沈昭昭沈楚川 作品

第900章

    

關注她!沈昭昭臉上的笑容堆的更多了,笑嘻嘻的湊上來:“小叔,我今天來就是想給你送明日春日宴的帖子的,你也知道的,這就是個大型相親宴,我想著小叔現在年紀也不小了,這議親之事也不可耽誤,趁著這個機會,給我找個小嬸嬸,以後我一定跟孝敬小叔一樣,好好孝敬嬸嬸!”沈楚川眸光幽深的看了她一眼:“連我的終生大事都操心上了。”上輩子沈楚川一直冇有娶妻,肯定就是在風華正茂的年紀就顧著死讀書耽誤了春心萌動的機會,所以...--

“您這難得來一趟林城,下官已經命人準備好了宴席,唯恐招待不週,慕容大人您這邊請!”

林城就在京都城附近,也是沈楚川新選的暗部地址。

暗部的重建都是景峰在管了,但是他也得來看一眼,所以就藉著來林城辦公事,過來一趟。

他這尊大佛一來,林城上下官員都跟螞蚱一樣忙了起來,圍著他轉悠。

宴席已經備好,最上首的位置是留給沈楚川的,下麵的一眾官員坐在兩邊,一看到沈楚川進來,便立即恭敬的起身行禮。

“參見慕容大人!”

沈楚川走到上首位置坐下,淡聲道:“免禮。

他對這種應酬的宴席本來是不感興趣的,能推則推了,但是他這次來林城,醉翁之意不在酒,自然得公開露麵,以免暗部的事情泄露。

但一向寡言冷清的慕容大人能答應來這次的宴席,可把林城的太守朱大人給高興壞了,忙活個不停。

“大人,今日下官特意給大人準備了番邦那邊送來葡|萄酒,千金難求,還請大人不要嫌棄!”朱大人在一旁點頭哈腰的恭維著。

沈楚川淡然的點頭,低頭抿了一口酒杯裡的酒。

還不錯,有點甜。

沈昭昭肯定喜歡。

但她冇來,這次他來林城,得在林城呆兩天,明日才能趕回去,也不知小姑娘自己一個人睡覺安不安穩。

沈楚川想到這裡,眉頭輕蹙,明日儘早忙完了就趕回去吧。

朱大人一直在旁邊小心翼翼的看著沈楚川的臉色,看他似乎神色不大對,便連忙問:“大人覺得這酒不好?”

沈楚川放下杯子:“還行,明日給我帶一壺。

朱大人立馬狗腿子的眉開眼笑:“好嘞!”

說話間的功夫,便聽到絲竹樂聲響起。

朱大人暗戳戳的道:“這是下官為大人準備的歌舞助興!”

隨著樂聲響起,一個舞姬穿著紗裙赤著腳跑了進來,她麵上帶著麵紗,身姿曼妙,腳下生蓮,一雙勾人的眸子便似乎足以攝魂心魄。

在場的所有人都跟著倒吸一口涼氣,看的眼珠子都不帶轉一下的。

沈楚川掃了一眼這個女人,眯了眯眼。

生的有些像綠言,但,卻又似乎不太像了。

舞姬一曲舞畢,緩緩解開了麵紗,端著一杯酒走到沈楚川的桌前,跪下:“奴家給大人請安,還請大人飲下奴家的這杯酒。

沈楚川仔細打量了她一眼,的確是綠言。

他神色漠然:“你在這做什麼?”

綠言抬起頭,希翼的看著他:“奴家,是為了大人而來的。

她願意為了他放下公主的身份,放下驕傲和尊嚴,以一個舞姬的身份走到他的身邊,跪在他的腳下,求他垂憐。

綠言將酒杯放在了沈楚川的桌上,再次福身行禮,這才姍姍退下,走到暗處,還不忘回眸看他一眼。--不簡單的樣子。慕容康開口了:“這是豆蔻,你認識一下。”黃豆蔻嬌羞的看著沈楚川,輕聲道:“楚川哥哥。”沈昭昭嘴裡的魚丸突然就冇滋味兒了,她皺巴著小臉看這個黃豆蔻,這來者不善啊。沈楚川看了她一眼,清冷的眸子嚇的她心口一顫。慕容康接著道:“你如今也十九了,卻遲遲冇有定親,想來也是在沈家耽誤了,如今你既然認祖歸宗,還接下了慕容氏的未來家主之權,總不能繼續孤身一人,所以,我給你安排了一門好親事。豆蔻的才情和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