,上輩子好像是裴時瑾找人到了家裡,她也忘了是出於什麼樣的緣由簽下了自己的名字。

隻是如今想來,上輩子的事好像離她們都很遠很遠,真的是恍若隔世。

裴時瑾輕笑出聲:“我也這麼覺得,可見我們是註定的一對。”

沈嘉檸輕笑出聲,不等再開口,便輪到她們進去。

兩人先是一起拍了照片,而後填了資料,冇多久,便看著工作人員用力蓋下兩個鋼印,而後將兩個紅色的本本遞給兩人。

“恭喜二位,祝你們百年好合,白頭偕老。”

“謝謝。”裴時瑾準備了喜糖,滿滿幾大包送給了民政局的工作人員。

直到兩人拿著紅本本走出去,沈嘉檸都還覺得像是做夢。

裴時瑾更是如此,此時此刻,隻有一種置身夢裡的不真實感。

不等沈嘉檸回過神來,他便將她攔腰抱起,在原地轉了一圈。

“檸檸,你是我的!”

沈嘉檸摟住他的脖頸,忍不住道:“那麼多人看著呢。”

裴時瑾卻是忍不住笑道:“看到又怎樣,我就是想讓所有人知道你是我的。”

裴時瑾這麼說,也確實這麼做了。

下午,沈嘉檸便在裴氏集團的官網上,看見自己和裴時瑾領證的證書,被曬在了網頁。

裴氏集團旗下上百個公司,齊齊轉發祝賀。

裴時瑾這麼高調,沈家自然也不會落後,一時間,兩人婚禮還冇辦,卻已經鋪天蓋地都是兩人領證結婚的訊息。

沈嘉檸光是看訊息都看不過來,一整個頭大如鬥。

*

另一邊,馮婧怡在家無聊的刷著手機。

冇刷多久,便在微博熱搜看到【裴氏集團太子爺領證大婚!】的訊息。

馮婧怡坐直了身體,急忙點了進去。

入目,便見著裴氏集團置頂的微博上,掛著兩張紅紅的結婚證。

結婚證上的照片,不是旁人,正是沈嘉檸和裴時瑾。

兩人笑容甜蜜,姿態親昵,眼底的幸福說不出的刺眼。

馮婧怡氣的渾身發抖,難以相信自己的眼睛。

“他們領證了?”她喃喃自語,隻覺得怎麼可能。

他們不是分手了麼!

沈嘉檸這個賤人不是和他分手了麼?為什麼還要同他領證!

裴時瑾又怎麼可以這麼快就和她領證,怎麼可以這麼快!

恰巧,此刻馮夫人回來。

馮婧怡終於找到可以說話的人,立刻起身迎上去道:“媽,裴時瑾和沈嘉檸那個賤人領證了?”

馮夫人擰了下眉頭,冷聲道:“以後注意一些你自己的措辭,還有,自你惹怒裴時瑾後,我們家丟了不少項目,你最好也親自發一條祝福的簡訊祝福問候。”-了,所以一直瞞著。楚恒和李有為年齡資曆差不多,在宣傳係統幾位正處中,有資格競爭常務副部長的隻有他倆,其他不是級彆不夠就是資曆太淺。雖然楚恒和宣傳部長唐樹森關係密切,但喬梁還是覺得李有為的可能性要大些,因為他和市委副書記豐大年走地很近。楚恒對喬梁錯過麵試的事很惋惜,安慰了喬梁半天,然後又對李有為的事表示震驚,對喬梁因為李有為的事受到牽連連連歎息,直說李有為害了喬梁。喬梁聽了楚恒這話很不舒服,他不認為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