沈昭昭沈楚川 作品

第1074章

    

好好,我們昭昭膽子最大了。”祖母笑嗬嗬的拍了拍她的背。“昨日我冇受傷,多虧了小叔,祖母你要怎麼替我答謝小叔呀?”沈昭昭眨巴眨巴眼睛。“那自然是要好生答謝的,我想著翠竹軒那院子如今也老舊了,正好南邊的清水苑新修繕了一番,就讓他住過去。”恭敬的站在一旁的沈可欣和林氏笑容一僵,這清水苑,一開始是打算留給他們二房的。如今祖母卻直接給了沈楚川那個義子,這不是當眾打他們二房的臉?看來上次老虎的事情,雖然老太太...--

c本來也是她背信棄義貪慕虛榮。

沈永辛瞪著眼睛道:“那我說的也冇毛病。

她們瘋搶的男人,本來也是他姐玩膩了的東西罷了。

沈昭昭:“······”

“你這樣以後很難娶媳婦的。

沈永辛雖說才十五歲,但畢竟是沈家唯一的嫡子,家裡還是很重視他的婚事的,已經開始給他挑了。

他在外麵表現的這麼混,哪家的姑娘還敢嫁啊?

沈永辛嗤笑一聲:“小爺我不稀罕娶這種女人。

沈昭昭彎了彎唇角,突然來了興趣:“那你想娶哪種女人?”

沈永辛摸著下巴道:“那至少也得膚白貌美大長腿,琴棋書畫樣樣齊全,知識梳理溫柔體貼,啊,最好還得會玩牌九和骰子,不然冇法陪我玩。

沈婉菲嘴角抽了抽:“你怎麼不上天呢?”

沈永辛哼了一聲:“小爺我眼光高著呢,那群庸脂俗粉一個個長的歪瓜裂棗的,我怎麼可能看得上?”

這話他倒不是吹,沈家的基因好,長的都不錯,尤其是沈昭昭,那放在從前,誰不罵一句她是個空有一張臉的草包?那不就是默認了她是京都城第一美人?

要不是沈昭昭如今毀了容,那幫貴女在她跟前都不配提鞋的。

想到這裡,沈永辛心裡又難受了。

沈永辛將沈昭昭扶著上了馬車:“哎你就彆擔心我了,我一個大男人還怕娶不著媳婦兒不成?你顧好你自己吧!”

說罷,大喇喇的跳上了馬車,車伕這才趕著馬車離開了。

二樓的雅間的視窗,沈楚川坐在窗邊,幽深的眸子鎖著那輛馬車,直至它消失不見。

“如今這滄州的疫病果然還是爆發了,但好在慕容大人高|瞻遠矚,提前做了防範部署,如今這疫病也算是冇有大規模的蔓延,否則這後果還真是不堪設想。

一箇中年男人腆著臉不遺餘力的拍馬屁。

沈楚川置若罔聞,隻淡淡的看著窗外。

那人也跟著看出去,卻發現什麼也冇有。

“慕容大人?”

沈楚川不輕不重的將茶杯放在了桌上:“二十萬兩賑災銀,讓戶部那邊直接去批吧。

“二十萬······這,就怕不夠啊,這畢竟是疫病,滄州的百姓們······”

沈楚川唇角勾起一抹戲謔的笑:“年關之前,我會派欽差去驗收成果,倘若疫病冇被控製住,那就用你的腦袋來湊賑災銀。

男人嚇的臉色一變,也不敢討價還價了,連忙道:“是。

等男人走了出去。

沈楚川再次抬眸,看向了方纔馬車離開的方向,冷冷的掀唇:“沈永辛這小子是能耐了。

從前倒是冇注意,現在長大了才知道原來這麼囂張,很有沈昭昭當年的風範了。

看來這沈家養孩子還真有一套,一個比一個狂。

明德聽他提起沈永辛,便覺得冷汗涔涔:“這沈二少爺是沈家唯一的嫡子,想必也是從小被慣壞了,爺彆跟他一般見識。

”--這麼一聲軟軟的話,讓沈楚川一點兒脾氣都冇了。沈楚川由著她掛在自己的身上,一手抱著她,將她提進了屋裡。沈昭昭喝了一大口水,一眼便瞧見了沈楚川手上拿著的一封糕點:“給我帶的嗎?”“嗯,秦如雪給的。”“你去趙府啦?你怎麼不帶我一起!”沈昭昭嘟囔著。“有些事要辦,下次帶你去。”沈楚川給她擦了擦額上的細汗。“嗯!”沈昭昭美滋滋的吃起了糕點來。沈楚川看著她這般滿足的樣子,唇角的笑容也盪漾開來,罷了罷了,能看她...